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謠言在當代中國政治的意義◆文/蔡文軒(中研院政治所助理研究員)

  • 更新日期:109-08-17

在過去,「謠言」對於學術研究來說,是一個比較不登大雅之堂的議題。這個理由顯而易見,它並沒有嚴謹的資料來源,也很難判定其真偽。換言之,謠言多只被視為是巷議街談或小道消息,其真實性是被廣受質疑的。但從某種角度來說,謠言是一種社會大眾或菁英群體,對於政治現象不滿的反射。這些人透過散播謠言的方式,來反映出自己的不滿。即便這些謠言的內容並不完全正確,但卻再現了一種潛在的政治危機。

在定義上,謠言與謊言或許有點不同。謠言是一種未經證實的資訊,它可能存在著部分的正確性。謠言的釋放者,可能透過渲染一些訊息的方式,來釋放出謠言,用來追求某種目的。換言之,謠言可能夾雜著正確與虛假的訊息。而謊言則是完全蓄意欺騙的資訊,謊言的釋放者,一開始就憑空捏造某種根本不存在的資訊。本文的主旨,是在討論中共的政治謠言。中共許多政治謠言在釋放之初,官方曾緘默或予以駁斥。例如中共曾在二○○七年五月,駁斥政治局常委黃菊病重的謠言,但這個信息後來被證實是正確的。無怪一些政治觀察家,將中共的政治謠言,戲稱為「遙遙領先的預言」。本文將透過運作上與功能上的角度,去討論政治謠言在現今大陸所扮演的角色。

中共政治謠言的主要種類

在中共的政治謠言中,有三種類型值得注意,其多和黨內的權力鬥爭有關係。最常見的議題,內容多為哪位幹部可能出現貪腐或違紀,甚至已遭到上級查處。在中共查辦某位幹部貪腐之前,就常出現一些謠言,來指涉這位幹部出現貪腐,亦或者該幹部的家屬涉及貪腐。例如王立軍事件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二○一二年二月八日,中共官方宣稱王立軍因工作負荷過重而身體不適,正在接受「休假式治療」,外界不清楚王立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香港媒體與英國BBC卻在二月八日當天,精準的報導,王立軍至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是為了提出政治避難申請,因為他涉及貪污事件而受到中共國安人員的調查。外交部遲至二月九日才證實,王立軍確實在二月六日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一天後離開,有關部門正在對此進行調查。

另外兩個同樣涉及權力鬥爭的政治謠言,則是職務調動與領導人健康。在中共的全國黨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是職務調動的謠言最為興盛的時候,因為黨代會即將決定中共高層的重要人事案件。例如在十八大召開前一年,副總理李克強訪問香港,這是一次破格的訪問,因為只有主管港澳事務的官員和中共內定的下屆接班人選,會對香港進行官式訪問。因此,有謠言指出李克強將接任國務院總理,後來這個被證實為正確的。此外,領導人的健康也是謠言的主要議題之一。習近平在二○一二年九月,也就是在十八大召開前兩個月,曾經消失了近兩個星期,外界的謠言指出,習可能是出車禍,或是在運動時拉傷了背部,甚至有報導指出他可能是罹患癌症而開刀住院。謠言還指出,如果習近平的健康真的出了大問題,將可能由李克強擔任總書記的職務。

上述這些小道消息,有些在事後被證明為正確訊息,例如上述的王立軍事件。當然也有錯誤的信息,例如,在二○○三年,日本媒體報導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過世,但曾任趙紫陽秘書的鮑彤馬上表示,趙紫陽仍在北京被軟禁,並未去世。在本文後面我們會提到,部分小道消息的來源,是官方幹部為了政治鬥爭的目的,刻意透露出來的,因此存在著一定程度的正確性。

散播政治謠言之目的:黨內的權力鬥爭

這些謠言的內容與散播,很可能是黨內人士故意放出的消息,用以打擊敵對派系的勢力。這種作法早在毛時期就司空見慣,在文革後期,江青指責鄧小平隨意製造政治謠言,用來打擊江青等四人幫的名聲,藉以爭取政治權力。而在二○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美國《紐約時報》發表了記者張大衛(David Barboza)的文章,指出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家族在二十年間,積累了二十七億美元的鉅額財富。這則報導的內容詳實,指證明確,不太像是一般記者能夠掌握的資訊。外界人士推測,這可能是由黨內幹部所透露出去的,藉以打擊溫家寶的聲望。

另外,關於領導人健康的謠言,也可能和黨內權力鬥爭有關。舉例來說,江澤民常被外媒指出,已經病危或是去世。散播謠言者可能是敵對派系的幹部。例如海外媒體在二○一一年,曾經報導江澤民病逝的謠言;有媒體指出,這是一位主管對外宣傳工作的部級幹部對海外媒體所透露,目的是為了讓江澤民出醜,藉以報復江澤民。據悉,這位幹部在江時期,一直無法獲得提升,因此對江澤民心存不滿。在黨代會之前,常是關於健康方面的謠言散播的一個高峰,因為這個時期是權力交接的關鍵時期,黨內幹部希望找一位有權力而健康的派系領袖來進行結盟或效忠。透過散播健康方面的謠言,指出某位派系領袖的健康狀況已經出現危機,很可能讓原本想投靠之幹部,轉而投向其他陣營。

在最近,坊間不少出現關於徐才厚與周永康的謠言,包括徐才厚罹患膀胱癌,以及周永康與徐才厚的貪腐,後來多獲得中共的證實。換言之,這些謠言再度扮演了「遙遙領先的預言」之角色。根據香港資深政治觀察家丁望先生的看法,徐與周的謠言,也可能是黨內幹部所刻意釋放出來的消息,用以打擊其聲望。此外,也有觀察家指出,消息的釋放,可能是黨中央的授意或默許,用意是塑造社會對於反貪腐的輿論。當然,這些謠言的內容,可能是透過中共宣傳部門來篩選的,主要是凸顯出貪官腐敗的個人作風,但在政治上,要避免牽連其他仍然在位的官員。

謠言來源與闢謠成敗的關鍵

最後,我們來討論關於政治謠言的幾個面向。首先,這些謠言的主要來源可能是從哪裡而來。事實上,謠言的來源甚多,基於篇幅所限,我們只討論其中一項:高幹病房。關於領導人健康的謠言,高幹病房可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管道。中共對於高級幹部的醫療照顧,在專屬醫院,設有所謂的「高幹病房」,投入較佳的醫療資源進行醫治,而病房的醫療人員,可能是一些幹部或外媒,希望能得到領導人健康消息的一個重要媒介。雖然中共對於高幹病房的醫療人員,都一再灌輸其政治性與保密性的紀律要求,但外界還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旁敲側擊。另外,也有媒體會派員觀察重要幹部醫療醫院(例如北京的解放軍301醫院),看是否有幹部進出,用來判斷其健康狀況。在一些外傳幹部病危的謠言上,極可能是幹部只到這些醫院做一些例行檢查,但卻被渲染成罹患重大疾病。黨內有心人士更可能藉此來大做文章,以削弱該名幹部的派系實力。

其次,一旦謠言傳開,涉及的幹部是否會進行闢謠。事實上,幾乎所有的幹部都希望輿論對於他的負面謠言,能夠停止散播,而會進行一定程度的闢謠,但闢謠成功與否,往往繫於該名幹部在黨內的政治地位是否存在。幹部若受到上級的支持,中共的宣傳部門往往會動用較多的資源,來進行闢謠與澄清。一些在位的官員,網絡或相關媒體上,也時有其負面的謠言,但流傳面並不廣泛,時間一久,也就乏人追問。而一些中箭落馬的官員,在下台之前,謠言傳播極廣,這些官員也曾想要闢謠,但多無法遏抑謠言的流傳。換言之,闢謠的成功與否,極可能繫於該幹部是否仍有黨內的權威與地位。一位謠言纏身的官員,極可能是其黨內地位已經動搖。

如本文一開始提到,謠言在過去被視為是無甚多價值的資訊,但從某種角度來看,謠言的內容本身,可能蘊含著某種政治危機的符碼。關於貪腐的謠言,可能透露出其他幹部或菁英群體對於黨內貪腐的不滿;又或者,領導人健康的謠言,也隱約透露出黨內幹部對於某位派系領袖的敵意,並反映出黨內幹部對於權力爭奪的渴望。從這些面向來看,中共的政治謠言,可以隱約地再現出一種潛在的政治危機。透過對於政治謠言內容的解碼與詮釋,我們似乎可以揭露出這些隱含在文本內部的意義,並用來進行對現實政治的觀察與預測。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