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台灣文創產業進軍大陸的困境與展望◆文/邱正生(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聯盟協會理事長)

  • 更新日期:109-08-16

兩岸文創產業交流自二○○七年起,台北市文化基金會以組織「台北文創精品館」的方式參與北京文博會開始,展開有系統的合作交流。之後,台灣文創業者以「台灣館」形式參與大陸重要文博會,包括: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北京文博會)、亞太文創產業協會(廈門文博會)、外貿協會(深圳文博會)、商業總會(杭州文博會)。此外,台北市文化基金會還曾於二○一○年上海世博會期間在上海主辦「台北、上海雙城文博會」,二○一○年、二○一二年兩度參與西安「中國西部文博會」。二○○九年起,外貿協會在大陸南京舉辦「台灣名品展」,引起很大迴響,自此,外貿協會每年在大陸各重要城市辦理多場次台灣名品展,展會中文創展業展區始終是重要亮點項目。這些系列性大型展會,台灣館文創品牌及商品在大陸掀起一波波熱潮,至今未歇。大陸大多數產官學界專家及消費者心中,台灣文創產業傳承著濃郁深厚的中華文化底蘊,又富於創新設計,具國際級質感。因此,不斷透過各種交流機會,盛情邀請台灣文創業者赴大陸發展。

二○○九年兩岸開啟直航以來,兩岸民間團體及企業交流更加熱絡,文化及文創交流,始終是重要項目之一。尤其大陸各省市來台交流團,更是以對台灣文創產業招商為主要目的。

文創產業進入大陸市場的三大障礙

兩岸文創產業交流依舊熱絡,連大陸三、四級城市都陸續到台灣考察過各地的文創產業和園區。但是,兩岸文創產業發展卻進入深水區,面臨嚴峻考驗。綜合而言,大陸市場當然是台灣文創產業發展最佳的市場腹地,惟台灣文創產業赴大陸發展卻面臨幾個障礙:一、台灣文創產業公司資本規模過小,不利進入大陸市場。二、大陸許多文創領域的「市場准入」和「產品准入」規定,阻礙台灣文創產業自由進入大陸市場。三、大陸知識產權保護不足,缺乏尊重原創的人文素養,模仿、盜版、山寨品層出不窮。這幾個超級障礙,至今仍未獲得有效改善,許多業者和從業專業人員從滿懷希望到逐漸失望。

文創產業公司資本規模過小 不利進入大陸市場

三個障礙中,第一項資本問題,是台灣自己的問題。文化部這幾年力推文創創投,試圖引導資本市場投資文創產業,雖小有成效,但因多數創投公司出身金融或科技業背景,對文創產業相對陌生;再加上文創業者對財會、法務、公司治理等相對陌生,需要幾年的導引學習和調整;因此,資本引入文創產業的速度不如預期。但面對市場全球化、自由化發展趨勢,台灣文創業者若不加速資本引進,不只無法跨足大陸或海外其他市場,恐怕連台灣市場也會被國際品牌攻陷,甚至,一些優質的文創團隊也可能被國際資金或陸資併購。

十年來,大陸各省市透過文博會來台交流,或邀請台灣文創業者赴大陸發展,提出許多優渥的入駐條件。但是,文創產業赴大陸,主要目的並非批地、蓋廠房、設生產基地,再多的進駐優惠對台灣文創業者而言並非優先考慮。台灣文創業者要的是通路、市場,但建立通路,經營品牌需要在大陸扎根,不論資金或管理幹部的養成投入,絕非一朝一夕。

台灣原本知名的文創領域品牌,十幾年來,依舊只有時尚產業的夏姿,工藝產業的法藍瓷、陶作坊、琉璃工坊、乾唐軒等品牌,勇於在大陸布局通路、經營品牌,但相對國際名品在大陸市場的布局力度,台灣品牌的通路拓點力度與速度仍顯遲緩。究其原因,資本規模是主要原因。反觀台灣的連鎖通路、餐飲業者或童裝業者,因較熟悉資本形成模式,在擴展市場同時,資本形成速度也快,因而許多成功品牌在大陸打下不錯的市場佔有率,例如大潤發、百腦匯、85度C、鼎泰豐、永和豆漿、維格餅家、一茶一坐與麗嬰房等。

「市場准入」和「產品准入」規定阻礙文創產業自由進入大陸市場

大陸長期以來對於內容產業設有十分嚴格的審批標準與繁瑣程序,除審批程序外,面對境外業者要進入大陸市場設公司經營,設有嚴格的「市場准入」管制規定;對於境外服務、內容產品要進口大陸播映或上線運營、出版發行,也有一套嚴格的「產品准入」規定。這就是所謂的「市場准入」、「產品准入」規定。

「市場准入」規定阻礙大部分台灣產業進軍大陸市場經營的可能性,例如遊戲產業想要到大陸爭取發行商、運營商資格,必須先取得許多的增值電信業務執照,但這些執照多屬於「市場准入」規定中所謂的禁止性項目,或限制性項目,所謂禁止性項目即完全禁止外資經營,所謂限制性項目則限制外資持股不得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因此,台灣業者要成為大陸遊戲場的發行商或營運商是完全不可能的。台灣遊戲業者只能把開發的遊戲透過授權代理的方式交給大陸廠商經營,但是,因為台灣開發的遊戲對大陸官方規定而言屬於境外引進,必須再通過「產品准入」的審查。首先,境外引進的遊戲每年有限額,爭取不到年度配額,延誤發行的最佳時機,可能也失去市場商機,市場價值就會銳減。再者,審查境外引進的遊戲必須報批中央( 以前是大陸新聞出版總署,現在是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而且必須由陸方代理商負責報批,在報批過程台灣業者根本無法掌握准駁時程, 也無法獲知准駁內情和真實原因,衍生許多中間掮客, 號稱中央關係良好, 足以打通關鍵環節, 增加廠商許多非經濟性成本。

遊戲產業如此,動漫產業如此,電影、電視產業更是如此,而影視產業的管制更加嚴格。不僅外片產品限額更加嚴苛稀少,大陸對於本國電視台播放境外卡通、境外連續劇採取更嚴格的時數限制。

二○○八年後,大陸開放兩岸合拍劇可以上黃金八點檔,也取消合拍劇配額限制,但因審批的繁複和不確定因素,而大陸本身的國產劇卻只需在省級政府審批核准,導致近幾年,衍生許多「假國產、真合拍」的國產劇,兩岸合拍劇的榮景究竟只是一時。電影產業所面對的困境也是如此, 在兩岸合拍電影部分,更多程序不透明難以掌控,大陸投資方惡意拖欠投資款等情事,讓兩岸業者之間的互信阻礙產業的正常發展。

綜上所言,只是關於影視產業的「產品准入」限制部分,至於「市場准入」部分,更是鐵板一塊。大陸電影事業製作公司執照、院線映演業執照、發行商執照、電視製作公司執照、樣樣不在開放之列。

大陸知識產權保護不足

台灣文創業者到大陸發展最擔心的,就是智慧財產權被侵權卻投訴無門。因為公司規模不大,老實說也經不起勞民傷財的官司訴訟。過去曾有過業者幫某國企設計一系列結合旅遊觀光的文創週邊商品,當陸方拿到設計圖和商品打樣後,再也沒有進展,不久後這些商品卻在大陸市場上公開銷售,台灣廠商慘賠收場。許許多多台灣原創的影視節目、音樂MV、流行歌曲被大陸各種網站侵權播放,台灣業者也只能摸摸鼻子認了。這樣的現實,一方面當然是大陸業者知識產權意識薄弱,大陸官方維護知識產權不力。

目前為止,許多文創業者只願意把大陸市場當作是一個文化產品的銷售市場,卻不太願意把大陸當作文創產品的研發基地、設計中心,很大一個原因即為知識產權侵權問題。要打開兩岸文創產業合作的康莊大道,這是一定要建立的基礎工程。

未來展望

雖然兩岸文創產業發展有諸多阻礙困難,整體而言未來市場趨勢仍值得期待展望。首先,兩岸跨境電商已經正式成為兩岸電子商務及O2O(OnlineTo Offline)商業模式的新利器,配合大陸陸續推出的自貿區新政策,所謂「保稅進、行郵出」的新便捷措施,讓兩岸間電子商務交易的交貨期可壓縮到兩日內,大幅增進台灣文創商品透過跨境電商模式進軍大陸市場的成功機會。事實上,台灣已經有幾家主力經營跨境電商的運營商,集結台灣許多優質伴手禮品牌、美妝品牌,切入快速變化的跨境電商新商機。

而第三方支付的推動,則為台灣的電商業者以及許多百貨、商圈帶來完全不同的陸客消費商機。透過第三方支付,不論是支付寶或是微信支付,廠商不用離開台灣,強化台灣的電商平台布局,以及實體通路布局,也可以賺取大陸消費者帶來的龐大商機。日前,媒體報導,支付寶與玉山銀行合作,已悄悄切入永康街商圈,讓來台陸客在台採購消費有更便利的支付方式。這些都是新支付工具及新開放政策帶來的商機。

近期力推的自貿區政策,則是台灣文創業者另一個值得期待的新機會。大陸國務院已正式宣布採行負面表列方式,各自貿區除負面表列的禁止項目或限制性項目外,其餘表列部分即為開放項目。而大陸成立自貿區即為融入區域自由市場及全球自由市場做準備。因此,台灣文創業者應密切關注開放進程,隨時掌握大陸市場開放商機多。

在台灣,經過文化部、國發會、金管會多年共同努力,資本市場對文創產業投資已經正式進入熱絡期,許多文創業者經過多年的努力調整,也準備好迎接資本市場力量的引入協助。歷經多年磨合,創投圈開始對文創產業的投資前景、團隊價值、無形資產、市場估值有較正面看法,並累積一些成功經驗值。展望未來,配合大陸市場的開放,以及互聯網跨越國界的市場特性,台灣文創業者有機會在兩岸市場取得豐碩成果。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