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全球婦女運動的發展與歷程◆文/王磊

  • 更新日期:109-09-02

女性主義本質是講求人權

婦女運動至今約150年,起始與自由有關,法國大革命時期,「人權」觀念興起,革命後一群巴黎婦女走進凡爾賽宮,向國民議會要求與男子平等的合法人權,揭開了女權運動的序幕。

1790年女性劇作家歐蘭普德古奇(Olympe de Gouges)發表了《女權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en)主張,認為婦女生而自由,擁有與男人平等的權利,包括參政、擁有財產、同工同酬、受教育、公開發言等人權,後來都成為女權運動的主要綱領;英國女作家瑪莉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在1972年發表《女權辯護(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一書,提出婦女應當在教育、就業和政治方面享有與男子同等的待遇。

當年的觀點被歸類為「異說」,再過百年,歷經兩次世界大戰的摧殘破壞,文化價值觀重塑。一戰以前,絕大多數西方國家的婦女與兒童,在法律上隸屬於丈夫、父親、兄長或兒子,婦女無權持有產業。即使是貴族女子繼承或分配所得的財產,一旦結婚就全歸夫家,收入也歸丈夫,都無權支配。

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歐洲男人們幾乎全赴沙場,原本各國內的經濟生產工作、戰後復原的重擔「不得不」讓女性走出家門,填補這些經濟空缺。因此,戰後各國紛紛以「獎勵」、「肯定」婦女對社會經濟的貢獻,才開始動手修改相關選舉法規。

以英國為例,在1918年選舉法修訂案前,即使是劍橋大學畢業的女性,議會選舉時,地位跟精神病人和罪犯一樣,沒有投票資格;修法過後,是「有條件」的投票資格,規定30歲以上、有財產的婦女才有資格,直到1928年才開放全數滿21歲女性投票權利。

女性參政 英國屬地跑最快

世界上第一個女性公民或參政投票權不是英國,也不是最早吹哨女性主義的法國,反而是一些原帝國殖民地,率先通過相關法令。根據《BBC》報導,第一個賦予女性平等參政權的是,位於英格蘭和愛爾蘭之間的曼島(Isle of Man),為英國皇家屬地,公元10世紀就有自己的國會,自治政府在1881年通過女性選舉權。再來是紐西蘭,1893年還未從大英帝國獨立前,就通過《公民普選權》法,成年婦女擁有選舉權,比英國早了25年。

澳洲聯邦1902年成立時,法律即賦予全體女性在全國範圍的選舉中享有參選和投票權,雖比英國早了16年,但澳洲原住民要到1962年才正式獲得投票權。同時期,仍稱為「新大陸」的北美,加拿大女性1918年獲得投票權、美國1920年緊接。其後,法國則是到了1944年才通過法律,確立男女平等參政權。

沒有人權革命 先為教育革命

東方社會相較西方更為保守,女權運動從教育革命談起。古代中國有「女學」存在,與現代教育相差甚遠,著重教導女孩三從四德、以賢妻良母為目標之類的觀念或是手藝技巧為主。

「女四書」教材包含《女誡》、《內訓》、《女論語》、《女範節錄》四本。有趣的是,這些教材,並非男人寫的,而多是出自於女性之手。《女誡》作者為東漢女史學家班昭,她為了教導女兒「三從四德」而著;《內訓》是明成祖的徐皇后於永樂二年(西元1404年),為教育宮中婦女所編,收集「古聖先賢」對於女子品德的教誨;《女範節錄》為明末儒學者王相之母劉氏所寫。

清末鴉片戰爭打開中國國門,起初多由西方傳教士興辦的學校招收女學生,主要目的是傳教。但貴族階級對教會學校多有存疑,而教會學校祭出食宿的條件,反倒吸引中下階層將女兒送進學校,實為寄養。

民國8年五四運動,是女子學校轉型分水嶺。一開始,女子學校仍是以培養「賢妻良母」為目的,除訓練家務外,學科程度讓女性僅有勝任小學教師的能力。五四運動後,女子中學開設包括國文、外語、歷史等課程。亦加設醫學、農業、工業、商業科等職業(女子)學校。除了縫紉、家事外,其他科目大體已和男子教育一致。隔年北京大學先後招收9名女學生,與男大學生修相同學科。

從忠貞愛國的「大和撫子」到台灣女性

台灣第一次女性入學就讀,是在日本殖民時期。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台灣女人》研究計畫表示,日本總督府在台灣設立新式學校「國語傳習所」,即同時招收男女生。但願意送女兒唸書的家長少之又少,日治時代,台灣學齡女童就學率只有2至3%,當時男童就學率已達15%。

女學生上課內容也因殖民政策而受限,偏重初等與職業教育,以培養賢妻良母,和忠貞愛國的「大和撫子」為教育目的。戰後國民政府接管,女子教育獲得大幅躍升的機會。1968年政府將義務教育延長為9年,女學生就學率隨之成長;增設女子高等學校與專科學校,女學生接受高等教育也大幅提昇。

1947年頒布的《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男女在法律上享有平等地位。但二戰後接連國共內戰、實施戒嚴,別說性別平權,更縮限言論自由與參政權。

經歷民主化的歷程,性別平權意識也隨之逐步發展,台灣在2016年選出首位女性國家元首,雖然不是亞洲第一位女總統,卻也大幅提升台灣女性參政地位,同時有愈來愈多女性在各領域承擔重要角色,為台灣兩性平等,創造出更自在的社會氛圍。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