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AI算命正夯 當心金錢與個資陷阱◆文/賴廷恆

  • 更新日期:109-08-15

席捲兩岸的「AI人工智慧」、「大數據」熱潮,就連華人獨有的「風水命理」也搭上這波「流行」。台灣曾被外媒戲稱為「算命島」,由某人力銀行公布的調查數據顯示,台灣最被看好的十大明星產業中,星座、命理及宗教類產業居第4名,結合「AI」、「大數據」的命理占卜科技堪稱前景可期。

風水命理與AI科技結合

台灣人的日常生活、食衣住行幾乎脫不了風水命理,不僅一般人經常把「水逆(水星逆行)」掛在嘴邊;打開電視,新聞台也貼心地用跑馬燈,預告各星座的當天運勢,以及幸運顏色與數字;命理節目從昔日《開運鑑定團》、《命運好好玩》到《風水!有關係》等,也都擁有大批忠實的觀眾粉絲。

開電腦、滑手機,上班族或學生族群上網查看本身的星座、生肖運勢,或是塔羅占卜也成為工作、生活的一部分。以命理節目的常客、西洋占星專家唐綺陽(立淇)為例,也趕上網路時代的列車,除臉書粉絲團「唐綺陽占星幫」、「唐立淇每日星座運勢」網站外,App Store也可下載「唐綺陽星座曆」。

又如宣稱擁有850萬會員、「全球最大命理網站」,2000年由命理專家張盛舒創辦的「科技紫微網」也提供塔羅、前世、紫微命盤、流年運勢、日本命理等服務。畢業自台大數學系的張盛舒,設計一套紫微斗數的運算公式,透過大數據分析,把人的先天個性歸納成144種行為傾向或人格特質。

近年來由台灣大學舉辦的「黑客松」(hackathon,程式設計馬拉松)活動,數名學生曾運用2000張人手照片資料,訓練出一個「看手相」模型「HandBot」,已有與AI、大數據接軌的態勢。此一應用程式將串聯的應用程式界面,置於臉書的Messenger上,不僅在社群網站風靡一時,並獲黑客松的「訊息安全獎」。

去年12月台灣手機App Store出現一款命理風水APP「金生麗活」,主打「免費下載、免費註冊、免費使用」,上架首日即創下每秒下載超過百次、單日萬人下載的可觀紀錄。此款高人氣的命理風水APP,由命理師趙士彰、「鴻海育成中心」共同研發合作,歷經數年改良後、於Android、ios系統開放下載。

繼日本Zappallas、新加坡新天地集團2家上市公司,成功地把命理風水轉化為商業模式後,「早知道科技」立志成為「全球最大的占卜科技公司」。來自台灣的簡子復,2015年與其他3位台灣合夥人勇闖對岸,在北京創立「早知道科技」,推出桃花運線上算命平台「桃桃喜」,瞄準中國大陸7千萬的單身女性。

「桃桃喜」瞄準中國大陸單身女性

當初眼見中國大陸網路的迅猛發展,2015年簡子復參加中國大陸「獵豹移動」在台灣舉辦的「紫牛戰隊創業大賽」;一張手相照片,即可讓用戶透過APP、覓得手相師在線解惑,「手相通」自150組參賽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榮膺優勝的5強之一。2016年4月「桃桃喜」微信公眾號開通,用戶輸入出生時間,即可查詢每日、每週的桃花運,既指導女性如何脫單,也傳授如何提升個人魅力、避開「爛桃花」。

以算命的科技占卜新創企業自居,「早知道科技」的產品主要為占卜的小程式,以及AI算命報告、AI面相識別技術;全網粉絲60萬,現已完成兩輪募資,官網上宣稱「估值3億台幣,不重複使用人數達數億次」。對於AI算命、面相的準確度,簡子復曾向媒體表示,「桃桃喜」是用娛樂角度增添生活樂趣,「大家的期待不會那麼高」。

相較於主打娛樂性質、增添生活樂趣的「桃桃喜」、「佛心系」的命理風水APP「金生麗活」,中國大陸網路上正夯,號稱「準確率達95%」、「能看透你的一生」的「AI算命」,則被媒體踢爆疑似為「吸金」、「收割智商稅」的科技新套路,「算命是假,算錢是真」,儼然已形成一條分工完整的灰色產業鏈。

中國大陸AI算命竟成灰色產業鏈

據中國大陸命理占卜科技創業者估算,按照中國大陸現有約14億的總人口數,假設當中16-50歲的目標使用者占45%,付費用戶占16%;若一年平均占卜算命最低消費為1,000元(人民幣,下同),整個命理占卜市場的規模將逾1,000億。利之所趨,也難怪放眼微信公眾號,光是打著「AI面相」、「大數據算命」旗號者,至少就有「神運算元AI面相」、「大數據AI面相」、「AI智能算命大師」等近60個。

以中國大陸紅極一時,號稱已生成超過80萬份面相報告的微信公眾號「面相研究院」為例,網路上就流傳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也被算過命運」;許多網友即衝著馬雲的這份測試結果,對「面相研究院」深信不疑。

「面相研究院」首頁寫著:「相由心生,境由心轉。面相學通過觀察面部特徵來解碼人生命運,我們的程式則利用人工智慧深度學習技術和人臉識別定位技術,將這一中國傳統文化重新呈現。」並說明所謂的「微算面相」,乃是由3位中國大陸資深相學大師整理的面相學基本概念,和5位人工智能工程師運用深度神經網絡學習語言,讓AI學習近20萬擁有108個定位點的真實人臉樣本數據。

中國大陸一位業界人士曾在網上撰文坦言,「AI面相」看似充滿尖端科技感、結合傳統面相學,「但其實這都是騙人的,根本沒有什麼大師、沒有人工智能工程師,這就是一些老套的算法和公式,掛AI外號,編出一套讓你滿意的未來人生罷了。」

讓AI看手相 同一隻手不同運

中國大陸的媒體記者透過實際操作,掃一掃微信QR Code,上傳一張臉部照片,隨即透過AI,生成一份號稱「看透你一生」的分析報告。免費的報告僅屬部分,若想進一步了解感情、事業分析等相關報告,尚需額外付費,整份報告為28.8元。而且每個微信帳號限算一次,除非支付4.9元或邀請好友加入。

媒體記者並下載另一款「AI看手相」APP,同樣宣稱基於3位中國大陸資深相學大師整理的手相學基本概念,以及AI學習近20萬擁有108個定位的真實手相樣本數據,由此測算出精準的數據。但記者用其右手先後算上兩次,明明上傳同一隻手的照片,卻得到不一樣的事業、財運分析與運勢預測,得分也前高後低。

事實上,雨後春筍般出現的「AI算命」,僅屬煙霧彈般的噱頭,掩護幕後透過誘導分享、發展用戶吸金的本質。許多「AI面相」類APP不約而同,均於醒目處標出「招募專案代理商」,專案代理包括經由朋友圈、社群、公眾號,轉發帶有QR Code產品海報;或自行發展「代理」,即可由吸收到下線的訂單金額,與平台「三七分帳」。

大數據算命化身吸金新套路

類似「AI算命」、「AI手相」程式的開發門檻並不高,在中國大陸只需花個幾百到幾千元,購買外包服務即可搞定開業。這些命理類新媒體大號因成本低廉、利潤豐厚,近來已躍居中國大陸投資市場的新目標;披上「AI面相」、「大數據算命」的外衣,平台成為最大的獲利者,項目開發者更是形同「躺著賺」。

舉例來說,不到兩年的時間,「s神棍局s」一度曾獲得近千萬元的融資,之後卻因違反相關規定遭停止使用,但類似的公眾號、小程式等仍前仆後繼,投入吸金的行列。網購平台上提供「AI面相」、「AI手相」等程式開發服務的店鋪多達百餘家,「2019最吸金項目」、「吸金小能手」等誘人廣告比比皆是。

諸如此類「AI算命」的經營行為,遊走「灰色地帶」,大打「擦邊球」,早已被中國大陸各級政府盯上。經媒體追查,微信公眾號「AI手相研究所」收取費用、提供報告的款項流向,最終指向「成都品途科技有限公司」;公開資料則顯示,該公司今年6月取得營業執照,經營範圍包括電腦軟硬體開發、銷售,以及技術諮詢、技術服務等。

對此,江西省南昌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強調,有關算命、看相等字樣,絕不可能出現在營業執照的經營範圍內;一旦具有經營行為,即需取得營業執照,無論線上線下均一視同仁。江西省社科院鄧虹教授也指出,線上看相行為若非「無證經營」,亦屬打著諮詢、服務的旗號「違規經營」。

變相傳銷慎防落入個資陷阱

尤有甚者,「AI算命」的營銷推廣模式,包括代理零門檻、層級無限裂變(多層次傳銷)、收益按比例抽成等,也飽受各界質疑。引用中國大陸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發布的《關於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江西艾民律師事務所律師胡順如認為,有關「AI算命」的營銷推廣,若代理層級多、人數多、金額大,就可能涉及傳銷。

回歸到「AI算命」、「AI手相」的本體,專攻臉部掃描開發的北京理工大學教授翁冬冬指出,臉部掃描主要透過讀取臉上的特徵點,運用在身分識別為目前的主流方向。透過膚色、其他細部特徵,輔助判斷疾病應有其可能性,若用來看相目前並無科學根據,娛樂性質應更重一些。

然而,受騙上當破財事小,落入個資陷阱則茲事體大。湖南師範大學社會學專家胡建新分析,「AI算命」存在極大的個資外洩風險,上傳符合「正面」、「五官清晰」、「不戴眼鏡」、「無瀏海遮擋」等條件的個人照片,提供業者清晰的生物訊息,極容易遭受某些不法APP或小程式挪為他用,招來始料未及的意外後果。

人生終歸要靠自己掌握,與其讓AI算來算去,不如增一分智慧,長一分自信。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