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川金會」可能成形的重要條件分析◆文/黃奎博(政治大學外交學系副教授、對外關係協會秘書長)

  • 更新日期:109-08-15

原訂今年6月12日,全球矚目的美國總統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世紀會面,雖然臨時取消,但未來仍有舉行的可能,「川金會」成形有哪些重要因素,本文將一一剖析。

「川金會」可能成形的重要因素

先前,川普宣稱不排除用「烈火與憤怒」(fire and fury)教訓北韓「火箭人」(rocket man),並主導聯合國對北韓的大規模制裁;金正恩則透過官媒譏諷川普是「瘋老頭」(dotard)、「瘋狗亂吠」,與愛玩火的流氓無異。更有甚者,雙方都曾強調核武按鈕就在隨手可及之處,川普還說他的按鈕更大顆。當時,各方都覺得美國和北韓的緊張程度,達到冷戰後的最高點。 沒想到,才過了幾個月,美國和北韓代表團同台參加今年2月在南韓舉行的平昌冬季奧運。3月5日,南韓青瓦台國家安保室室長鄭義溶(Chung Eui-yong)訪問北韓平壤,在朝鮮勞動黨總部與金正恩共進晚餐,時間長達4小時;同月8日,鄭義溶便受金正恩之託並獲南韓總統文在寅同意,飛抵美國華府,轉達金正恩願與川普會面的訊息,以及金正恩會承諾不再進行核試爆與導彈試射。據傳川普當下便應允,與金正恩會晤之可能。

今年4月初,時任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的龐畢歐(Michael R. Pompeo)密訪北韓且見金正恩;5月8日,就在南北韓元首於4月27日進行第三次高峰會、5月7日金正恩二度與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見面後,為了「川金會」以美國國務卿的身分再訪北韓,同樣見了金正恩,並說他們的會面是「溫暖」但「包含著深刻且複雜挑戰的實質談話」。可見北韓與美國為「川金會」一事,已經有不少直接與間接的高層溝通。

一般認為,美國對北韓的要求是全面、可查驗且不可逆轉的廢核,換取美國將願意協助北韓的經濟建設;北韓提出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前提是,「有關方面」(亦即美國)須消除對北韓的敵視及安全威脅,似暫不要求美國自南韓撤軍(美國在南韓部署的軍力達2萬8千人)。

就可得的資訊觀之,「川金會」未來可能成形,有賴於以下各條件的匯集。

堅強的政治人格特質

首先,領導人要有能承受內部政治攻訐或國際壓力的人格特質。

川普願意接受金正恩的會面提議,自然受到美國國內唱衰人士的冷嘲熱諷,特別是對北韓的軟化立場會強化金正恩政治動能的質疑持久不散。但川普不為所動,正面接招,左右了部分的國際輿論,不至於讓北韓在宣傳戰獨領風騷。金正恩則是面對包括中共、俄羅斯在內的強大國際制裁時,先求穩定內部政經環境,再技巧性的利用平昌冬奧,從狂人、獨夫的形象逐漸轉變為可溝通、非暴力的政治領導人形象;更利用文在寅政府亟欲推動朝鮮半島和平談判的心理,不僅同意進行兩韓高峰會,還讓南韓願意充當北韓與美國之間的「信使」,使「川金會」的起步階段既少了些國際輿論壓力,又多了一個敲邊鼓的南韓,讓進展更順利。

值得一提的是,文在寅有勇氣持續推動對北韓的和解政策,不畏內部反對派的攻訐與若干民意的反對,先同意於今年1月3日恢復與北韓的「熱線」,協助北韓參加平昌冬奧,更讓其國家安保室室長赴美為金正恩傳話。無論未來歷史如何蓋棺論定,其堅強的政治人格特質絕對影響了當前南北韓與美國之間關係的發展。 北韓獲致中共與俄國的再保證

其次,北韓透過中共與俄羅斯的(再)保證而獲得與美國協商的信心,因此透過南韓主動釋出願與美國進行元首峰會的訊息。

咸信中共是北韓之所以能對美國強硬的主要靠山之一,另外一個靠山則是俄羅斯。平昌冬奧後,金正恩在上任的第六年,終於在今年3月25日訪問北京,與習近平見面;4月14日,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前往平壤會見金正恩,之後進行朝鮮半島第三次元首峰會「文金會」。5月3日,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造訪平壤,4天之後金正恩就二訪中國大陸,與習近平進行「習金二會」。

根據CNN未經俄羅斯官方證實的報導,俄羅斯已向北韓提出總統普丁訪問平壤的建議;其實更可能的是北韓對俄羅斯提出元首訪問的要求。另,北韓外長李勇浩(Ri Young-ho)今年3月突訪瑞典,很可能與俄羅斯或美國的秘密溝通有關,他4月中旬更造訪莫斯科,先後會見普丁及俄羅斯外長。

北韓一改過去不是那麼與中共密切配合的態度,且在重要政治動作前再尋得俄羅斯的理解與支持,亦即透過中共與俄羅斯對北韓的(再)保證以獲致與南韓及美國談判的信心,這點是非常清楚的。

最後,元首峰會其實就是一場談判,雙方要有前提和議題,不會師出無名。

國與國之間的談判,要有一個交代清楚或者相互理解的前提;一般而言,尊嚴、對等便是兩國談判必要的前提。據媒體報導,原訂的「川金會」可能在第三地新加坡舉行,且形式可能參考2015年11月的「馬習會」或其他高峰會形式,對美國和北韓而言,尊嚴、對等的前提自不可少。

朝鮮半島無核化仍待觀察

絕大多數的談判都要有無法憑一己之力可解決的議題或僵局,而且這個議題或僵局已經是參與談判的各方無法忍受的。即便是虛情假意的談判,表面上也要有一個尚待解決的議題或僵局。眼見北韓核武發展已經突破過去的障礙,而美國也開始對北韓政、軍、經三管齊下,朝鮮半島緊張態勢似乎一觸即發,所以「川金會」的主要議題或僵局就是朝鮮半島的和平安排(不一定是百分之百廢核),也可說是美國及其東北亞主要盟國與北韓之間的相互安全保障。這個議題或僵局解決後,朝鮮半島的無核化協商才會開始,而且即便開始了,結果也不一定真的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總之,即使雙方各有盤算,但就是因為有交集的可能,而且雙方現在都釋出協商的善意與象徵的行動,此次峰會或將成為美國與北韓找出一個朝鮮半島與東北亞區域和平穩定暫行安排的良機。

以現階段而言,南、北韓都往「棋手」而非「棋子」的位置邁進了一步。就算未來仍然擺脫不了大國的宰制或影響,但雙方重新引動朝鮮半島大國政策的改變,朝向(暫時的)和平邁進,顯見國際政治手腕的靈活與果敢。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