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無所不查 中國大陸整肅自媒體擴及海外◆文/戴瑜慧(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助理教授)

  • 更新日期:109-08-15

中共自建立政權以來一直強調對意識形態進行控制、宣傳和緊抓,習近平政權又特別戒慎網路時代帶來的挑戰。他在2013年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告誡,「我們必須把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牢牢掌握在手,任何時候都不能旁落,否則就要犯無可挽回的歷史性錯誤。」也因此中共發展出和民主社會截然不同的自媒體治理政策,並在習近平越發走向極權統治的路上遭到越加嚴厲的審查。對言論的審查範圍從嚴肅議題擴大到日常生活;對自媒體使用者的迫害從積極發言的「大V」(網路上的重要人物)到潛水的一般讀者;中國式審查的影響對象也從中國大陸領土擴大到海外。

自媒體審查範圍的擴大

習近平政權在甫上任的2013年即開始整肅自媒體,中國大陸微博「大V」薛蠻子遭到中共以涉嫌嫖娼之名被捕,並在央視播放認罪影片,以人格謀殺方式羞辱。接下來的數年,整肅對象亦從嚴肅報導與意見領袖,擴展到娛樂八卦。熱火朝天的直播與短視頻輪番遭到密集整肅,不涉政治的娛樂八卦帳號在2016年亦被封,如「第一狗仔卓偉」和「關愛八卦成長協會」等。甚至是心靈雞湯類的內容,如公眾號咪蒙在2019年被全網封殺。對日常娛樂活動的政治清理成為習政權上台後的重要內容。

而以運動方式不間斷的、任意的、專斷的整肅,則成為「新常態」。例如中國大陸國家網信辦在2018年10月20日展開一項針對自媒體的大型專案整治行動,全網處置查封包含「唐納德說」、「傅首爾」、「紫竹張先生」、「有束光」、「萬能福利吧」、「野史秘聞」、「深夜視頻」等9,800多個自媒體帳號,並對微信、微博等自媒體平台提出嚴重警告。網信辦聲稱被「處置」的自媒體帳號,有的「傳播政治有害資訊,惡意篡改黨史國史、詆毀英雄人物、抹黑國家形象」;有的「製造謠言,傳播虛假信息,充當『標題黨』,以謠獲利、以假吸睛,擾亂正常社會秩序」。

整肅運動之後,則搭配官媒的輿論定性以進一步鼓吹抓緊監管。《人民日報》在2018年11月8日刊文批評自媒體,提出3點建議,包括制定法規,加大懲罰;設立自媒體禁入「黑名單」制度,進行信用評估和登記,嚴格制定行業准入門檻;以及鼓勵群眾舉報。接著3天之後,國家網信辦和公安部在11月15日聯合發布《具有輿論屬性或社會動員能力的網際網路資訊服務安全評估規定》,對規範網際網路資訊服務提出了更加全面且細化的要求,該《規定》火速在2018年11月30日起正式施行。

中國式審查的影響力 自中國大陸境內擴展到國界之外

中國式審查的影響力自中國大陸境內擴展到國界之外,一是針對中國境內的外國機構與人士;二是針對中國大陸人民使用國外自媒體。

一、針對中國境內的外國機構與人士

澳洲智庫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在2018年5月發布《Weibo Diplomacy and Censorship in China》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大陸在過去1年加強審查外國駐中大使館。自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的3個月之間,美國大使館一共有28篇貼文被干涉,排名在後的則是法國(12則)與古巴(5則),日本、韓國及英國各有1則貼文被監視。報告也指出中國大陸微博審查的手段,除了直接的手段外,也發展出細緻化的策略,除了「無法立即評論」的直接手段外,也用「隱藏或刪除評論」的細緻方式減少讓用戶直接感受到。

二、中國大陸人民使用國外自媒體

中國大陸政府也對人民使用國外自媒體進行越加嚴厲的監控與迫害。近幾年,多位維權人士的微博、微信帳號大舉遭到封鎖,網友遭到約談,並在過程中對他們進行恐嚇,要求他們刪除推特帳號和所發布的內容。

習近平舊部林銳在2018年10月升任為中共公安部副部長,主管中國大陸網路安全後更升高監控力度。中國大陸國家網信辦除了對中國大陸自媒體大整肅之外,也將審查觸角延伸至海外社群媒體,瞄準推特(Twitter)展開清網行動。

目前情況已經嚴重到僅僅是瀏覽資訊,便可入罪。蘇州市廣播電視總台在2019年4月4日公布全媒體編輯中心節目副總監朱誠卓因為註冊推特帳號,長期瀏覽、關注境外網站的資訊,給予撤職處分。一名浙江的竺修遠律師則遭官方通報違反執業規範,理由是他在推特按讚多條「侮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有害信息」。竺修遠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他過去在推特上看過一段有關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影片,就隨手按了個讚,那段影片沒多大問題,但是標題不好,說是「讀過很多書的包子」。竺修遠恐懼的表示,在有關單位要求下,他寫下保證書並心有餘悸說,今後不敢用推特了;「我們生活壓力很大,上有老,下有小,……嚇得膽戰心驚」。

2019年六四前夕,大量對中共政權持批評態度的中文推特帳戶被暫停使用,各界因此出現推特是否在替中共進行言論審查的質疑。例如華盛頓國家安全記者、「中國通」貝書穎(Bethany Allen-Ebrahimian)就發推文說,他突然掉了200名推特粉絲,而且不止她一個人碰到這種情況。人權網站「改變中國」(China Change)的創辦人曹雅學表示,被停用的帳號中,有些是異議作家,還有記錄維吾爾人失蹤情況的一名維權人士。美國聯邦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則發文批評推特已成為「中國政府的審查員」。

對自媒體的整肅將越加嚴厲

觀察習近平政權的自媒體治理手段已經出現變化。過往打擊行動為知名用戶「大V」,目前則連沒有名氣、粉絲很少的Twitter潛水者都嚴加打擊。審查紅線也從嚴肅議題討論,擴大到娛樂八卦。甚至因為地雷廣布,一片肅殺之氣,連咪蒙為代表的雞湯小品文也掉入地雷區,數年苦心經營的自媒體帳號,瞬間灰飛煙滅,經營者的下場難以逆料。觀諸習近平政權越發走向極權主義,中共對自媒體的審查打擊預料將運用越多運動式整肅,不間斷地滾動清理;制定越加嚴格的法規;言論內容也將越強調政治忠誠與表態。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