按Enter到主内容区
:::

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

:::

全球Z世代的逆袭◆文/张家豪

  • 更新日期:110-12-13

科班出生的时尚设机师泰勒.兰伯特(Tyler Lambert)年仅19岁时,住在威斯康辛州小镇迪培尔,就已经让成名模特儿穿上他的作品。兰伯特透过社群媒体宣传他的作品,功不可没。社群媒体Instagram帐号「@jackedupcakes」经营者Jack Rogers只有12岁时,就在网路影音平台YouTube大量看影片学习做蛋糕,并在IG上传烘焙各种类型蛋糕的照片跟影像,让他迅速累积1万名追踪者。

美国Z世代不愿背债 希望财务独立

上述是两个美国「Z世代」的故事。Z世代一词最早源于美国,延续X跟Y世代(千禧世代),泛指生于1996年到2012年这一代(9岁到25岁)。Z世代的特色,包括「数位原住民」,从小擅用手机搞定学习、食衣住行,但往往也被认为生长在薪资迟滞、机会较少的经济环境,而有厌世、佛系生活的倾向。然而,国情不同,全世界Z世代还是有差别。

相对于父母辈的消费主义,美国Z世代反而养成不愿意背债,甚至储蓄的好习惯。根据《Z世代经济》一书介绍,2008年金融海啸来袭时,X世代(1964-1980年生)父母面临失业狂潮,拖欠各种贷款,入不敷出成为常态;此外,千禧世代(1981-1995年生)父母则多面临巨额学贷的沈重压力。

根据美国「世代动力学研究中心」(CGK)对Z世代的研究,成长在有各种手机应用程式辅助其储蓄、投资及节流的年代,他们不愿重蹈父母深陷财务的漩涡,这对美国Z世代影响深远。美国Z世代更希望有稳定工作,也有越小就想赚钱的趋势,动机包括财务独立,或帮助家计。

Z世代擅长透过手机应用程式媒合的弹性副业赚取收入,根据CGK的研究,23%Z世代投入零工或短期打工等副业赚钱,也有9%选择创业。虽然任仕达美国(Randstad USA)调查显示,43%Z世代接受雇主职缺后,就「人间蒸发」或消失,但《Z世代经济》一书指出,Z世代的个性是只要打从心底认可这份工作,并得到必要、详实的工作指引,以及即时认可,就会相当有工作热忱。

美国政府方面,总统拜登已于竞选时承诺,为年收入低于12.5万美元(新台币约346万元)的家庭减免大学学费,并承诺双倍提高联邦助学金的最高资助金额。

欧洲Z世代 希望工作时间更弹性

欧洲各国Z世代与美国不尽相同。根据《数位时代》报导,英国创业趋势明显,估计Z世代将在接下来3年透过手机创立约9千家个体企业,背后是一种「你只能活一次」(You Only Live Once, YOLO)的思维所推动。

法国2020年一度有59万25岁以下年轻人在就业中心注册失业。法国政府投入65亿欧元协助青年就业,包括降低企业聘用25岁以下年轻人的成本;补助企业聘用未成年学徒工;增加10万个公民服务岗位等。

德国方面,很注重职业教育,实施已久的双元制教育,让德国青年失业率为6.8%,远低于欧盟平均16.8%水准。

整体而言,Z世代不乏被肯定的特质。Kronos劳动力研究院和未来职场公司发布的调查报告,涵盖比利时、英德法、荷兰等欧洲国家(也包括大陆、澳洲、美墨加),他们发现Z世代希望拥有更弹性的工作时间;虽然善用数位工具,但更渴望与团队面对面互动;Z世代不太愿意接受管理,但如果主管给予信任、支持和关心,其实会更努力、更稳定。

Team Snap与牛津经济研究院 (Oxford Economics)合作,针对英法德、荷兰、美国和澳洲市场的调查也指出,Z世代能更好地应对后疫情时代转变的技能需求,像是远距工作等,「更重视的敏捷性、好奇心、创造力、批判性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是Z世代与生俱来的优势。」

日本Z世代不安 有天然危机感

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于2015年出版《低欲望社会》时,最年长的Z世代才19岁。书中指出,「如今日本年轻世代不愿意承担风险与债务,他们不再想承受结婚生子、买房的巨大压力,只想过著安逸且自在的生活,进而降低自己的消费欲望。」日本基金会(Nippon Foundation)2019年调查,只有不到10%的日本受访者认为自己的国家在未来会变得更好。

日本电通公司年轻人研究部人员表示:与其他世代相比,Z世代的本质性差异在于「不安」。生于日本经济不景气、失落的20年时期,伴随自然灾害严重,他们从小就亲历「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的事实,比如终身雇佣制瓦解、一流企业没落等,都给Z世代天然的危机感,但也让他们很早就开始存钱,培养自己的优势和技能,不断磨练自己的生存技巧。

不过,日本Z世代也运用最熟悉的网路找到工作机会。根据日本网路银行在2018年调查,Z世代对成为多职业的「斜杠青年」感兴趣,希望兼顾主业和副业,对居家、远端等灵活工作形式表现更高兴趣。日本政府也计划到2023年扶植20家中小型企业做到市值10亿美元,提供Z世代重要的帮助。日本当局也出台很多鼓励生育的政策,大部分地区最高有60万日元(约14.7万台币)现金补助;也提供42万日元(约10.3万台币)生育补贴,且在孩子0-15岁的成长过程中,各地区每年基本可拿到1-1.5万日元(约2,457到3685元台币)经济补贴,升学、看病等开销基本免费。

韩国Z世代很悲情 被喻「全抛世代」

《韩国日报》进行一项「Z世代认识调查」,65.1%受访者认为「不结婚也没关系」 。回避生育的主要原因,就是高房价、高物价、就业难、低工资的无奈、苦闷和否定。根据韩国统计单位发布,韩国是极少数先进国家中,青年失业率10余年之间不降反升,又受到疫情影响,今年一度高达9%。非正职工作比例居高不下,导致低薪问题严重。

5、6年前,韩国社会首次出现「三抛世代」的名词,意思是因为较大的生活压力,对未来深感茫然的Z世代会选择「放弃恋爱、结婚和生育」。短短几年时间,已从三抛、五抛、七抛一路晋升到「N抛(全抛)世代」,也抛弃人际关系、购房,甚至梦想和希望等。如果说N抛世代表达的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那么与未来相对应的「此刻」,成为Z世代想努力抓在手的「小确幸」是:对奢侈品的消费、成为品牌贷消费主力、重点投资股票和虚拟货币,而投资的钱又来自于贷款。

韩国政府还是有做出努力,如首尔市政府于1989年2月1日成立首尔住宅及社区公社,专门兴办首尔市的社会住宅,缓解住房问题。为鼓励生育,中央及地方政府对多子女家庭提出不少支持政策,如保障多子女家庭的小孩优先进 入托儿所、免费提供1年份牛奶等。

除了目前已普及的小学、国中的免费义务教育外,南韩政府还推动高中、大学免费义务教育。针对薪资部分,相较于2000年初的工读时薪仅有2000至3000韩元(约台币50至75元),2021年的最低时薪已来到8720韩元(约台币218元),近20年约提高3倍。

总体而言,Z世代是在大衰退后期成长起来的,这一代人似乎从小就明白这个世界内在固有的某种困境,其中不乏积极以对者;而政府面对这样的现实,也积极引导,努力调整,投身更好的社会建设,寄希望于明天,毕竟,「一代人终将老去,而总有人正年轻」。

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