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網紅」經濟 打造兩岸交流新平台◆文/汪莉絹(聯合報記者)

  • 更新日期:109-08-16

「傳統商業時代,人潮就是錢潮;網路電商時代,人氣等於財氣。」

由網路紅人帶動的「網紅」經濟,正在中國大陸大行其道,形成一股新商業潮流。「網紅」經濟在中國大陸風生水起,一些台灣業者也看好這塊新經濟大餅,紛紛帶領台灣網紅進軍中國大陸,搶占一席之地;而中國大陸業者也相中台灣年輕人的敢秀與創意,跨海到台灣招兵買馬,邀請台灣年輕人分享中國大陸「網紅」經濟,並透過網路向中國大陸民眾展現自身才華和理念。「網紅」經濟,不僅帶來商機,也成為兩岸交流的新領域及新平台。

「網紅」經濟的崛起

所謂的「網紅」,即網路紅人,他們大多是在現實生活或網路上某個事件或某些行為被網友關注進而走紅的人。網路紅人的產生,有的是意外,更多地是人為炒作。如今,更有專門的經紀公司以培育「網紅」為職業。

網路紅人在中國大陸並非新生事物,據陸媒的區分,十多年來中國大陸網紅約經歷三個階段:「網紅一‧○時代」,代表人物有木子美、芙蓉姐姐、鳳姐等;「網紅二‧○時代」,代表人物有車模獸獸、微博大V及公知等;「網紅三‧○時代」,代表人物Papi醬、王思聰等人。其中,Papi醬更有「二○一六年第一網紅」的封號,也是中國大陸「網紅」經濟邁步的關鍵人物。

Papi醬,本名姜逸磊,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二○一五年十月,她開始在網路上傳原創影片,幽默毒舌地評論時事,還模仿上海腔、台灣腔等,笑料十足,她的搞怪風格受網友歡迎而走紅,短時間就累計上千萬粉絲追蹤。今年三月,Papi醬獲得真格基金、羅輯思維、光源資本和星圖資本共計一千兩百萬人民幣融資,隨後投資方為她舉辦廣告拍賣會,更吸引廿四家廠商競投,最後標得兩千兩百萬的天價,將「網紅」轉為個人品牌,為「網紅」經濟發展創下新里程碑。

大膽投資Papi醬的羅輯思維公司創始人羅振宇就以「媒體革命的趨勢」形容當前中國大陸的「網紅」現象。羅振宇表示,羅輯思維在二○一五年就開始關注「網紅」現象,對「網紅」作出前瞻性投資,其根本原因是「網紅體現媒體革命的趨勢」。他認為,上一代市場的核心資源是「組織力+資本」,企業的發展需要巨大的資本支撐,但在未來的市場上,資本的價值會逐步低落,「組織力」仍然非常重要,「魅力人格體」則會因為稀缺而更加重要,它可以將產業鏈上的其他資源聚合起來。所謂的「魅力人格體」,就是「網紅」所具備的獨特個性。

「網紅」經濟的錢景

「網紅」經濟的錢景到底有多大,是許多人急於找尋的答案。根據「二○一六中國電商紅人大數據報告」評估,今年中國大陸「網紅」經濟產值預估接近人民幣五百八十億元;而中國大陸專門研究「網紅」經濟的「網紅經濟研究院」更是樂觀評估,目前中國大陸「網紅」約有一百萬人,他們的活動所衍生出來的「網紅經濟」市場規模高達人民幣一千億元。

「網紅」經濟學的核心,就是將人氣變成「買氣」,將「粉絲」變成消費者。當前中國大陸「網紅」經濟的商業模式或產業化,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是把人氣變現金;二是專業化操作趨勢。

電商、廣告、打賞、付費服務以及線下活動,是目前中國大陸「網紅」主要的人氣變現方式。「網紅」經濟,說穿了就是「粉絲經濟」,即將每個粉絲都視為潛在的消費者,發揮「網紅」的影響力將粉絲引流到自己開設或參與經營、行銷廣告的網店,將粉絲的喜愛度轉化成產品購買力。例如,擁有四百多萬粉絲的網紅店主張大奕是平面雜誌模特兒,她透過微博展示自己的服裝搭配和潮人生活方式。她開設淘寶店「吾歡喜的衣櫥」,粉絲量超過三百萬。

中國大陸最大電商淘寶網就曾統計,去年「雙十一」淘寶女裝前二十家店舖,就有十一家網紅店舖。有些網紅的店鋪,銷售額高達人民幣五千萬,為「網紅」經濟寫下驚人紀錄。

此外,透過直播平台獲得「打賞」也是「網紅」把人氣變現的方式。有些網紅出道於用戶眾多的網絡直播平台,與網友即時分享自己生活點點滴滴和交流想法,而用戶可在直播平台購買虛擬貨幣為喜愛的「主播」打賞。對一些受歡迎的網紅主播來說,每天打賞的金額相當可觀,而粉絲量眾多的網紅,不僅是為網絡直播平台爭先簽約的對象,也成為網路時代的新明星或藝人。

「專業化操作」則更能表現「網紅」朝藝人化方向發展的趨勢。據艾瑞諮詢集團發布的「二○一六網紅生態白皮書」透露,目前中國大陸網紅簽約經紀公司比例是二三‧八%,說明網紅正向專業程度更強、變現能力更大、商業價值更高的方向發展。近兩年來,中國大陸湧現許多網紅經紀公司,簽約網紅、公司化經營,即網紅負責經營粉絲和點擊率,公司則著重在客服、店鋪設計、供貨鏈、物流等全套服務。當網紅與經紀公司正式簽約後,經紀公司團隊就會幫網紅進行大數據分析,例如發微博詢問粉絲喜歡的電影,藉此分析粉絲的年齡層與消費力,使為網紅設計或包裝或推廣產品時,能更有針對性。

然而,經紀公司培養一名「網路紅人」,成本並不低。據中國大陸網紅經紀公司透露,培養一個網紅每年至少需投入人民幣一百萬元的成本。一個網紅的標準配備團隊至少是十人,包括:一個服裝主管、兩個設計師、兩個助理、一個化妝、兩個攝影、一個新媒體運營。也因投入成本大,很多經紀公司在培養一個網紅後,三個月不盈利,就會放棄。

此外,隨著資本的進入,不僅使「網紅」經濟的產業鏈更加完善,也對網紅經紀公司提供更大的發展空間。近年來,創新工場、真格基金、光線傳媒、IDG等機構均參與網紅經紀公司的融資,對「網紅」經濟的發展更是一大助力。 儘管仍處於摸著石頭過河的發展階段,有些中國大陸輿論以「網紅是一種社會病」唱衰「網紅」經濟,但仍不減資本市場對網紅經濟的濃厚興趣。創新工場創始人李開復就曾表示,以「九五後」為主的年輕用戶將會花費更多時間在網路上,「網紅」經濟前景可期。而由「網紅」展開的產業鏈還能擴展及延伸,諸如泛網紅內容創業、經濟服務、平台服務、資本整合等,都是「網紅」經濟錢景所在。

台灣網紅在中國大陸

受中國大陸「網紅」經濟的啟發與吸引,一些具前瞻眼光的台灣業者紛紛跨海找尋商機。例如,美合國際公司和台灣四百名粉絲眾多的網路紅人合作,並透過和湖南衛視簽約,讓台灣網紅在中國大陸美妝節目露臉,帶動公司旗下彩妝產品在中國大陸的銷售。

台商「太妃堂」更直接創建網路平台打造「台灣網紅」,進軍中國大陸市場,即以網路直播方式,把台灣素人塑造成網路主播,進而成為網路紅人。太妃堂的執行總監、同時也是網路主播的陳潔緹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談到創業初衷說,「我認識一些舞台劇演員、模特,甚至是選美小姐得獎者,他們很有才藝,卻沒有機會展示自己,所以想要提供這個平台幫助他們。」

陳潔緹二○一三年組建太妃堂,短短三年公司規模從最初的台中小團隊,發展目前擁有三百多名簽約藝人主播的「網路紅人」打造平台。二○一五年八月,太妃堂總部從台中搬到廈門,成為首家在中國大陸註冊、通過網路連接兩岸文化交流的台資網路語音平台。

除了主動出擊的台商,不少中國大陸業者相中台灣年輕人的「網紅」特質,到台灣來招兵買馬。例如,中國數碼文化集團和娛加娛樂就積極網羅台灣年輕人到中國大陸網路平台發展。中國數碼文化集團行政總裁許東棋就表示,中國大陸網路直播市場的前景非常看好,一些台灣年輕人的創意與才華,符合中國大陸「網紅」市場需求,建議台灣年輕人積極到中國大陸發展。

「網紅」除了能將「人氣變成現金」,創造市場和商業價值外,也會透過自己的高人氣和影響力分享和傳播個人理念、觀點和生活態度。隨著台灣網紅登陸或中國大陸網紅在台灣火紅,可以預見,「網紅」將成為兩岸文化交流的新接點。在台商經營的太妃堂網路平台上,有個很受歡迎的外景直播秀,即由一些台灣素人組成的旅遊團隊,全台灣跑透透,為中國大陸網友尋找和介紹台灣的美食和景點。他們透過與中國大陸民眾分享生活點滴,擁有不少中國大陸的鐵粉,從而促進兩岸民眾尤其是年輕人的相互理解,成就兩岸交流另一章。因此,對兩岸來說,「網紅」不僅是一種新現象、新經濟、新業態,更可以是兩岸交流的新平台。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