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國安法通過 香港迎來「一國一制」◆文/梁文韜(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 更新日期:109-09-02

中共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於6月30日以162票全數表決通過了《港版國安法》及將其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國性法律的決定。習近平隨即簽署第49號主席令予以公布,同日晚上十一點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緊急以《憲報》號外方式刊憲公布實施,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正式走入歷史。

全人類皆適用,凸顯《港版國安法》很荒謬

《港版國安法》在提出之初,就被質疑是北京替香港立法,破壞「一國兩制」。目前備受爭議的地方在於,《港版國安法》的制定過程及其內容,北京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顧及香港人的看法及顧慮,香港的民意代表甚至政府官員在法案通過前,都不了解法案的內容。所謂徵詢意見的座談會,亦只是讓親中團體或人士表態支持北京的談話會,中共不顧香港民意及國際社會的反對,通過並實施。

至於內容,更是魔鬼藏在細節裡。第一,在分裂國家罪的條文裡,「任何人煽動、協助、教唆、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資助他人實施」將「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任何部分轉歸外國統治」干犯了分裂國家罪。換句話說,這不只是針對港獨,在香港或在別的地方聲稱支持台獨或疆獨都可能犯了分裂國家罪。

第二,顛覆國家政權罪無限上綱,條文將顛覆政權中的「政權」改為「政權機關」,而只要是破壞或干擾香港「政權機關」使其不能正常運作也算是顛覆國家政權。換句話說,過去在「雨傘革命」期間包圍政府總部不讓政府人員上班,都可以被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罪。如果政權機關包括立法會,那麼破壞立法會大門玻璃或佔領立法會也算是顛覆國家政權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刑罰是無期徒刑,或香港人所稱的「終身監禁」。

第三,恐怖活動罪條文明定「破壞交通工具、交通設施、電力設備、燃氣設備或者其他易燃易爆設備」都算是恐佈活動,過去的刑事毀壞往後就成為了恐怖攻擊。另外,「以其他危險方法嚴重危害公眾健康或者安全」亦算是恐怖活動,任何在公眾地方的暴力行為或對巴士或火車進行的一般刑事破壞或火燒雜物,都有可能觸犯恐怖活動罪,最高刑罰是無期徒刑。

第四,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中,最受爭議的是禁止「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與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串謀實施」,「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這十分具有針對性,包括大專院校學生會、非政府組織及政治團體,過去都有因為不同理由請求西方國家對中國極權政府進行制裁,這些以後都會成為嚴重罪行。

國家安全公署執法凌駕港府之上

可以想像,原來被控暴動罪的行為,未來都可能改為被控危害國家安全的各種罪名,結果就是罰則大幅提升。只要不聽話的,敢反抗的,都有機會終身坐牢。更令人擔憂的是,條文包含送中條款,北京透過駐港國安署可以決定,觸法嫌疑人會送到中國,而第三十八條明定非香港居民也會受到影響。

換句話說,不只留在香港的非香港居民被波及,任何外國人轉機都有可能被拘捕並送中。近年港、台兩地人民互動密切,台港的政治團體不乏互相聲援,中華民國政府不斷警示台灣人進入香港的危險性。

最令人質疑的是,北京為何設立專責執行國安法的國家安全公署,而不是只交由香港執法單位執法?尤其,賦予中國執法人員不受限制的權力,第六十條中表示「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及其人員依據本法執行職務的行為,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未來,中國國安人員,雖要遵守香港法律,但沒有人可以對其行為是否違法進行調查。而中國法律根本不適用於香港,如何期待他們在香港遵守法律?北京駐港的國安署實際上是無法可管,連特首都無權過問。

在司法部分,特首可以對法官進行篩選,這讓司法完全服膺於政治,司法獨立徹底被破壞。另外在最高法院審理的國安案件中,可以任意排除陪審員,這對行之有年的陪審制度是一種嚴重傷害。

泛民派第一次舉辦「初選」 力圖贏得立法會選舉

國安法通過施行後,7月1日就有超過370人被捕,10人涉嫌觸犯國安法。面對日益嚴峻的情勢,香港人沒有放棄,也不會放棄,會以各種方式繼續爭取權利。各方認為下一個戰場是原訂於9月的立法會選舉。反對派於7月11及12日進行了史無前例的立法會選舉初選,共60多萬支持民主自由的港人在中共的威嚇下參與投票。參選人包括傳統民主派,以及近幾年崛起的抗爭派,抗爭派多是年輕人,他們堅決反對「送中條例」與「港版國安法」。最後16位抗爭派候選人出線,得票大多比傳統泛民多很多。

抗爭派於7月15日舉行記者會,主要訴求堅決反對「送中條例」及「港版國安法」,期待本土訴求成為香港主流。香港眾志前秘書長黃之鋒對北京喊話,警告北京當權者及港府不要任意取消參選人資格,否則有可能面臨更大規模的國際圍堵。岑敖暉更呼籲傳統民主派,若港府要求必須簽署支持「港版國安法」才能取得參選資格的話,大家就一同拒絕。

這次初選中,在反惡法的政治運動中嶄露頭角的岑子杰及張崑陽備受矚目。前者不畏打壓而代表民陣舉辦多次大型遊行,甚至因而遇襲受傷;後者則在西方國家奔走,與流亡人士黃台仰一同遊說外國政要及組織支持香港人反對極權統治。一如預期,獲得相當多的支持。而傳統民主派也不是全都令選民失望,民主黨中相對積極抗爭的許智及鄺俊宇都拿到相當多票,不過,同黨的主席胡志偉、黃碧雲及涂謹申等人在反抗浪潮中表現平和,得票相對低。

不少政治素人獲得選民支持,反而有經驗的泛民主派候選人未必吃香,因為大家慢慢發覺,議會改革在人數劣勢及各種體制限制下,重點不是議會經驗,而是如何反制「港版國安法」。參加投票的港人投人不投黨,他們支持勇於扛起大任的候選人。

然而,7月31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正式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決定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將原訂於9月6日的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至於因此衍生的立法機關空缺問題,將提請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決定。北京方面很可能會藉此機會,加大對泛民主派的打擊力度,讓泛民主派在一年後的選舉更難出頭。例如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12名泛民主派人士,已被褫奪參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自去年泛民派區議會大勝後,北京當局的確想盡辦法,希望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不要重蹈覆轍。頒布施行「港版國安法」,宣布延後選舉,正是要干預香港選舉。種種做法,正證明了香港「一國兩制」已一去不復返。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