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英國脫歐與川普當選對全球化與台灣的影響◆文/陳一新(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

  • 更新日期:109-08-16

英國脫歐會帶來新一波的反全球化浪潮?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會讓貿易保護主義與孤立主義復辟?對台灣又會產生什麼影響?對英國本身來說,脫歐已帶來一連串不可承受之重的巨大衝擊。倫敦一向是全球首席金融中心,超越紐約、新加坡、香港、東京及蘇黎世。英國脫歐之後,倫敦是否還能壓過紐約,蟬聯寶座,不無疑問。法國一向排斥英語,但設在巴黎的法國中央銀行現在卻鼓勵所有行員說英語,覬覦全球首席金融中心寶座,不言而喻。英國脫歐之後,英鎊已經大幅貶值,歐元也將隨之貶值。由於倫敦在全球金融中心地位下降,英鎊幣值與匯率不可避免隨之下跌。

英國脫歐會帶來新一波反全球化的浪潮?

首先,英國脫歐之後,雖然蘇格蘭大部分民調顯示,蘇格蘭選民短期內並不支持二次獨立公投;另外,北愛爾蘭與威爾斯雖也醞釀脫英公投,但氣勢尚未成形,但是只要蘇格蘭、北愛爾蘭與威爾斯境內脫英公投蔚為風潮,英國因自己脫歐在先,再無正當理由阻止大不列顛聯合王國成員脫英。果真如此,則不列顛聯合王國將成為歷史名詞,而為小英格蘭(Little England)取而代之。英國國際地位既然下降,英國對國際的影響力自然隨之下滑。

其次,英國脫歐之後,英國信評立刻遭到降等。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警告,英國脫歐形同對英國經濟加稅,退出歐盟將令英國在二○二○年前的經濟規模較留在歐盟萎縮三%。國際貨幣基金更預測英國脫歐將導致英國經濟規模到二○一九年將萎縮五%以上。

英國脫歐後,經濟成長往下修正、國民人均所得下降,都是可以預期的結果。但是,任何對兩年後匯市、股市、債市、房市和利率、經濟的預測都會因變數橫生,而不斷發生變化。

可以確定的是,英國高校從歐盟得到的各種經費、撥款、項目支持等成員待遇將因英國脫歐而喪失。因此,很多正在求學的英國年輕世代,深感英國脫歐根本是上一代背叛這一代。未來,排外、仇外與世代仇恨可能會更形加劇。

第三,英國脫歐之後,經濟成長率必然下降,勢將削減預算,以為肆應。國防預算不可避免地將大幅削減,海外防務也將萎縮。依照往例,英國從什麼地區撤出防務,美國就會取而代之。不幸的是,美國自己的國防預算在過去數年也大幅削減,近年雖有回升,但恐怕仍難填補英國留下的防務真空。

美、英、加、澳、紐是情報圈著名的「五眼國家」,情報分工也情報分享。傳統上,英國負責歐洲、俄羅斯、香港與部分華南地區的情蒐工作。但在脫歐之後,英國已無力負責歐洲,甚至連對香港與部分華南的情蒐也力不從心。除了「五眼國家」的情報再分工與合作,美國還得面對在東亞地區日益強勢的中國大陸以及有意介入東海與南海的俄羅斯。

英國脫歐對台灣的影響

第四,對我國來說,英國脫歐主要影響在於歐盟,而台灣在第一波可能不會受到什麼影響,但可能在第二波、第三波之後受到持續的影響,就像當年希臘的債務風暴一樣,只是英國經濟規模比希臘大很多,影響也更大。儘管如此,台灣仍需審慎因應英國脫歐帶來的持續影響。

香港企業鉅子李嘉誠在英國經營多年,英國脫歐後,十一億美元資產一夜之間從人間蒸發。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二○一五年訪英,看好英國投資環境,大舉佈局英倫三島。英國脫歐後,中國大陸首當其衝,不僅投資佈局必須重新規畫,而且也會帶動人民幣續貶。即使兩岸兩會交流停擺,但兩岸經貿關係密切,中國大陸受到負面影響,對台商自然不利,台灣也很難自外於英國脫歐對中國大陸帶來的經濟風暴。

第五,由於英國經濟內外環境尚在變遷之中,同時對外來移民、專才招聘的相關法規都尚未明朗化;因此,有意前往英國辦理移民、專門人才應聘與投資的人士有必要停、看、聽,審慎做出決定。

由此觀之,除非有更多國家跟進,從歐盟退出,英國脫歐似乎並未造成新一波反全球化的浪潮,最多只是在全球各地留下許多爛攤子,讓美國去收拾或善後而已。

川普當選會讓貿易保護主義與孤立主義復辟?

在選前鼓吹對中國大陸產品徵收高關稅、向盟國收取保護費、廢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停止「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 與美國相關的所有談判、嚴格把關邊境的川普,具有強烈孤立主義的色彩。不過,從他謙卑的勝選感言到他和歐巴馬總統會晤時的坐姿與謙恭自抑,似乎已經完全換了一個人,顯示他不見得會完全執行他的選舉承諾。

歐巴馬十一月十四日在白宮記者會上指出,他與總統當選人川普對話時,川普表達將維持美國核心戰略關係,認為川普是個務實的人,現實會讓他快就得調整競選期間的言辭和態度。

這對美國的盟邦當然是個好消息。既然川普表達將維持美國核心戰略關係,就意味著他會與盟國領袖好好坐下來談有關如何強化防務與進一步推動安全合作。在他入主白宮後,傳統盟國固然有待他的睿智領導,他也在許多領域有求於盟邦或尋求盟國的配合。

川普將維持美國核心戰略關係的說法,相信也讓中國大陸安心,至少他不會走向貿易保護主義。競選期間,他說當選後將向中國大陸產品增收四五%的關稅,也會將中國大陸列為匯率操控國。如果他將選舉支票兌現,美中兩國就可能出現貿易或貨幣戰爭。

只要貿易或貨幣戰爭的陰影消除,美中兩國就可以繼續管控分歧,鬥而不破,在未來四年繼續玩市場准入、市場經濟地位、雙邊投資協定、新型大國關係、網路安全戰、太空戰、間諜戰的遊戲。

歐巴馬的「再平衡亞洲政策」之中有錯的地方,川普上台後當然也可加以匡正。歐巴馬視俄羅斯為敵人,又常對俄羅斯總統普亭冷嘲熱諷,迫使莫斯科與北京聯手與美國對壘。川普選前就說要與普亭交朋友,當選總統後可能會與俄羅斯改善關係,化解美俄之間的誤會與敵意。

儘管白宮已昭告天下歐巴馬政府將不再推動「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但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經濟領袖會議之前特別先赴紐約,目的就是希望從川普口中掌握他對「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存廢的看法,再決定行止。歐巴馬顯然充分掌握安川會中川普對TPP未來走向的立場,而在APEC經濟領袖峰會上大力鼓吹盟友繼續支持TPP。

川普顯然瞭解如果美國不再領導TPP,則安倍不是決定自行領導TPP,就是屈從於北京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接受中國大陸所制訂的經貿遊戲規則。簡言之,一旦東京決定接受北京主導的RCEP,就意味著美國從亞洲的全面退出,因為缺少經貿力量的支撐,即使美國的軍力再強,也不可能讓亞太國家歸心。

如果川普有意維持美國核心戰略關係,他就會應用各種方法讓TPP在亞太地區更有活力與更具吸引力,因為TPP正是讓美國領導亞洲「讓中國知道誰是太平洋老大」的重要政策工具。

川普當選對台灣的影響

根據美國國會轄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CC)十一月十六日公布的二○一六年年度報告,國會應指示國務院重新檢討美國資深官員和台灣國防與行政官員互訪原則,以增進美台高層交流;國會並要求貿易代表署就與台灣的TIFA會談情況提出簡報,指示貿易代表署提出強化並加速完成談判的途徑。

儘管美國在支持台灣參加國際組織方面已經顯得有點力不從心,但是,美國國會仍會敦促川普新政府強調台灣民主成就和對國際的貢獻,繼續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此外,國會也會敦促行政部門遵守《台灣關係法》,持續對台軍售,以確保台海安全。為了挹注更多國防經費,川普可能會要求包括我國在內的盟友增購美製武器。此外,他也可能會對台灣新政府施壓,要求台北加速與北京建立高層溝通管道,重啟兩岸對話與交流機制,改善兩岸關係,以免兩岸的冷和或冷對抗升高而影響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

在川普於二○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就職時,美國還是全球經濟、軍事、科技最強的國家,沒有理由走回孤立主義與保護主義,棄亞太地區盟友於不顧。相反地,他應帶領美國繼續領導世界。在勝選感言中,他說他會尋求國際合作;在白宮向歐巴馬請益時,他說他將維持美國核心戰略關係。然而,作為世界第一流強國的領導人,這些是不夠的。他必須進一步發揮他的想像力與創意,配合美國的各種平台與政策工具,進一步擴大美國的安全與經貿空間,以「讓美國再度偉大」。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