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文革五十週年 中國大陸的反思◆文/蔡素蓉(中央社大陸新聞中心主任)

  • 更新日期:109-08-16

「文革的反思在當下缺的恰恰是真相和獲得真相的可能。原因不論,想說的是沒有真相怎麼會有反思?更別提和解、寬恕和未來。我們經歷的那些似是而非的歷史決議,還有莫衷一是的道歉和懺悔,之所以繼續撕裂族群,甚至造成新的仇恨,其重要原因難道不是沒有起碼的真相嗎?」

「但是,奇怪的事情正在發生。儘管分明有巨大風險,儘管應有的反思主體分明孱弱無力,儘管幾乎沒有真相和獲得真相的可能,但文革反思的浪潮仍在湧動。」

在文革中慘遭迫害的解放軍高階將領、大陸前公安部部長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二○一六年一月發表了上述這篇文章,一開頭就直言,「二○一六年來了,剛過完元旦,就有人在微信裡說:文革五十年了,最好的紀念方式是反思文革。我卻頗不以為然。」她說,主因是中國大陸社會未經過基本的思想啟蒙,對國家罪惡的反思無從依託。

文革反思湧動

這篇名為「羅點點、馬曉力:準備好了麼?」的對談文章,二○一六年四月在大陸共識網刊登後,引發許多網路媒體瘋狂轉載,不少網路名家稱之為「紅色公主的反思」,因為兩人都是紅二代,羅點點是羅瑞卿之女,馬曉力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前全國委員會副主席馬文瑞之女。馬文瑞在文革期間也被冠以反黨集團的名義,遭到迫害。

兩人對談文章遭到瘋狂轉載,無疑地呈現了中國大陸社會裡一種潛在的湧動思潮,也就是儘管中國大陸官方避談文革,主流媒體也甚少論述文革,卻無法阻擋有些人悄悄踏出了反思的第一步,其中包含部分紅二代,正如馬曉力文中所言「儘管我們非常無力非常弱小,但是我們每一個弱小的人,都在覺悟起來,都正在邁出走出自覺的第一步,那就會有第二步,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一起向前邁進。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說出每一個所聞所見的真相,我們也就會越來越接近真相。」

官方態度

中共中央委員會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今年三月三十日發表「文革五十週年 反思不應偏激」的社評指出,輿論對文革有兩種針鋒相對的聲音。一部分人主張「重新評價」文革,認為文革的積極面被長期隱沒;另一派人士則主張「重新全面反思」文革,認為中國大陸官方一直故意隱瞞文革的真相,並認為文革有可能捲土重來。

這篇社評說,一九八一年發表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已徹底否定了文革,相關結論代表了中共和中國大陸人民反思文革的全面成果。「堅持黨對文革的政治結論,以及堅持黨的若干歷史問題決議,這在中國有著極高的現實必要性」,如果「在這個時候再搞一場全社會的所謂大反思大討論」,已有的政治共識就會受到威脅,思想動盪就可能發生。

所謂「重新評價」文革派,其實也可以說「平反文革」或「文革復興」派,「烏有之鄉」網站集結帶有左派思想、支持與懷念毛澤東思想的中國大陸各界人士,可說是其中的代表。左派人士主張之一,文革是場思想革命,毛澤東發起文革,是對馬克思主義的開創性實驗。部分左派人士甚至主張,透過「文革」方式才可以解決目前中國大陸轉型過程中出現貧富分化、社會不公等問題。

「重新全面反思」派的主張之一,正如羅點點文中所言,「反思文革要回答的是『什麼是中國共產黨本來意義的道統』?『馬克思主義作為源頭的無產階級專政和人民當家作主在中國的試點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在社會和科技進步背景和社會未形成公民意識時,通過造神整合國家精神是有效還是無效』?」

雖然《環球時報》這篇社評對兩派主張各打五十大板,主張「堅持黨對文革的政治結論」,這篇社評沒多久也在網上消失了。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態度是不爭論,也就是不應復興文革,也不應反思文革,應回到一九八一年的中共決議。」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學系教授、民進黨前中國事務部主任董立文如此分析。

僅時隔一個多月,二○一六年五月二日,北京人民大會堂上演了一場大型「紅歌秀」,演出涵蓋頌揚文革的主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也有文革時期口號,例如「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倒美帝國主義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以及當年發動文革的已故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帶紅袖章的版畫。

沒多久,中國大陸社群媒體流傳馬曉力寫給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的信,信中指出,人民大會堂是中央辦公廳下屬的中共中央直屬機關事務管理局管理的場所,中共中宣部組織紀念文革,是陷中共中央於不義。一旦文革復辟,將置中國和中國人民於災難,是政治錯誤,也給全世界造成惡劣的誤導。

馬曉力接著在網上透露,中共當局強調文革五十週年前後禁止舉行各種有關文革的活動,並提到必須嚴肅查處這次的活動。馬曉力舉發紅歌會的舉動,立刻引發烏有之鄉左派人士的反擊,左派人士抨擊「沒有毛澤東領導、沒有毛澤東思想武裝的中國共產黨的革命,這些草原還在國民黨反動派和農奴主統下的地盤。」

一時之間,自由主義派與左派因文革議題,網路爭戰似乎一觸即發。

不過,董立文認為,「在中共黨內其實沒有真正的右派,自由主義思潮僅反映在經濟思潮,在政治上頂多只有維持現況派。」

紅二代的毛情結

二○一五年,習近平訪問美國,當時紐約時報以「從文革浩劫中走出來的習近平」一文,描寫他從一名黨政大老之後的紅二代,在文革期間卻歷練「黑五類」的磨練,成為一個在逆境中生存的鬥士。

曾經是毛澤東晚年左傾思想所發動的文革之下受害者,習近平剛上台之際,一度讓外界猜測他是否有可能推動政治改革,甚至是反思文革或六四。但習近平主政後持續「政左經右」路線,提出「兩個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這是為什麼?

六四民運領袖王丹曾分析說,「文革對很多紅衛兵來說,是他們美好的青春,他們在一九六六年至一九六八年儼然就是中國的主人,這段人生非常輝煌的記憶,那是毛給他們的。」

他說,紅二代從小就把對毛的崇高威望、個人崇拜深深札根在自己心中。毛澤東其實是紅二代的精神教父、「共同的父親」。雖然紅二代這批人的父母大多被毛澤東打倒過,按理應該仇恨毛澤東,其實不然。而且紅衛兵這一代人的特點就是「毛主義」構成知識結構。

專研中共黨史的中央研究院院士陳永發則認為,文革的慘烈後果雖讓中共當局了解到階級鬥爭這條路行不通,但北京當局也深刻理解到,一旦討論到毛澤東的政治責任,就會觸及「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

重申對文革的政治結論

二○一六年五月十六日是文革發動五十週年,這一天,各國媒體與台灣媒體紛紛撰文剖析文革。不過,中國大陸官方當天沒有舉行任何紀念活動,就連官方媒體對文革五十週年的到來也沒有隻字片語,《人民日報》在十六日沉默一整天後,在十七日凌晨零點,發出署名任平,標題為「以史為鑑是為了更好前進」的評論,重申一九八一年所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當時已徹底否定文革和「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並已作出正確結論。

這篇評論說,要牢牢堅持中共對文革的政治結論,堅決防範和抵制圍繞文革問題來自左的和右的干擾,面對未來,「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而要毫不動搖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儘管左派與右派在網路上對於文革論戰方興未艾,但在習近平面對黨內權鬥以及二○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人事布局,在可預期的未來,中國大陸官方對於文革議題恐怕還是會以冷處理應對。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