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日韓貿易戰對半導體業的影響與啟示◆文/劉佩真(台灣經濟研究院產經資料庫研究員暨產業顧問)

  • 更新日期:109-08-15

有鑑於日韓之間的歷史糾葛情節,特別是日本認為徵用工問題早在1965年日韓所簽訂的請求權協定中就已完全解決,後續日本多次要求南韓進行協議未果,日本原先期望在今(2019)年6月底G20領袖峰會中與南韓討論相關對策,但韓方並未回應,加上日本認為南韓對於戰略物資出口有不適當案例,最終迫使日本對南韓採取經濟面的制裁策略。

今年7月4日,日本對南韓祭出第一波關鍵材料出口管制,與半導體相關的包括半導體製造用光阻劑、半導體蝕刻用高純度氟化氫等,日本是南韓主要的進口來源。以半導體製造用光阻劑來說,南韓所需的92%由日本進口,而南韓依賴日本半導體蝕刻用高純度氟化氫的供應比重則是44%,顯然日本對南韓關鍵半導體材料的供應具關鍵性地位。

爾後今年8月2日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中,正式決定將南韓排除於出口管控優待對象國之外,即貿易優惠「白名單」中。所幸日本政府為避免造成全球半導體供應鏈停擺,甚或是對日廠營運造成損失,8月下旬日韓官員同意有必要透過對話解決紛爭,同時日本政府核可EUV用光阻劑出口南韓,向Samsung華城廠出貨,隨後又允許蝕刻氣體出口Samsung西安半導體廠。而韓國方面,雖然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於8月12日發布《戰略物資進出口告示修訂案》,將日本單獨列為一類,不過韓國政府也同時展現願意磋商的彈性態度,並延遲將日本剔除出白名單的計畫,顯然雙方均陸續釋出善意,也代表日韓貿易紛爭已露出曙光。

不過今年8月23日南韓宣布將終止與日本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恐影響美日韓安保協議的執行,又進一步升高日韓貿易緊張情勢,連帶加深日韓交惡衝擊全球供應鏈、金融市場和經濟成長的顧慮,顯然短期內日韓貿易戰依舊存在不確定性。

究竟日韓貿易戰對於半導體的影響如何,特別是這次半導體製造用光阻劑、半導體蝕刻用高純度氟化氫所牽扯到的DRAM、晶圓代工業部分,同時此次日韓貿易戰對於我國半導體業者所帶來的啟示與業者的因應是如何,以下將進行重點探討。

對南韓半導體產業的影響

首先就日韓貿易戰對於南韓DRAM產業影響而言,儘管今年第三季上旬DRAM現貨價因日韓貿易戰所導致的恐慌性買盤促使其呈現反彈,但第三季合約價跌幅至少達一成,最主要是現貨市場規模小,無法有效去化原廠的高庫存,加上終端需求仍疲弱的緣故。事實上,今年第三季南韓尚有庫存可因應,同時記憶體市場尚處於供過於求的階段,短期內應不至於出現斷貨的情況,況且SK Hynix提早進行減產動作,即今年第四季將減少DRAM產量,利川M10工廠採用20奈米級舊製程的部分產線設備將改生產CMOS影像感測器,SK Hynix 今年第四季到2020年初產量有機會減少約8%,使得今年第三季全球DRAM市場供過於求的情況獲得舒緩。

至於今年第四季記憶體價格跌幅能否縮小至10%,甚至出現止跌,關鍵除了需求的部分能否出現較為強勁的回升,以及第三季底庫存去化的成效而定之外,也需留意日對韓出口管制的談判進程;若爾後日韓貿易摩擦再次擴大,則衝擊終端產品的出貨,畢竟全球半導體產業鏈環環相扣,且記憶體應用範圍廣泛,南韓的DRAM在全球市占率高於7成,若無法順利生產,必將對處於新品齊發的智慧型手機、PC、消費性電子、汽車等終端產品出貨帶來衝擊,連帶影響南韓、日本乃至於全球產業鏈的景氣。

再者,對於南韓晶圓代工業的影響方面,Samsung雖然於2018年下半年完成支援EUV微影技術的7奈米產能建置,但因初期良率表現不佳,故大幅量產階段延宕至今年第二季後,且又適逢今年7月日本祭出第一波關鍵材料出口管制,其中即包含Samsung 7奈米所需使用的EUV光阻劑,此種材料對於Samsung的高階晶片代工生產業務至關重要,因此原先預期今年下半年Samsung 7奈米大幅量產的時間恐因日韓貿易戰而受到影響,使客戶7奈米/7奈米強化版訂單將更形集中於台積電。所幸後續日本JSR將恢復對於Samsung光阻劑的出貨,顯然短期內Samsung 7奈米量產的議題又恢復至其良率基本面的探討。事實上,近期市場傳出Qualcomm委由Samsung7奈米EUV製程代工、預計2020年首季推出的中階5G晶片Snapdragon SDM7250,生產良率低於預期,引發各界關注。

對台灣半導體業的影響

就日韓貿易戰對我國DRAM產業的影響,今年7月受市場預期日韓貿易戰恐造成供給短缺的心理因素而帶動買盤影響,促使今年7月DRAM現貨價出現反彈態勢,以DDR 3 4Gb 256M*16 1600MHz收盤價單月較6月上漲19.86%,台系DRAM業者也相對受惠於低價庫存的補漲效應,況且7月開始進入記憶體備貨效應,如華邦電7月起生產線滿載運作,故包括今年7月國內上市櫃DRAM製造業者的合併營收月增率達到12.40%,一反6月-0.47%的表現,其中南亞科合併營收表現創下今年以來的新高,而華邦電合併營收也創下11個月以來的高點,特別是日韓貿易戰爆發後,客戶擔心Samsung的出貨不確定,想另找可靠供應商,華邦電感受機會增加很多。

其次就日韓貿易戰對於我國晶圓代工業的影響,由於終端大客戶訂單仍將先進製程訂單給予台積電,並未因日韓貿易戰改變,因此Samsung仍加緊追趕的腳步,宣布5奈米鰭式場效電晶體製程已完成開發,與7奈米相較,晶片邏輯區域效率提高25%、功耗降低20%、性能提高10%;加上Samsung於今年5月宣布將在2021年推出突破性的3奈米製程環繞式閘極結構技術,具備速度更快、更輕薄短小、耗電更低等優勢,顯然先進製程競逐上,Samsung仍是台積電不可輕忽的對手。不過儘管Samsung期許未來藉由徹底取代FinFET技術的GAA製程,替公司貢獻更多先進製程代工訂單,然而台積電的龍頭地位其他競爭對手仍難以逾越,主要是台積電的先進製程進展藍圖具備可實現性,Samsung的GAA技術能否順利導入,客戶對其量產執行層面恐尚有疑慮,更遑論台積電具備優異的製造技術、超高製程良率、設備共通性高、供應鏈角色顯著等競爭優勢。

日韓貿易戰的啟示與廠商因應措施

不論未來日韓貿易戰是否能順利落幕,南韓對於半導體關鍵材料、設備供應鏈自主化的動作將加速運作,畢竟2017年南韓半導體材料自產率僅有50.3%,且在光刻液、高純度氟化氫產量趨近於零,此局面易被供應商所控制,故南韓產業通商資源部於今年7月3日決定對半導體材料、零組件、設備研發投入6兆韓圜,以因應中長期南韓在關鍵上游供應鏈的建置,計劃2022年將南韓半導體材料自產率提高至70%,甚至在2030年南韓所設定的系統半導體策略及願景政策中,Samsung將首要進行材料零組件的去日本化。

對台灣來說,半導體關鍵支援產業,我國現階段國產化比例不高,顯然日韓貿易戰帶給國內發展半導體關鍵材料、設備重要性的啟示,尤其是材料市場幾乎由日本企業壟斷,高階加工設備供應商主要為荷蘭、日本、美國企業,因而台灣半導體業有必要強化半導體周邊支援行業自有化的發展,逐步降低對單一供應商或者單一地區供應商的依賴。另一方面,不論是美中貿易戰或是日韓之間的紛爭,給予業者的啟示就是任何機制隨時可能改變,因此營運要隨時保持彈性調整機制和靈活性,並回到經營體質的基本面,進行全球佈局,以因應世界自由貿易、垂直分工瀕臨破滅的局面。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