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内容区
:::

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

:::

中国人口14亿 为何还会出现「用工荒」?◆文/陈原宽

  • 更新日期:110-10-05

人口超过14亿的中国大陆,竟然也会出现企业招募不到员工的窘境?情况确实如此。中国大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人社部」)最新公布的报告指出,从「最缺工」的前100大职业来看,今年第2季企业招聘需求虽比第1季下降了7.63%,达到153.8万人,但求职人数减幅更大,下降15.11%,达到51.7万人,劳动市场总体供需关系更趋紧张。

16至24岁人口 失业率升破16.2%

总体来看,就业问题是今天中国经济与社会的一大挑战。根据中国大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7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1%,较6月份上升了0.1个百分点。这个数字虽不算高,但值得关注的是,其中16至24岁人口的失业率达到16.2%。也就是说,中国大陆就业市场呈现年轻人高失业率,同时却有很多职缺补不到人的矛盾情形。

对此,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解释,这主要是因为大学毕业生7月集中进入劳动力市场,因此6月至7月失业率的上升幅度较大。

有分析指出,16至24岁人口7月份调查失业率的历史均值为12.5%,今年则高出了3个多百分点,除了季节因素,今年的失业率确实较往年偏高。

广开大学之门  造成毕业即失业

中国大陆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郭磊指出,季节性不是唯一原因,大陆青年人群调查失业率上升另一背景是:大学毕业生人数已经连续多年大幅增加。

20年前,中国大陆每年大学应届毕业生还不到百万,根据官方的数据,2000年大学应届毕业生为94.98万人。但官方打开大学的入学窄门后,近20年中国大陆每年的大学毕业生人数快速攀升,2008年已突破500万大关。

今年中国大陆普通高校(一般大学)应届毕业生人数更超过900万人,达到909万,较前一年增加35万人,光是增加的人数就比台湾今年大学毕业生总数(不到21万人)高出许多。

中国大陆的教育政策培育出越来越多的一般大学毕业生,但产业结构却没能同步进行调整,导致有越来越多年轻人面临著毕业即失业的压力。

社会转变 年轻人宁可送外卖也不进工厂

另一方面,长期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加上社会型态转变,今天中国大陆年轻一代的农民工,早就无法忍受「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的工作型态,使得就业市场结构性矛盾进一步恶化。

根据到深圳20多年的台资电子化学厂罗姓总经理的观察,越来越多中国大陆年轻人,现在宁可去送外卖也不想进工厂或到餐厅当服务生。央视财经也曾报导,2019年中国大陆快递业务从业人数已突破1,000万人,餐饮外卖员总数也超过700万人。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两个月内新增的「骑手」就达到58万人,其中40%来自制造业工人。

罗姓总经理表示,珠三角不少厂商都是有订单、没工人,很多工厂的工人数只有实际需求的7至8成,而且缺的都是一线工人,因此多数产线现在都很紧张。深圳生产线员工月薪现在至少都有5.5K到7K (人民币5,500元到7,000元),如果加班多的话,甚至还听到有8K的(月领人民币8,000元,约新台币3万4,400元),这已经比不少台湾大学毕业生的起薪还要高,但还是招不到人。

人社部公布今年第2季中国「最缺工」前100个职业中,有39个属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38个属于「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17个属于「专业技术人员」。

一线与技术工人 双双呈现短缺

今天中国大陆就业市场基本上就是呈现劳力密集型工作人员与技术工人双双短缺的现象。今年第2季中国「最缺工」的职业中,前10名依序为:营销员、餐厅服务员、保安员、保洁员、市场营销专业人员、商品营业员、房地产经纪人、仪器仪表制造工、家政服务员、快递员。

人社部从2019年第3季开始发布这份排行以来,社会生产、生活服务人员、制造业从业人员等,一直处于劳动力短缺的状态,其中保洁员、餐厅服务员、家政服务员稳居榜单前十名。而在今年第2季的排行中,美容师、婴幼儿发展引导员、养老护理员等职业的排名上升,短缺程度有加大趋势。

事实上,中国大陆「3K」(危险、辛苦、肮脏)工作缺工问题由来已久。被称为「玻璃大王」的中国上市公司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曾公开表示,月薪(人民币)3,000元的文员(办公室文职人员)大家抢著做,4,000元的工人却招不到。

长三角一家民营体运用品公司的台籍薛姓营运长出示一张他到宁波出差时,所拍摄的一家企业征才看板。其中「喷塑工」的月薪就达到人民币8,000元到1万元,工厂免费供餐,还提供单人宿舍和各种奖金、路费补贴,但还是很难招到工人。

鸿海招工祭重金 1.2万人民币

薛姓台干表示,大陆现在年轻人认为,在工厂薪水虽然比较好,但赚了钱也没地方、没时间花。而且年轻一代农民工还会要求,工作场所要有空调,面试时会问一周或一个月休几天,跟早年农民工都希望能多加点班完全不一样。

这种「用工荒」问题已经开始威胁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河南日报就报导,为因应苹果公司新机上市,富士康郑州工厂必须在9月底前再招聘20万名工人才能满足生产需求。

尽管河南是常住人口近亿的人口大省,但富士康招工时还是必须祭出新入职者奖金人民币1.2万元(约新台币5.16万元)的诱因来招揽员工。

大陆劳动人口降至63.35% 不到9亿人

除此之外,人口结构变化还将使得中国大陆的缺工问题更趋严峻。根据今年5月公布的第7次人口普查数据,目前中国大陆15—59岁人口(劳动人口)约8.94亿人,占总人口的63.35%。

对比10年前的第6次人口普查数据,中国大陆劳动人口的占比,10年内足足减少了6.79%,人数从当年的9.39亿人降至如今不到9亿人。随著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年轻劳动力逐年递减已是必然的趋势。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人力资源市场与流动管理研究室主任田永坡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访问时就指出,当前人口结构正在发生较大变化,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和占总人口比例呈下降之势,将直接导致中国大陆制造业、服务业等劳动力密集型行业的人力短缺问题日益严重。

技术工人不足 恐限制产业升级

中国大陆官方今年7月发布的「关于加快培育发展制造业优质企业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在「十四五」期间(2021年至2025年)培育百万家创新型中小企业,10万家省级「专精特新」企业(指具有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等特征的工业中小企业),1万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和1,000家「单项冠军」企业,以推动中国实体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

然而,在人社部公布的中国今年第2季「最缺工」的前100个职业中,新进榜的30个职业就有近半数属于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体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专业化程度要求较高的职业,例如「仪器仪表制造工」挤进排行榜的前10名。

此外,「智能制造工程技术人员」、「工具钳工」、「多晶矽制取工」、「通信工程技术人员」、「自动控制工程技术人员」等技术含量较高的职业也新进这份榜单。

大陆国家统计局曾针对9万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调查显示,约44%企业反映「招工难」是其面临的最大问题。另一项调查则指出,中国技术工人占就业人员比重约20%,高技能人才占比更只有6%,两者都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准,技术工人不足可能限制产业升级的企图。

世界工厂「用工荒」 经济面临转型困境

为加快推动中国大陆由「制造大国」朝「制造强国」转变,官方过去几年不断鼓吹「工匠精神」,并祭出各种奖励和辅导措施,希望加快培育「大国工匠」。为此,去年底在广州举办了首届全国职业技能大赛,甚至争取到明年10月要在上海举办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中国大陆低阶劳动力短缺问题难解,另一方面,能否如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所期望的,成功激励更多劳动者特别是青年一代走上「技能成才」、「技能报国」之路,推升产业转型也有待观察。

「世界工厂」却面临缺工问题,号称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却没有足够的技术工人,正反映出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转型困境。

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