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2018日韓中三國峰會的觀察◆文/林泰和(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 更新日期:109-08-15

第七屆日韓中三國峰會於2018年5月9日在東京舉行,會議由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主持,中國大陸總理李克強與南韓總統文在寅親自出席。在美國和北韓規劃於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史上首次高峰會前夕,此次三國領袖峰會,別具意義。日韓中為東北亞三雄,三國國內生產總值超過世界總量的20%,同時三國在亞太地區具有重要地緣戰略意義,對區域安全與穩定具關鍵角色。這是日本第三次主辦三國高峰會,也是自2015年以來的首次三國峰會。此峰會在《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之際與4月27日「文金會」後舉行,顯示三國皆有意積極爭取雙邊關係改善,以及促成朝鮮半島非核化及推動和平進程的決心。

2018日韓中三國峰會與緣起

日韓中三國峰會由日本首相、韓國總統與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三國政府首腦,作為代表參加。三國峰會始於1999年11月,由當時韓國總統金大中、日本小淵惠三首相與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在菲律賓出席東協會議期間,舉行首次三國領導人早餐會,開啟三國領導人在東協(10+3)框架內會晤的先例。2007年11月,東協和日韓中在(10+3)框架下舉行第八次會議時,決定加強三國間政治對話與磋商,單獨舉行三國領導人不定期會議。

日韓中三國峰會始於2008年,由三國輪流擔任主席國,原則上每年召開一次。2008年12月13日,首次三國峰會在日本太宰府市舉行,正式脫離東協體制。三國峰會前四次雖然順利舉行,但2012年5月第五次峰會後,韓國總統李明博於同年8月登上和日本有主權爭議的獨島。此外,中國大陸反對日本於2012年9月單方面宣布釣魚島列嶼國有化、而中國大陸在2013年宣布在東海劃定防空識別區,加上三國間長久以來的諸多歷史問題,關係處於緊張,導致會議面臨重重難關而中斷。第六次峰會於2015年11月在首爾恢復舉行,此後韓中二國因為韓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關係惡化,加上韓國總統朴槿惠因弊案被彈劾下台等因素,2016與2017峰會因此中斷。本屆(第七屆)日韓中峰會主席國日本,先前曾爭取在2017年內舉行會議,但因陸方要求,峰會才延至2018年3月「兩會」(人大、政協)後舉行。

日本的盤算與成果

近期,日本安倍首相受到內政外交兩方面的壓迫。內政上受到「森友學園」賤賣國土弊案的衝擊,國內支持度搖搖欲墜。外交方面,在川普總統單方宣布「川金會」時,日本瞬間成為局外人。而4月27日南北韓峰會《板門店宣言》決定,「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機制,努力促成南韓、北韓及美國三方會談,或南韓、北韓、美國及中國大陸四方會談」,日本在朝鮮半島和平議程中,再度被邊緣化。

此次三國峰會提供安倍一個不依賴美國,彰顯日本外交能力與體現區域大國地位的絕佳場合。在朝鮮的所有鄰國中,對於朝韓峰會所啟動的進程,日本可能是感覺最為不安的國家。對日本最為關鍵的是,北韓不僅要放棄核武,還必須放棄射程涵蓋日本的中短程彈道飛彈。因為日本擔心,川普可能會將朝鮮放棄可打擊美國的洲際彈道飛彈作為交換條件,但允許平壤保留中程飛彈,將日本置於危險之中。

在朝核問題上,此次三國峰會的《聯合宣言》中指出,「我們致力於半島完全無核化,強調只有通過國際合作,並根據聯合國安理會有關決議全面解決各方關切才能為朝鮮半島光明未來奠定基礎。」除此之外,還發表一份《中日韓領導人關於2018朝韓領導人會晤的聯合聲明》,三國領導人對4月27日南北韓《板門店宣言》「給予積極評等和表示歡迎」,同時強調「維護朝鮮半島和東北亞的和平和穩定是中日韓的共同利益和責任」。

在對中關係上,李克強此次訪日,受到外國首相最高規格「公賓」身分接待,僅次於接待國王、元首的「國賓」規格。而日中主要的爭執點是中國潛艦和軍艦在釣魚台週邊毗連區航行問題。此次雙方簽署《海空聯絡機制備忘錄》,2018年6月8日將正式啟動,以避免二國偶發性衝突,將釣魚台領海和領空標示為不明示區域,以政治模糊方式消弭爭議。畢竟安倍必須取得外交成果,挽救國內低迷聲望。其次,陸方同意放寬日本進口食品管制,簽署《日本輸華食品農產放射性問題專家會議備忘錄》,研議鬆綁細節,作為日中關係增溫的「大禮」。此外陸方同意給予日方人民幣二千億元「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額度,支持日本金融機構積極投資中國大陸資本市場。

韓國的盤算與成果

傳統上,日本和中國大陸長期居於東北亞的主導地位,歷史上都曾經控制或統治過朝鮮半島,韓國則是處在東亞兩大強權之間。此次三國峰會為文在寅總統2017年5月上任後首次訪日,也是自2011年12月時任總統李明博後,韓國總統時隔6年再度訪日。

2018年4月27日「文金會」後,雙方都非常積極和文在寅接觸,凸顯出此次三國峰會韓國的重要地位。文在寅希望在兩韓峰會後,能夠挾其高人氣,趁勝追擊,遊走於日中兩強之間,贏得個人外交的聲望與勝利,同時爭取二國在朝鮮半島非核化與和平進程的支持,同時為6月在新加坡川普與金正恩的歷史峰會談判,奠定穩固的基礎。

三國峰會《聯合宣言》肯定《板門店宣言》,同時確定朝鮮半島非核化,此一《聯合宣言》經過三國的背書與支持,文在寅已經為自己奠定美、朝無核化「主要調解者」的關鍵角色。在日韓關係方面,雙方同意面對「川金會」談判,與美國維持緊密同盟關係。文在寅也同意與日本在解決北韓人綁架日本人問題上合作。

│中國大陸的盤算與成果

距離2010年中國大陸總理溫家寶正式訪問日本迄今已有8年,此次也是李克強自2013年上任以來首次訪日。三國峰會將是2012年因日本將釣魚台國有化,日中關係惡化後,改善雙方關係的重要轉捩點,李克強希望將日中關係再度導入正軌,有以下幾點因素考量。

川普總統上任後將中國大陸視為「修正主義強權」與「戰略競爭者」,陸方必須全力應付美中貿易衝突。此外,朝鮮半島問題陸方需要舞台,因此長久政治對立對雙方利益,並無好處。陸方希望暫時擱置與日本的歷史與主權爭議,將重心轉為經貿問題,加強世界第二大與第三大經濟體的經濟合作。據此,日中加強經貿合作不是壞事,如果日本能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倡議,亦有助中國大陸在區域內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日中在東京共簽署了兩份協定和八份備忘錄,其中多數都是經貿協定與備忘錄。針對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日本政府考慮與其合作,成立官民協議會,以利在第三國共同投資事業。這個官民協議會很可能設於部長級經濟對話的「日中高層經濟對話」框架之下。

密切關注「川金會」的可能發展

在朝鮮半島無核化與和平進程,以及川普「美國優先」對日韓中三國強硬經濟保護主義政策背景下,此次日韓中三國暫時擱置歷史主權與國防紛擾問題,求同存異,在經貿與朝核問題上,再度恢復對話與合作的決心。三國將致力於經濟自由化,反對保護主義,加強多邊貿易體系,共同推動日韓中自由貿易區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談判。儘管如此,朝鮮半島無核化以及和平進程的具體內涵,程序步驟以及期程,仍有待於未來川普與金正恩的高峰會議,加以確定與落實,後續發展,值得觀察。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