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兩岸瘋路跑◆文/翟思嘉(中央社記者)

  • 更新日期:109-08-16

相較其他運動,路跑不需太多設備、時間自由、可依體能調適的低門檻特質,讓路跑人數一直持續增加。近幾年來,在運動品牌廠商推動下,「路跑」更成為時尚運動,且加進更多有趣的元素。 台灣的路跑活動十年來持續增加,二○一三年開始大幅成長,二○一四年全台路跑活動約有五百場,與二○一三年相比大幅成長了八六%,平均每天都有一‧二場路跑活動。如果以密度來計算,國土狹小的台灣以這樣的路跑場次可以說是馬拉松舉辦次數密度最高的國家,路跑有演變成台灣全民運動的趨勢。 體育署統計,路跑已經成為台灣民眾最喜愛的前三名運動,台灣有超過四分之一的運動人口,選擇慢跑做為平日的休閒興趣,而台灣因路跑興盛而造就的商機就高達一百七十億。 隨著一年年的發展,台灣的路跑也變得更有趣,有些城市每年固定舉辦路跑,藉此推銷城市觀光,也有為吸引觀眾目光的比基尼路跑、淨化身心的花季路跑、適合闔家參與的多啦A夢等卡通人物路跑,甚至曾引起爭議的彩粉路跑等,各種路跑推陳出新。路跑從個人運動,轉化為眾人同樂的派對。包括上述娛樂性質較強的路跑,加上運動愛好者參與的較專業馬拉松,預計二○一六年,台灣的路跑活動數量及參與人數將持續往上竄升。

大陸路跑 二○一五年百花齊放

路跑不僅在台灣風行,在大陸,馬拉松也成為大陸民眾參與度最高最普遍的運動。大陸在二○一四年開放商業賽事和群眾性體育賽事審批,舉辦路跑賽不再需要得到體育主管部門的許可,馬拉松比賽也在二○一五年達到新的高峰。 除了廈門國際馬拉松、北京國際馬拉松、上海國際馬拉松等行之有年且經國際協會認證的馬拉松比賽外,二○一五年全年,大陸共有超過百場的馬拉松賽事,參賽者達一三○萬人次,其中,參加全程馬拉松(全馬)達二十三萬人,成長近三倍;半程馬拉松(半馬)的參賽人數也成長近兩倍。 總計二○一五年,參與馬拉松及各種相關路跑活動的大陸民眾就有二三○萬人次。「中國田徑協會」下的「中國馬拉松」網站,日前公布官方統計數據顯示,二○一五年全年,大陸共舉辦了超過一三○場次的馬拉松及相關的賽事,其中全程馬拉松為五十七場,半程馬拉松九十二場,加上短程路跑,平均不到三天就有一場路跑在大陸開跑。 在上百場的馬拉松賽事中,鄭開國際馬拉松賽共有四‧七萬人參賽起跑,是參賽人數最多的一場馬拉松,其餘參賽人數排行榜前十名的馬拉松賽,參賽人數都在三萬人以上。北京馬拉松和廣州馬拉松的名額競爭更激烈,要透過抽籤才能選出參賽者。 二○一五年馬拉松熱潮延燒整個大陸,三十一個省份只有新疆、青海、寧夏、西藏四個省份及地區沒有舉辦過馬拉松賽,江蘇省則以二十場的次數奪冠。舉辦最多馬拉松的城市以東部沿海為主,江蘇、浙江、北京、山東、上海這五個省份及城市一年舉辦的馬拉松賽佔整個大陸全年總數的一半。 十月十八日是二○一五年大陸馬拉松賽最密集的一天,這一天有八個省、十一場的馬拉松賽,共九萬人同時奔跑。 路跑熱潮讓大陸政府也開始重視。由中國田徑協會主辦、廣州市田徑協會協辦、智美體育集團承辦的二○一五年中國馬拉松年會於一月九日至十日在廣州召開。年會上,中國田徑協會公布修訂後的「中國境內馬拉松及相關運動賽事管理辦法」及其他相關管理規定,希望進一步加強行業規範和行業管理,促進馬拉松運動的健康發展。

路跑商機無限 成為時尚運動

平時路跑練習需要運動服、運動鞋,參加馬拉松比賽,要交報名費、交通費、住宿費等。參賽人數以百萬計,當然商機無限。在大陸,不同領域的企業都看出全民健身的商機,積極爭取,包括以商業地產起家的萬達集團、以電器產品起家的蘇寧雲商,以及媒體樂視體育等都在佈局大陸體育市場,路跑比賽的賽事贊助與廣告,已經不再是傳統體育品牌企業的天下。 此外,跑步社交軟體也異軍突起。大陸一款手機社交路跑軟體「悅跑圈」,從二○一四年二月到二○一五年底,不到兩年已累積超過一千五百萬用戶。悅跑圈日前才宣布,已完成由動域資本投資的一千八百萬美元融資。 悅跑圈用戶可透過應用程式(APP)記錄行程、分享動態、評測裝備,在應用程式上,用戶可瀏覽目前可以報名的路跑活動,並直接線上報名。悅跑圈執行長(CEO)梁峰曾表示,悅跑圈意在開發大陸「跑團經濟」,探索跑步運動的商業化價值。 「跑團經濟」在大陸能否成功?打開大陸社交軟體微信朋友圈,馬拉松儼然成為中產階級的新時尚運動,幾乎每一個人身邊都有一個愛好跑步的朋友。職業是空姐的徐小姐說,自己平常沒什麼時間運動,但只要出門跑步,總要在朋友圈曬一下,「感覺大家都這麼做,好像還挺值得驕傲的」。

安全有隱憂 空污讓跑者卻步

不過,在大陸成為時尚的路跑運動卻暗藏不少隱憂。由於發展過快過多,許多承辦賽事單位沒有經驗,相關設備與安全防護都不足,一般民眾對路跑的認識也只停留在「跑步」層面,二○一五年以來,大陸已發生五起路跑選手猝死的憾事。今年一月份香港馬拉松,一名二十四歲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生首次參加十公里馬拉松,在終點前暈倒,送醫後死亡;十月二十五日合肥馬拉松,一人也在在臨近終點時心臟病發死亡;十一月十五日,一人在上饒半程馬拉松衝過終點後心臟病發死亡;十二月五日深圳國際馬拉松賽上,一位三十三歲的選手途中倒地死亡;十二月二十日,福州國際馬拉松賽事期間共有三四二八人次接受醫療救助,兩人休克,一人心跳驟停,共有七人被送往醫院治療,一人死亡。 北京青年報曾報導,大陸路跑人數快速增加,但空氣品質持續惡化,因跑步引發的猝死事件更不時發生,這些嚴重問題正在逼迫馬拉松主辦單位提升服務和現場醫療救治水準。 二○一四年北京馬拉松賽就在嚴重的空氣污染下進行,由於霧霾影響,天氣條件惡劣,有些選手中途退出,有些則根本沒有參賽。二○一五年北京馬拉松就為了避開可能的霧霾污染,將賽事提前一個月舉行。其他措施還有取消了半馬、拒絕缺乏長跑能力的跑友參賽、延長關門時間,減少跑友壓力。此外,賽道上還特別安排大量急救志工、救護車、救援直升機,並配備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ED)。 二○一五年有五人因馬拉松猝死,在大陸跑步愛好者圈中,引起許多共鳴。大陸體育網站曾報導,大陸部分馬拉松賽事缺乏規劃與秩序。有女性馬拉松跑者在比賽中遭到推擠,但主辦單位沒有維持秩序;不少選手缺乏參賽禮儀,隨地亂丟垃圾、吐痰、甚至隨處大小便。在食物補給區,往往看到選手蜂擁而上搶食,甚至可能出現踩踏風險。 也有主辦單位缺乏路跑相關知識,有馬拉松選手在網路上批評,日前他參加比賽,居然自食物補給區領到一袋煎餅,志工還向他極力推銷煎餅的好處,網友調侃,不知道下次是不是有馬拉松比賽發大閘蟹,要求選手們都得橫著跑。 以上種種雖讓人詬病,但在大陸路跑,最讓人困擾的還是嚴重的空氣細懸浮微粒(PM 2.5)污染,特別在北京等大陸華北地區,普遍霧霾污染的情況下,要找到適合路跑的日子相當困難。從台灣到北京工作的林先生說,他在台灣有跑步的習慣,但到北京後,「天天PM 2.5超標,不跑比跑更健康」,他只能在在偶爾天氣晴朗、空氣清新的時候出門活動筋骨,「覺得自己快要生鏽了」。 大部分的跑者會因為空氣污染放棄自己的訓練計劃,甚至影響參加比賽意願。一名跑者說,比賽報名往往是一、兩個月前的事,無法預知路跑當天的天氣狀況,「與其白交報名費,不如自己默默轉戰路邊或公園」。

藉路跑宣傳觀光

不過,對部分路跑參賽者來說,參加路跑不僅是活動筋骨,也是深刻認識城市的機會。大陸不少城市會藉馬拉松比賽宣傳當地城市觀光,馬拉松路線的規劃因此相當重要。 揚州鑒真國際半程馬拉松賽就是一個著名的例子。馬拉松路線途經京杭大運河、古運河、東關古渡、瘦西湖、大明寺等眾多景點,詮釋「唐宋元明清,從古跑到今」的特色。 但大陸諸多城市的歷史古蹟或人文景觀常常與城市市中心混雜,舉辦馬拉松賽需要交通管制,時間長達數小時,引起民眾不便。南京舉辦馬拉松比賽時,就曾發生民眾早上出門買完菜後,發現回不了家的窘境。大陸各大城市用馬拉松宣傳城市蔚為風潮,雖立意良好,卻也考驗當地政府的規劃能力與效率。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