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擁網直前 兩岸00後的美麗與哀愁◆文/陳君碩

  • 更新日期:109-08-15

「00後都上大學了!」這是不久前開學季,兩岸網友們發出的驚嘆,印象中還停留在中小學生的千禧一代,一轉眼已經步入大學殿堂,這群年輕人,從小生活在網路時代,生活、消費乃至用語習慣,都與「老一輩」大不同,在兩岸與世代的雙重座標對比下,分別映照出這群「小鮮肉」們不同的風采。

大學新鮮人 空手到

場景來到中國大陸大學校園,「新三件」與「老三件」,反映著不同時代學生的生活配件,70後一代,帶的是臉盆、棉被、馬克杯,80、90後帶的是鋼筆、收音機、手錶,如今的00後,帶的是手機、筆記型電腦、個性裝飾配件,至於被褥、衣物這些厚重行囊,全交給快遞就搞定。

中國大陸快遞業務成熟,近兩年還推出針對大一新生的「菜鳥驛站」網路平台,舉凡電冰箱、洗衣機、自行車都能送到宿舍,新生入學只要輕裝上陣即可,也讓這群00後新生有了「空手到」的稱號。

安頓好生活起居,與同學們的溝通,又是另一道課題,尤其在人手一機、通訊軟體普及的現在,中國大陸00後在網路上,流行各種「黑話」,像是skr、xswl、666,讓人有看沒有懂。

台灣的7與中國大陸的6

其實許多中國大陸00後的網路「黑話」,原理就跟台灣過去曾流行的「注音文」類似,「ㄅ要」就是「不要」,「好ㄉ」就是「好的」,黑話也是採拼音的首個字母,譬如「dbq」就是「對不起(dui bu qi)」、xswl就是「笑死我了(xiao si wo le)」,cx就是「抄襲(chao xi)」。

有些則是取諧音,或是來自偶像藝人在節目上的口頭禪,引起年輕人仿效。譬如「271」是中國大陸熱門的影片網站愛奇藝、「C位」指的是中心(central)位置,中國大陸當紅藝人吳亦凡在節目上常說的「666」,也讓年輕人群起效尤,還成為微信的表情包,原來6是取「溜」的諧音,意思為很厲害讓人佩服。

666的說法,還可以動詞化,譬如中國大陸網路遊戲競技中,如果自己表現出色被對手稱讚666,則可回應「基操勿6」,意思是「別大驚小怪,這只是基本操作,不需要佩服」。

中國大陸有6,台灣則有7,像是「森77」、「7pupu」,則是台灣年輕最近流行的網路用語,00後一代都不陌生,意思就是「生氣氣」和台語「氣噗噗」的諧音;又如hen取代「很」,如「hen棒」,也是在網上表達詼諧語氣的新措辭。

畢竟網路無弗屆,兩岸流行的網路用語,也有交會的時候,這兩年中國大陸火紅的節目「中國有嘻哈」中,張震嶽直白地說「我覺得不行、我覺得可以」,也爆紅成為兩岸通用的流行語,吳亦凡的「你有free style嗎?」同樣也是經典語錄。

優渥成長 競爭壓力大

用語也許只是工具和表象,但網路科技發展和所處環境的不同,連帶影響兩岸00後的生活態度和價值觀。台灣WPP行銷傳播集團集結旗下凱度調查(Kantar)、奧美等公司,啟動「多變時代 擁抱千禧」研究,中國大陸的騰訊則在2018年推出「00 後研究報告」,進一步描繪2000年後出生的世代。

交叉比對兩份報告可發現,台灣的千禧世代與中國大陸90、00 後,普遍生長於相對富裕的家庭,獲得父母更多呵護與扶持,也接受更完整、多元的教育訓練。以中國大陸為例,受惠於經濟快速成長與一胎化政策,多數90、00後獨享相對優渥的家庭資源。騰訊調查,90後的家庭人均所得是80後的三倍,00後的存款又是90後的三倍,家庭教育環境也較以往更為開放與民主。

不過,即便成長於優渥家庭,兩群人都同樣面臨社會階層流動趨緩、物價與薪資成長脫鉤,以及競爭壓力日漸沈重的困境。

天下雜誌報導,台灣千禧世代起薪不到3萬,卻有兩成大學生背負學貸。WPP集團調查指出,台灣超過五分之一的千禧世代對未來財務感到悲觀,較上一世代高出近10%。而騰訊00後報告也發現,從90到00年代,中國大陸大部分階層的社會流動性皆出現下降,收入日趨僵化。

或許因為中國大陸市場仍深具潛力,對岸90與00後對未來的看法普遍較有信心。反觀台灣則悲觀許多,「厭世」、「負能量」等詞蔚為流行,成為熱門用詞。對此 ,WPP台灣區董事長認為,台灣年輕人置身喧囂連天的大環境,歷經政權輪替的變革,眼看詭譎多變的兩岸關係,內憂外患的衝擊下,低薪的困境、捉襟見肘的物質生活,「厭世」一詞因應而生,也點出新一代人的悲觀想法。

主體危機 買國貨品牌

對於在地的認同,兩岸年輕人則有類似的情懷,並具體表現在愛用國貨的行為上,不過出發點則略有不同。中國大陸年輕世代用國貨,認為國外品牌並沒有比較好,對國貨品牌的前景樂觀;台灣年輕一代用國貨,則是來自主體性危機意識,出於對台灣的認同,希望讓國際社會能看見台灣。

不過對於個人的價值觀建立,兩地年輕人則頗為相像。兩邊年輕人都同樣追求平等,抗拒權威,注重當下,強調即刻滿足,並在關心自己之餘,關心社會,重視環境保護且認同成長的土地。

儘管部分媒體稱大陸人具「狼性」,其實中國大陸年輕人也需要平衡工作與生活,而台灣人追求社會公益,為信念挺身而出時,未嘗沒有如狼般的堅毅與勇敢的決心。當這些價值觀成為年輕世代共同追求的目標,他們將透過消費的力量,影響並打造出新一代的生活內涵與社會模樣。

社群媒體 促網紅經濟

分析指出,從小浸潤在網路的00後,有很強的獲取資訊能力,會在社交媒體上持續關注和共同探討品牌、產品,也有更多的管道購買商品。在消費上,不盲目追隨明星效應,更注重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建議。「科技」對他們而言已習以為常,並不能帶來興奮感,而是一種常規的事實存在。能夠瞬間接收資訊,但喪失興趣的速度也一樣快。

英國媒體《每日電訊報》專欄作者Michael Deacon認為,這只是年輕人反骨的一種體現,當現有的社會行為規範已是自由主義時,保守主義反而成了一種反骨。

據中新網報導,中國大陸00後的小宋剛入大學,已經把打工賺錢作為必須達成的大學生活目標,「我從小就學習古箏,有些時候老師會推薦一些表演機會,一場演出大概是300到500元(人民幣)的費用。還有就是自己也會在手機上做一些電商兼職,一般一天能賺到100元(人民幣)左右。」

報導指,儘快經濟獨立是許多00後的想法,相比十年前,「錢靠賺而不靠存」是他們的理財觀念,早日經濟獨立不給家裡增添負擔,是他們的目標。

中國大陸一份研究報告歸結00後消費態度的六大特點,包含1.更嚮往專注在有信念的品牌和偶像,會了解其背後的故事;2.願意為自己的興趣付費;3.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消費;4.意見領袖的影響力逐漸降低;5.倚重社交工具;6.國產品牌不比國外品牌差。

仔細探究,這些特點在兩岸年輕人皆適用,這樣的消費型態改變,也讓傳統的行銷觀念有所顛覆。有網站歸納適應00後的新行銷方式,一是善用社群媒體,因為調查顯示,00後最常使用的不再是Facebook,「當父母也在使用它的時候,它就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吸引力」,這是一位美國20歲受訪者的心裡話,這現象在台灣亦然,00後現在更常使用Instagram、Snapchat、YouTube等新興社群,因此也必須為00後世代制定專屬的行銷策略。

二是打造品牌形象,三是用「網紅經濟」引爆,口碑行銷成主流,許多00後消費者會透過追隨和自己有相同價值觀的網紅,強化自己的生活信念,並從具有激勵性的內容中得到啟發,當品牌結合網紅,有趣且能被口耳相傳的行銷方式,將更受喜愛。

網路成癮 列精神疾病

網路科技造就生活便利,改變消費習慣,卻造成重度成癮的問題,世界衛生組織今年正式將「網路遊戲成癮症(Gaming Disorder)」列入精神疾病診斷範疇,台灣衛福部跟進世衛組織,將「網路遊戲成癮症」列入精神疾病,近期將完成疾病代碼建置。

中國大陸今年發布的《中國青少年健康教育核心資訊及釋義,2018版》,同樣對網路成癮的定義及診斷標準,進行明確界定,按其發布的調查,有此現象的年輕人比例近10 %。

面對這個新興的文明病,作為中國大陸網路科技龍頭企業的騰訊率先響應,針對熱門網路遊戲《王者榮耀》,啟動全部用戶的強制公安實名校驗,針對未滿12歲的玩家用戶,將被限制遊戲時間每日1個小時,12 歲以上未成年用戶每日遊戲時間2小時,並在每日21點至隔日8點期間,禁止打遊戲。

網路科技普及,成就生活便利、便捷電商消費,也拉近兩岸00後的距離,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許多如網路成癮、個資外洩、以及同溫層讓社會兩極化等,也是相應產生的問題。不曾體會過無網生活的00後一代,將擁抱著網路,繼續上演青春的美麗與哀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