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中國大陸創客空間的發展與省思◆文/周 翔

  • 更新日期:109-08-16

中國大陸創客、北京翼開科技創辦人兼CEO魏清晨原是深圳一家金融公司主管,二○一○年一次工廠員工跳樓的社會事件後,深受觸動的魏清晨遞出辭呈,走向創業路。創業之初,他從中國大陸社群媒體微博中聽說北京中關村有家創業咖啡店聚集了許多創業者。抱著體驗和交流的目的,魏清晨踏進了車庫咖啡大門。


咖啡是媒介 創業才是實質

名為「車庫」的車庫咖啡實際上並非設在車庫中,而是位在中關村創業大街上一家賓館的二樓。取名「車庫」源於蘋果(APPLE)等一些激勵人心的西方資訊科技創業例子都誕生於車庫中。

除了不是設在車庫,成立於二○一一年四月的車庫咖啡雖然賣咖啡,卻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咖啡店,而是一家以「創業」為主題的咖啡廳,商業註冊名稱為「北京創業之路咖啡有限公司」,由十一名天使投資人合夥創辦,咖啡是媒介,創業才是實質。

車庫咖啡成立宗旨是為初期創業團隊提供價格低廉的辦公環境。對於魏清晨這般懷抱創業夢想又暫無收入的創業人士來說,點一杯咖啡就可在車庫咖啡坐上一整天,一杯咖啡的消費,就能享用一天免費的開放式辦公環境和硬體設施。

除此之外,車庫咖啡合夥人金子森受訪時表示,創業者還可利用室內牆壁和網路平台發表業務交流和資本需求等各種訊息。車庫咖啡也會定期舉辦免費創業講座沙龍以及創業團隊間的交流活動;每星期還有投資人到店與創業者互動。

二○一一年十二月,中關村管理委員會授予車庫咖啡「創新型孵化器」牌匾,並納入中關村創業服務支援體系。金子森說,這代表創業者可在車庫咖啡平台和官方各類創業服務支援政策實現無縫對接。創業團隊可向車庫咖啡提交申請,由車庫協助創業者註冊公司;若獲車庫咖啡認證,創業團隊還可拿到合作銀行的無抵押貸款。

除了農曆春節,車庫咖啡一年開業三六○天、一天二十四小時。每天平均約上百人次創業者在此尋覓機會。

據車庫咖啡數據,截至二○一五年年中,每年約有八萬人次到車庫咖啡接受創業孵化或交流;四百多支接受過車庫咖啡服務的創業團隊中,有十支拿到的融資估值逾人民幣億元,有七%的融資估值達千萬元;累計融資估值約八十多億元。


分享、交流與創業支援的平台

創業之路常伴隨著孤寂與艱辛。魏清晨接受訪問時形容,就像一個人走夜路,孤獨而沒有方向感,但是若能找到同行之人,心境就有所不同。他說,車庫咖啡讓他在創業路上不再害怕,除了精神上的鼓勵,還有技術方面的交流。

魏清晨當初辭職創業的動機是想解決人們的心理問題,幫助更多人緩解心理問題,強大內心。走過初期創業路,他和團隊所開發的「EmoKit」情緒識別系統用戶總數已突破一五○○萬人,並順利取得人民幣六百萬元的投資。如今已搬離車庫咖啡的魏清晨說,在車庫的三年收穫豐碩,除了常駐團隊之間的相互鼓勵支持及技術交流,還能獲得媒體大量關注、銀行貸款,甚至國際性比賽和展會的機會。

 二○一四年底,魏清晨和夥伴就從車庫咖啡獲得資源參加了全球創業圈知名的「Slush World」大賽,並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地拿下冠軍。

走出車庫咖啡的魏清晨認為,車庫咖啡是一個奇葩盛開的地方,包容許多優秀人才和團隊,讓每一朵奇葩都能擁有向上的力量。

除了車庫咖啡,中國大陸還有許多針對創業、創新人士的創客空間,例如同樣位在中關村創業大街的「3W咖啡」。

大力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二○一五年踏入3W咖啡,一邊啜飲著咖啡,一邊與創業者交談。李克強的光臨讓原本在中國大陸創業圈就有相當知名度的3W咖啡更廣為人知。

3W咖啡成立於二○一一年八月。二○一○年下半年,3W集團創辦人許單單在微博發起眾籌,藉此籌辦一家專為網路人士和創業者提供交流的咖啡空間,讓創業者以及有投資意向的人士能以最低花費在此溝通交流。

許單單的發起最後獲得近兩百名中國大陸著名企業及投資人士的投資。在第一家3W咖啡開業後,二○一二到二○一四年,3W咖啡分別上線運作獵人頭、孵化器、種子基金業務;二○一五年獲人民幣數千萬元A輪融資;二○一六年進駐全中國大陸。

3W咖啡並非李克強唯一拜訪的創業創新平台。二○一五年初,他在深圳考察成立四年的「柴火創客空間」。在體驗各個創客的作品時,李克強稱讚創客作品充分對接市場需求,創客創意無限,展示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活力,將成為中國大陸經濟未來成長的不熄引擎。


官方「放養」 問題一一浮現

創客空間為有心創業的創新人士提供平台,功不可沒,但一窩蜂式地發展,在同質性的競爭下,加劇了洗牌現象。據中國大陸科技部門最新公布的數據,集中在「北上廣深(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和中國大陸各地的各類創客空間目前逾兩千三百家,科技企業孵化器、加速器有兩千五百多家。而去年上半年,較有規模的創客空間還不足七十家。

陸媒經濟參考報披露,中關村是北京創客空間集聚的熱門地區之一,但目前的入駐率平均只有六○%;另一個創客空間集中地望京區域則約為五○%。

在南方的廈門,據廈門市眾創空間產業協會不久前發表的「二○一五廈門市眾創空間發展白皮書」顯示,廈門的創客空間處於非理性的「井噴」狀態,但大量租用的工位出現閒置,使用率僅五一%,而且總體還處於虧損狀態。

稍早在今年四月間,深圳南山科興科學園就有創客空間因連續三個月拖欠租金和管理費而遭強拆,六十多個創業團隊臨時被要求撤場。在此之前,今年農曆春節前後,已有一個孵化器宣告轉讓。

中國大陸官媒新華網曾引述資料表示,中國大陸大部分創客空間屬於非營利性質,而提供一些高端設備,例如3D列印機、雷射切割機等,是一筆很大支出,若未獲企業資金贊助或創建者沒有足夠資金,創客空間通常難以維持運轉。

除了井噴式發展造成的同質化嚴重、缺乏核心競爭力的弊端,許多創客空間還出現「有名無實」的問題。

中國大陸官媒人民日報不久前披露,有些地方創客空間進駐的並非創業項目,而是以創客空間之名、行商業地產之實;更有一些創客空間名為促進創新、創業,實際上卻是為了套取中國大陸政府的支持資金。這些亂象與過去中國大陸官方對創客空間「放養式」的管理不無關係。

中國大陸輿論質疑,引自美國的創客空間概念漂洋過海到了中國大陸後,似乎面臨水土不服的尷尬;業內人士則認為,創客空間洗牌在所難免,未來創客空間的管理必須走向市場競爭和政府監管結合的模式。


加強管理 制訂標準

中國大陸官方確實已針對創客空間的管理有所行動。中國大陸科技部今年七月底印發「專業化眾創空間建設工作指引」,並公布首批、共十七家「國家專業化眾創空間示範名單」。

中國大陸科技部表示,制定專業化眾創空間建設工作指引是為進一步明確專業化眾創空間的內涵特徵以及建設條件和建設方向,「指導和推動專業化眾創空間有序發展」。

中國大陸科技部擬訂了三項創客空間標準,一是「入庫標準」,算不算創客空間,要訂一個標準;二是「示範標準」,算不算優秀創客空間,要訂一個標準;三是「服務標準」,訂出中國大陸創客空間服務指南性的指導標準。

有中國大陸輿論認為,這份標準正是為了解決當前創客空間的問題而制訂。

在有人叫好的同時,也不乏質疑的聲音,包括創客空間是激發創意、培育創新的平台,需要充分自由的環境,官方制訂標準,無疑束縛了這種自由。

對此,中國大陸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評析,完全放養與過度規範都會對一個行業或領域產生負面影響,創客空間也不例外。經過早期放養式發展的創客空間,規範化管理似乎更應該成為當下的必然選擇。

創客空間作為青年實現夢想的平台,一個更為規範的環境或許能使青年的創業之路走得更穩、飛得更高。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