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從今年的北戴河會議談當前大陸經貿情勢◆文/高長(國立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兼主任)

  • 更新日期:109-08-16

每年夏季,中共一直有個慣例,會在鄰近北京的河北秦皇島市北戴河區舉行重要會議,或高層共聚就黨內重大問題進行協商,官方稱為「中央暑期辦公制度」,一般則稱之為「北戴河會議」。該項會議始自毛澤東時代,雖然不是正式的中央工作會議,但依歷次會議的文獻,由於與會人員級別高,包括中共中央、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中央軍委等領導班子,以及退休的中央領導人、主要省部級領導等,且多涉及重大政策決定、高層人事安排等,會議不拘形式但議決的事項影響深遠,因而受到外界矚目。

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何時舉行?會議內容為何?與往年一樣,大陸官方並沒有正式公布,官方媒體甚至否認舉行該項會議,各界紛紛揣測,真相則撲朔迷離。不過,由於近來大陸經濟成長持續下滑,股市動盪不止、天津爆炸案等重大事件頻傳,第十三個五年經濟發展規劃草案又亟待最後定奪,各界推測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不可能中斷,甚至有境外媒體推測今年的議程比往年提早一些,因為有許多緊急大事要處理,刻不容緩。

北戴河會議聚焦在經濟議題


今年的北戴河會議,究竟聚焦在哪些議題,由於大陸官方三緘其口,沒有正式的新聞發布,顯得有點神祕。從過去經驗觀察,人事安排或是其中重要議題之一。根據媒體報導,稍早習近平曾透過中組部提出一份省部級高官擬異動名單,不過,由於牽涉各方利益,特別是可能牽扯到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與卡位,引發不少爭議,最後是否在
北戴河會議上討論,並形成共識,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棘手的郭伯雄案、令計劃案,以及河北省委書記、貴州省委書記等地方人事的調整,早在七月底、北戴河會議召開前底定,頗不尋常,因為通常在非換屆的年份,領導班子之變動,主要集中在八月及隨後的幾個月時間內,相關的人事議題不提到北戴河會議上討論,有論者解讀,此舉反映習近平在黨內人事上的主導力。

人事議題不談,今年會議的重心可能在經濟議題,制訂「十三五」( 二○一六至二○二○ ) 規劃內容架構,以及如何應對不斷下滑的經濟壓力,似是重中之重。中共政治局年中會議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召開,政治局會議中討論的議題,對北戴河會議具有指標性意義。

今年在北戴河會議前最後一個月內先後召開兩次政治局會議,倒是相當罕見。第一次政治局會議的重點,主要在決定將「十三五規劃」列入今年十月在北京召開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議程,北戴河會議是「十八屆五中」全會召開前高層再次溝通的機會。第二次政治局會議,主要在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為召開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預作準備。

優先研討「十三五規劃」草案


「十三五規劃」備受外界關注,主要原因是,二○二○年大陸要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中的第一個百年目標,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未來五年如何發展非常重要。尤其,「十三五規劃」是習李執政後主導編制的第一個五年規劃,將體現習李體制對未來發展的具體政策謀略。習近平曾先後赴浙江、貴州兩地,分別召開部分省區市書記座談會,聽取對「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意見和建議,可見非常重視。

「十三五」時期的焦點離不開「一帶一路」建設和創新驅動,且將較以往更重視經濟平衡發展,包括內外部、速度和品質、發展和生態保護的多種平衡關係。習近平在今年五月曾公開指出,「十三五」期間需要在十個領域取得突破性成果,首先是保持經濟成長,二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三是優化產業結構,四是推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五是加快農業現代化步伐,六是加速體制機制改革,七是推動協調發展,八是加強生態文明建設,九是保障和改善民生,十是推進扶貧開發等。

「一帶一路」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兩者合體的簡稱,係近期大陸提出的中長期國家發展戰略,主要的理念在於統合大陸與沿線國家既有的雙邊和多邊機制,擴大基礎建設投資,推動自由貿易,整合金融,甚至建立新的區域安全體系。該項計畫背後有諸多戰略考量,例如可為大陸過剩產能開發新市場,掌握油氣、礦產等資源供應來源,加快中西部地區開發,加強發展與沿線國家經濟合作夥伴關係,促進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提升大陸在該區域內的經濟話語權和影響力等。

重點發展智能製造和戰略性新興產業


針對「十三五」時期的重點發展產業,一般預料可能聚焦在智能製造和戰略性新興產業。《中國製造二○二五》提出,到二○二○年,製造業重點領域智能化水準要顯著提升,具體的指標為:試點示範項目營運成本降低百分之三十、產品生產週期縮短百分之三十、不良品率降低百分之三十。此外,根據大陸國務院公布的《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決定》,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製造、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車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到二○二○年,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要達到百分之十五左右。這些戰略性新興產業在「十三五」期間或將進入快速成長期。

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提到,二○二○年要全面達成小康社會目標,屆時經濟總量和人均收入將較二○一○年增加一倍。習李執政要完成該項任務,今年的經濟成長如果能實現百分之七,「十三五」期間的年均經濟成長率必須達到百分之六.五六,足見保持經濟穩定成長已成為「十三五」期間施政的核心。由於目前大陸經濟仍面臨一定的下滑壓力,「十三五」期間「穩增長」目標能否實現,關鍵在於如何維持。

大陸經濟自二○一四年以來逐漸呈現疲態,二○一四年全年平均成長百分之七.四,較預定目標遜色,更創下二十多年來最差紀錄。為了「穩增長」,大陸央行曾自二○一四年初春開始,陸續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由定向寬鬆到全面寬鬆,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裡,五度調降利息、六度降低銀行存款準備率,同時也採取結構性減稅、增加公共投資等擴張性財政政策。

然而,從過去一年的經濟數據看來,包括投資、消費、進出口貿易、工業生產等主要經濟指標,以及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新訂單和出口訂單指數等領先指標,都乏善可陳,顯示稍早的這些寬鬆政策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穩增長」是「十三五」期間施政的核心


更令大陸當局困擾的是,今年入春以來,股票市場背離經濟基本面,不斷飆漲,在大陸主管當局出手整頓後,卻意外引發股市崩跌;股市大幅下挫已嚴重影響投資人信心,恐慌情緒逐漸從股市向債市、匯市、房市蔓延,對已一蹶不振的經濟造成更大傷害。

為了穩定股市,大陸央行和證監會曾不顧國家形象,密集採取行政手段,重磅出手救市,惟迄今仍然跌宕起伏。股市劇烈震盪與早已存在的投資、房地產和信用等泡沫併發,且發生在生產價格通縮、銀行存款低成長、外匯流出,以及房價下跌的背景下,使得問題更趨複雜,經濟環境更加惡化。

據報導,這波「股災」已造成至少五十至六十萬戶中產階級從股市中消失,近百分之八十股民遭受虧損;占二億戶股民八、九成的散戶慘賠後,勢必影響他們的消費能力,進一步拖累企業獲利和經濟成長動能。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大陸經濟成長率保住百
分之七,證券金融業的貢獻不小。股災爆發後金融服務業看衰,股民投資收益受到重創,進一步衝擊房地產市場,最後勢必拖累經濟成長。據估計,第三季可能減少零.一到零.二個百分點,第四季減幅甚至將高達零.五個百分點。

今年大陸要完成百分之七的經濟成長目標,難度不小。大陸國家統計局近日發布數據顯示,八月分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四十九.七,近半年來首次跌破五十的榮枯線,創近三年以來新低。大陸財新媒體最近公布的(PMI)只達四十九.一,不僅連續六個月低於榮估線,更是創下二○○九年三月以來新低。尤其無論官方或財新的數據,新訂單和出口訂單指數都遠低於榮估線,顯示,大陸的製造業明顯萎縮,經濟下滑壓力有增無減。

寬貨幣穩匯率為政策主軸


面對如此嚴峻的經濟情勢,大陸央行在八月間連續出重手,除讓人民幣大幅貶值,也大幅調降存貸款利率和銀行存款準備率。這一波貨幣寬鬆政策能否發揮擴張效果, 遏止經濟持續下滑趨勢, 仍待觀察。不過, 由於大陸經濟衰退的程度, 可能比大陸官方公布的統計數據所顯示嚴重, 扭轉經濟下滑趨勢還需要更積極的寬鬆政策。市場上普遍預期, 大陸有可能在近期內再降息、降準。至於人民幣匯率, 由於資金外流壓力不減,實際有效匯率仍然高估, 短期內人民幣仍有小幅貶值空間。為了杜絕市場對貶值的預期, 未來大陸央行勢必不會放棄干預匯市。為了保成長, 近期內大陸決策層寬貨幣、穩匯率的政策傾向非常明顯。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