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小說的跨界逆襲—大陸數位閱讀發展趨勢◆文/陳芝宇(聯合線上數位出版部經理)

  • 更新日期:109-08-16

一位從事電子書行業的大陸朋友告訴我:「我們年輕時候都是看你們台灣瓊瑤、席絹的小說,現在變成你們在看我們大陸的小說了。」 他這番話說得並不誇張。走進台灣的租書店看看,許多租借率高的愛情、武俠、穿越小說,仔細一看都是大陸作者所寫,內容不乏大陸用語,只要情節引人入勝,台灣讀者也會愛不釋手;一般書店中即使是非小說類出版品,也有不少是台灣出版社購買大陸版權再繁體化出版。 紙本書市場如此,數位閱讀亦然。透過網路「追」大陸小說連載的台灣讀者漸多,特別是影視化的小說作品。大陸在影視市場的豐沛能量與資源,結合了原創小說、再延伸到遊戲,造就一股「IP」(知識產權)熱潮,成為近年大陸數位閱讀市場的顯學。

從《瑯琊榜》到《花千骨》、《羋月傳》…

「一卷風雲瑯琊榜,你入坑了嗎?」大陸古裝歷史電視劇「瑯琊榜」口碑甚佳,也掀起台灣觀眾追劇熱潮。這齣被喻為「男版後宮甄嬛傳」的電視劇,沒有太多灑狗血的兒女情長,卻充滿高潮迭起的復仇情節,最初即是源於大陸作者海宴所創作的《瑯琊榜》網路小說。海宴本人也擔任電視劇編劇,為觀眾打造情節略有不同的影視版本。 不僅「瑯琊榜」,同樣有不少台灣劇迷的大陸劇「羋月傳」,改編自大陸作家蔣勝男在網路文學平台連載的歷史長篇小說《羋月傳》;另一齣大陸劇「花千骨」,編寫自fresh果果的玄幻小說《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早前在台掀起收視熱的「後宮甄嬛傳」,改編自流瀲紫將近百萬字的網路小說作品;吳奇隆以「四爺」一角深情形象再創事業高峰的大陸劇「步步驚心」,則改編自被喻為「燃情天后」作家桐華的網路連載小說。 這些膾炙人口的電視劇,都源自於網路原創小說,即小說最初是在網路上發表連載,而非先出版紙本書的作品。 在大陸享有高人氣的網路小說《盜墓筆記》也被改編為網路獨播劇,雖然與原著的設定差異大、評價不一,但是在愛奇藝網播的點擊量近二十億次,超過二五○萬會員付費觀看了該劇,締造相當傲人的成績。 大陸近年影視拍攝水準質量提升不少,對於拍攝方來說,要吸引鉅額的投資、並取得全國性的成功,必然需要一個動人的好故事,然而好劇本又相當有限。網路小說就是取材的好途徑,因為這些小說已在網路上發表,好不好看、紅不紅、網友口碑如何,已先有一番驗證。 不過,並不是最紅的小說拍成電視劇就會大紅。目前幾部紅遍兩岸的大陸IP劇,小說可能是好幾年前就連載結束,在出版市場已經過氣,結果拍成電視劇紅了,又重新帶動了小說熱賣。 然而令人艷羨的成績背後,大陸IP劇的成功率實則難料,業界人士形容,經過十分之九的失敗率,才會有一部IP劇成功。IP劇失敗的才是多數。 無論這股IP熱潮能持續多久,不可否認的是,大陸的網路小說能有「跨界」的能力,仰賴這些年原創小說在大陸數位閱讀市場奠定質量基礎所蘊積的能量。原創小說為閱讀產業帶來的撼動,也改變了大陸出版市場的風貌。

網路小說 大陸數位閱讀的主流內容

大陸的數位出版產業,以網路原創文學占最大的市場份額。其中最大網路文學業者「盛大文學」,二○一五年初被騰訊收購,與騰訊文學共同成立「閱文集團」,整合的網路文學品牌包括起點中文網、創世中文網、瀟湘書院、紅袖添香、小說閱讀網、雲起書院、QQ閱讀、中智博文、華文天下等。 早年這些網站是由一些小說愛好者基於志趣相投所創建,作者只想有個創作發表的園地,小說任人免費看,網站沒營利,作者連稿費都沒有,網站經營者幾乎是燒錢苦撐。在盛大文學收購各站、結合各業者的商業化經營後,網路文學愈來愈流行,玄幻、穿越、言情、武俠等各種小說,吸引了大批網民數位閱讀。 當時行業內流行的說法,大陸原創小說會紅,受惠於「三保」人群:保全、保姆、保潔人員的青睞。原創小說的作者都是名不見經傳的素人,寫的內容非常通俗好懂,三保人員在工作之餘可以看小說打發時間,而且故事的主角不是高富帥、白富美,就是霸氣總裁,不然就是哪個時代的深情皇帝,這種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正好給生活苦悶的三保人群帶來一種脫離現實的夢幻。據說在大陸農村也有很多農民為網路小說著迷;還有一些種田文小說就直接以農村為舞台,穿越、架空、金手指,主角個個神奇,充滿幻想空間。 原創小說的興盛,也與智慧型手機普及、行動閱讀的流行相關。以北京的上班族為例,上班通勤動輒一、兩個小時,手機閱讀小說,彈指之間輕鬆消遣,不用動腦筋,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而且原創小說作者不是大牌作家,是素人作者,願意有大篇幅的小說給網友免費看,小說網站先讓人看到欲罷不能,到了後面的章節才要扣點數、付款。就像連續劇一樣,前面已經看了,後面豈能不追,連載小說也有令人入迷的魅力。大陸電信業者也是網路小說的推手,透過電信業者全國性的影響力,網路小說成為熱門、主流的數位閱讀內容。

原創小說 顛覆大陸傳統出版生態

大陸原創小說一部動輒一百萬字,這對於兩萬字就可以出一本書的台灣市場來說是個天文數字。這些素人作者,遍及大陸各省份,有些人平常是小資上班族、大學生,想寫小說貼補生活費;有些人白天在工廠當女工,過著日復一日百無聊賴的人生,晚上躲在宿舍裡寫小說,夢想有一天可以脫離貧困,一心懷抱作家夢。 寫網路小說不像投稿傳統出版社,沒有知名度的寫作者通常作品石沉大海、不見天日,小說網站連載幾乎沒有技術門檻,而且很快能找到自己的讀者,還能與讀者在網路上互動,度過獨自寫作時的寂寞。寫得好看,網民天天求連載、買虛擬禮物「打賞」送給作者,即使不是每個作者都能搖身一變成為大作家,靠連載稿費為自己賺得車子、房子的作者仍大有人在。 傳統出版一本書,內容寫完了才送到讀者眼前,但原創小說不然,作者今天登了連載,今天就可以知道讀者迴響,這個情節是讓讀者一片哀嚎還是大快人心,作者很快就知道;網站編輯也會跟作者溝通、給建議,例如女主角到底該情歸何處、怎麼寫才能讓網民皆大歡喜,許多小說幾乎可說是由作者、讀者、編輯一同互動而完成。連載後迴響好的小說有機會被出版社看上,出版成紙本書,喜愛的讀者還可購買紙本完整版收藏,沒有看過網路小說的人也因為紙本書而成為新的讀者。原創小說的出版流程,與傳統出版完全不同,網路才是出版的舞台。 不少大陸作家早前對於網路文學嗤之以鼻,認為這些素人寫手不具備作家資格,作品難登大雅之堂。但隨著網路小說改編電視劇的成功,部分作家也體認到這是時代所趨,願意把作品先放到網路小說平台連載,先面向廣大的網路讀者,讀者在哪裡,作者就在哪裡。

娛樂形式多元 原創小說面臨挑戰

此刻,大陸的原創小說已來到成熟階段,面對各種考驗。首先是娛樂形式愈來愈多元,特別是遊戲、影音的興盛,分散了讀者的目光與時間。原本耐著性子追小說連載的年輕讀者,現在還有網播劇、短視頻、動漫、手遊可以打發時間,搭地鐵時看電視劇一點都不難,分散了注意力。 此外,大陸近年幾次淨網行動,管制網路小說,限制了許多內容走向,除了言情小說要有尺度、不能過多情慾描寫,主角的設定也不能涉及政治,例如男主角原本是官二代,被淨網後,作者只得改寫,男主角搖身一變竟成了警察。像這樣的情況,創作者無所適從,讀者也覺得困擾。大陸原創小說還能不能再創高峰,值得關注。 每當我們談到數位出版、數位閱讀,總是先關注以美國亞馬遜為成功典範的電子書出版,關心出版產業發展數位的產值,擔憂台灣市場不知何時才能像美國、日本一樣締造電子書佳績。然而從大陸的數位出版發展我們可以看到,每個地方有適合自己的出版生態,有時完全跳脫傳統的做法可以帶來市場的爆發,關鍵在於是否符合當時的社會情況所需,以及讀者的生活型態。當有人說現代人不愛看書、不愛閱讀時,不妨思考:在網路時代,我們要看的是「書」?還是「內容」?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