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脫貧了嗎—中國大陸與小康社會的距離◆文/李望雲

  • 更新日期:109-09-02

今(2020)年是中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的收官年,也是習近平上台後的政綱之一,「精準脫貧」更是他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的三大攻堅戰之一,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號稱中南海的「一號工程」。

為達成普遍脫貧,中共中央與國務院於2015年11月29日聯合發布《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讓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有保障,就是所謂的「兩不愁、三保障」,還要求全國省級首長向中央簽署「脫貧攻堅責任書」。

不過,這場脫貧大戲在今年5月28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一席「有6億人每個月收入1,000元(人民幣)」的講話後,似乎面臨「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窘境,引發廣泛關注,成了新冠疫情之外的熱門話題。

李克強的大實話 打臉脫貧大戲

李克強老實說,中共官媒試圖用一些學者專家的說法作出解釋,但仍無法完全平息議論。直到6月中旬,中共國家統計局才正式回應表示,「根據2019年相關數據,低收入組和中間偏下收入組,共40%家庭戶,對應的人口為6.1億人,他們的每人年均收入為人民幣1萬1,485元,月均收入近1,000元(人民幣)。」這是中共官方首度對李克強的「月入千元」說正式回應,也印證了他所言屬實。

到底月平均收入1,000元人民幣,算不算是「脫貧」?依據中國大陸在2011年設定的脫貧標準,農民年人均純收入2,300元人民幣,當時中國大陸還有8,200萬的貧困人口,占農村總人口的13%,占全國總人口近15分之1。若綜合考慮物價水準和其他因素,按每年6%的增長率調整測算,2020年脫貧標準約為人均純收入4,000元。各省可根據當地實際制定高於國家扶貧標準的地區扶貧標準,例如江蘇在2015年就把標準提升到年人均純收入6,000元。用中國大陸的脫貧標準來看,如果每月平均收入1,000元人民幣,扣掉其他非民生的必要支出,不到300元人民幣,算是還沒脫貧。

再看國際認定的標準,根據2018年世界銀行出版的《貧困與共用繁榮:拼出貧困的拼圖》指出,每天生活費低於3.2美元代表的是中等偏低收入國家的貧困線標準,每天生活費5.5美元代表的是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貧困標準。根據美金與人民幣匯率概算,中國大陸的全國脫貧標準每天約1.58美元;即使最富裕的江蘇省,脫貧標準每天約2.3美元。還是遠低於世界銀行所列的標準。所以當李克強透露出中國大陸的現況,對2020年邁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形同一大諷刺。

脫貧造假 無奇不有

曾有論者指出,「中國式脫貧」是「帳面式的脫貧」,實際情況如何則是另當別論。領導出個目標,下面就給出個數字,為了看上去有說服力,數字還給得很細緻。今年1月就有一則令人啼笑皆非的消息,江蘇省扶貧辦公室宣布,全省脫貧率已達 99.99%以上,僅剩 6 戶 17 人尚未脫貧,隨即有中國大陸的網友以「這 17 人裡有我們家 3 口人」、「黨說我脫貧了我就脫貧了」等語加以諷刺。

根據中共官方在2014年的統計監測數字,當年中國大陸還有7,017萬現行標準下的貧困人口,如果到2020年要實現全部脫貧,平均每年要減貧約1,170萬人,幾乎每月要減貧100萬人,對貧困地區的地方官員而言,可說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但是,這項任務又關係到考核與升遷,不得不硬著頭皮硬幹,隨著2020「脫貧年」的到來,達標壓力愈來愈大,儘管中共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曾經聲稱:「搞『數字扶貧』和『虛假扶貧』需要糾正和問責」,但為了應付省級乃至中央巡視單位的考核,地方只好採取各種手段讓貧困戶「被脫貧」。

被脫貧 扶貧款沒了更窮

某位「被脫貧」的殘疾農民在網上做小生意養活親人,僅依微薄收入及每月250元的政府低保金,生活艱難。2019年10月村幹部通知,「根據政策,咱們國家到2020年就全國脫貧,咱們縣就成了『小康縣』。你們的低保再有7個月就取消了,全國都這樣,以後再沒有低保戶、貧困戶了。」

還有一個案例是,山東省菏澤市某村一對夫婦僅靠兩畝地的收入生活,丈夫生病無法自理,妻子領取500元扶貧款。但村幹部勒令他們謊報家庭年收入1萬元,並解釋說:「現在沒有貧困戶了,不報1萬元不行。」官員還宣稱,「共產黨的錢是救濟給聽話的人」,如果不配合,扶貧款就會被取消。最讓人唏噓的是,河南省商水縣譚莊鎮某村為實現脫貧定額,強制已經90歲高齡的老人家搬出小屋與子女同住,合住後原本被列為貧困戶的老人,就不能算作是貧困人口,從而「被脫貧」,但是因為老人家跟兒子不合,最後自盡而亡。

某些官員則是為了應付上級檢查,想方設法瞞騙。例如江西省萍鄉市蓮花縣委書記劉鄉曾公開在會議上總結4條瞞騙脫貧檢查組的「過關訣竅」,全縣每村均設置十幾人的資訊員,提前設計檢查路線,避免檢查發現問題。

另一種現象則是,不以脫貧為目標,而是要保住貧困的稱號,以便挪用上級撥付的扶貧資金,甚至用來建造政府辦公大樓、發放幹部津貼,真正的貧困戶每月只能領到微薄的扶貧救濟款。例如,山東省鄆城縣7個村被核定的貧困戶514戶,其中竟有273戶為非貧困戶;廣西馬山縣被查出該縣3千多名扶貧對象,竟有98%是假貧困,顯然大陸民間諷刺扶貧是「劫窮濟富」,並非流言,而這些數字應該只是冰山一角。截至2019年10月底,扶貧領域問題資金高達32億6,800萬人民幣,約10萬1,800人造假被發現,970名官員被追責。

疫情加水患 全面小康依舊漫漫長路

就中共的思路來看,今年達成全面小康社會的目標「一定」會達成,中共官媒也大力啟動「全面脫貧」宣傳造勢。但根據美國德州農工大學(TAMU)經濟學教授甘犁(Gan Li)與中國西南財經大學的一項合作調查顯示,中國大陸窮人不僅不能脫貧,貧富差距反而會進一步擴大,普通民眾受到疫情衝擊極大,尤其臨時工和低收入家庭承受風險能力極弱,受到的傷害更嚴重。另需觀察的是,中國大陸南方7月爆發的嚴重水患已造成4千萬災民生活陷入困境,對急於展現脫貧政績的中共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根據中共官方統計,4月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只有略增至6%,這個數據難以讓人信服,法國巴黎銀行分析師就表示,包括非城鎮居民在內的實際失業率在第一季可能已達12%,估計高達1.3億人處於失業狀態。瑞士銀行則預測,中國大陸的就業市場將經歷20多年來的最糟情況,今年的就業人數將減少1,000萬以上。在如此嚴峻的情況下,不只嚴重影響中共的脫貧目標,甚至有些原先已脫貧的人又「返貧」。

李克強的直言,道出中國底層的困境,「全面脫貧」走到現在,對真正貧困的老百姓能有多少幫助,還是一個問號。套一段中國大陸網民的話,脫貧就是:「1.封殺民眾家裡沒錢沒吃的視頻;2.封殺民眾罵政府無作為的言論;3.封號封群封網」。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