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I P 劇在兩岸的發展◆文/賴祥蔚(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i-Media 愛傳媒榮譽社長)

  • 更新日期:109-08-15

「IP」正在當紅,但是到底什麼是IP?

網路工程師之外,多數人應該都知道這是指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知識產權),通常又專門是指具有發展成影視作品的原創小說或是劇本。

在這個無遠弗屆的網路時代,最被關注的IP 當然來自網路。正也是因為來自網路,所以一旦被關注,知名度與收入也能無遠弗屆。

中國大陸IP劇蓬勃發展

兩岸相比,中國大陸這幾年因為影視市場高度發達,IP 及IP 劇也隨之蓬勃發展。

先看IP 的部分,2017 年網路原創小說的版稅收入第一名又創新高。這裡所說的版稅收入,包括線上遊戲與改編戲劇的授權版稅。前五名的排名依序是:第一名,唐家三少,代表作包括《斗羅大陸》等,破紀錄的版稅收入已高達1 億2,200 萬人民幣。第二名,天蠶土豆,代表作包括《武動乾坤》等,版稅收入6,000 萬人民幣。第三名,我吃西紅柿,代表作包括《星辰變》等,版稅收入5,000 萬人民 幣。第四名,月關,代表作《錦衣夜行》,版稅收入4,800 萬人民幣。第五名,骷髏精靈,代表作《聖堂》,版稅收入4,600 萬人民幣。

去年排名第一的唐家三少,已經蟬聯版稅第一名多年,他2016 年版稅也達到1 億1000 萬元人民幣,每年都可以持續維持微幅成長。以前有部港片叫「五億探長」,感覺這樣的收入應該很多了。但是唐家三少這幾年的版稅收入,每年都超過新台幣五億元,靠著IP 創作,他每一年打打字賺的錢,都比探長一輩子出生入死賺到的還要多。

中國大陸的影視市場發達,網路IP 平台也相互輝映,這才能捧紅了前述IP 創作者。

能夠靠小說等IP 創作而成功賺錢,當然有成功的秘密,畢竟多數網路IP 創作者的收入還是非常微薄的。分析來看,成功的IP 創作最少包括三點訣竅: 第一點,要有豐富的想像力:這些年在網路受到大家喜愛的作品,不管是另外開闢出一個世界的玄幻小說,還是回到古今中外的歷史政治小說,或者是描寫人與人之間情感的情愛小說,通通都展現出作者具有豐富的想像力,才能說出這麼多的故事。

第二點,要掌握小說或是劇本等IP 的基本技巧:光是有想像力還不夠,還要寫成好看的故事才行,這就包括了角色設定、情節安排、性格命運的衝突等元素,這些都決定了網路作品好看或不好看。厲害的作者在創作時,就會預先想好線上遊戲與連續劇的需求,所以常常都有衝突點。

第三點,超級快速、非常持久的寫作力:中國大陸當紅的網路小說作家,必須要保持每天一至三次更新作品進度的能力,這樣才能維繫粉絲的持續關注。平均來看,差不多一天要寫6,000 字上下。這非常不容易,偶而一天能做到就很厲害了,更何況是每一天。依照這個速度,一年可以完成200 萬字。普通的一本書,大概十萬字就可以出版, 換算起來,這些作家一年可以寫20本書。

這幾年中國大陸走紅的網路小說作品,主要是玄幻類與歷史類,玄幻小說比較有名的作品包括《擇天記》、《花千骨》、《誅仙》等。有的作者覺得可以脫離歷史或是政治真實,比較好發揮,不必有太多的考證;除此之外,也比較不用怕踩到政治地雷,尤其是寫實小說,經常引來當局的關切,寫到一半就不能再繼續,無疾而終。不過最近就算是歷史劇的宮鬥劇或是玄幻劇,也常常受到政策關切。

版稅收入最多的作者,未必就是作品最讓人激賞的作者,這是因為要迎合多數讀者的口味,內容必然通俗又不能太複雜。舉例來說,唐家三少的知名玄幻小說《天珠變》,主要的故事就是主角周維清從一個有修練障礙的廢材,後來因為接連遇到機緣,一步步變成了一個超級厲害的高手,終於反敗為勝,得以光復失去的家園。當然,在此同時,男主角免不了還會經歷此起彼落的豔遇,滿足男性讀者與觀眾的內心渴望。

這樣的故事雖然簡單,人物也不複雜,但是劇情一層一層爬高,讀起來或看起來非常輕鬆。這種敘事結構,老少咸宜,有利於推廣,不怕曲高和寡,而且正適合跨領域到影劇或線上遊戲發展。不過對於某些讀者或觀眾來講,這樣的故事情節可能就太老套了。

台灣IP 劇有中興跡象

相較於中國大陸,台灣IP 與IP 劇的發展情況又如何呢?坦白說,台灣過去沒有能搭上IP 的熱潮,這是因為台灣影視產業有一段時間進入停滯期。不過這兩年隨著《一把青》以及「植劇場」等一系列影視劇的受到肯定,又開始有了中興的跡象。

先前台灣還沒有堪稱成功的網路文學作品發表平台,如今「鏡文學」正試圖要扮演這樣的角色。

新聞人裴偉投入創辦《鏡週刊》,正好中國大陸最大網路文學平台「盛大文學」前董事長邱文友加入,於是合作創辦了「鏡文學」。

「鏡文學」搭建的網路平台,跟傳統的網路平台有一點不一樣,除了都鼓勵作家到網路平台上發表作品,積極從中找出好的IP 協助將作品改編成影視劇之外,「鏡文學」還會輔導把小說改編成劇本,並且幫忙找尋製作資金、尋覓拍攝團隊,以及接洽影視作品的上架平台,還會開發中國大陸等海外市場。就此而論,「鏡文學」要扮演的是IP 的全方位經紀角色,而且已經逐漸開花結果,陸續幫幾部好的IP 張羅到拍攝資金,而且已經安排成品上架。

台灣目前的IP 創作風氣還有待加強,當然也有可能是台灣的創作者透過網路, 在對岸的平台發表作品。

這幾年台灣舉辦的各種大小文學獎項,雖然有助於催生很多好的文學作品,不過如同前面所說,文學跟IP 還是有差別,主要就在於是不是具有線上遊戲或是連續劇所需要的緊湊張力。就以最近走紅兩岸的宮廷劇《延禧攻略》來說,在服裝、造型與歷史考證等方面高度受到肯定,整體的故事卻未必很有深度,只是滿足了常常都要有衝突與解決的戲劇元素需求。相較來看,台灣的《一把青》以及「植劇場」在深度的部分還高明許多,衝突與解決的戲劇張力也很不錯,只是拍攝場景與造型,受限於製作成本與市場,或許稍為不如對岸。

台灣IP劇的困境

台灣現在的困境在於:IP 創作收入微薄,製作IP 劇的機會不多、預算不高,戲劇的海外市場也有待擴展。

台灣的IP 以及IP 劇如果要有好的發展,需要良性循環,也就是在好平台、好IP、好IP 劇、好收入這幾個環節之間,必須要能產生動力、持續推進。

為了找出更多好的IP,「鏡文學」今年展現大手筆,舉辦首獎獎金高達百萬的「鏡文學影視長篇小說獎」。過去在市場上很少有經紀、輔導、投資、行銷的四合一全方位機制,「鏡文學」的投入,有助於台灣的IP 表現更被看見。這就是一種很好的動力,有助於催生好的IP 及IP 劇,如果也能有好的行銷而帶來好的收入,相信就會誘發更多平台的出現,幫助台灣的IP 劇發展。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