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數位化攪動全球貨幣◆文/劉柏定(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助研究員)

  • 更新日期:109-08-15

分散式帳本技術帶來貨幣數位化的契機

國由於資訊科技的不斷進步,人類經濟與社會運作的數位化(digitization)程度不斷提升,幾乎所有面向的事務都難以自外於數位化浪潮。科技層面的變化,對於商業運作、人們溝通、資訊傳播、政府治理與政治運作等等,帶來了全面性的衝擊。

以網際網路為主要代表的資訊連網,更是數位化浪潮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環。即使世紀初網路泡沫破滅,世界各地透過網路相連的程度,在智慧手機平價化的帶動下,仍不斷持續加強加深,透過網路可以連接到世界最為偏僻的角落。

然而,在2009年初比特幣問世之前,網路相連所能傳遞的,只能是資訊或資料,無法在缺乏外部配套機制下,透過網路傳遞價值處理金流。經濟高度網路化的夢想,缺乏實踐的工具技術。比特幣帶來了區塊鏈這樣的分散式帳本技術(distributedledgertechnology),成為網路上「價值乘載」功能的歷史先驅,開啟了全球對於價值上網的想像與各種嘗試。

貨幣,成為這一波價值上網的顛覆行動中,最直接受到衝擊的領域之一。對貨幣主要的需求在於交易,可以想見貨幣是多麼古老的人類需求。古代的貨幣是存在的競爭市場,民間金銀的流通與官銀系統長時間存在並行,直到近代才漸漸被國家收回貨幣發行權,改行法定貨幣的制度(fiatsystems),民間貨幣因此幾乎消失。

科技的變化往往牽動制度的演變,法幣經濟的強勢,除了來自於其為政府掌控國家經濟與金融穩定的關鍵工具性角色之外,也包括民間沒有適當的技術發展與法幣抗衡的替代性貨幣。分散式帳本技術帶來了這樣的可能性,也注定許多嘗試都走在法規邊緣,甚至是違法行為。

數位加密貨幣衝擊貨幣市場

數位貨幣的定義很廣,在由分散式帳本技術所驅動的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ies)興起之前,單一企業發行,以數位形式存在的虛擬貨幣,也可以稱為數位貨幣,只是其使用範圍與可信度非常有限。加密貨幣透過不可竄改的分散式帳本來加以記錄,大幅提高了貨幣的可信度,成為當前衝擊貨幣市場的主要技術依據。

事實上,分散式帳本技術可承載的「價值」不限於貨幣概念,憑證、資產權益、證券等都可據此實踐,關鍵在於配套安排,或是相連結的標的。部分具有原生區塊鏈的加密貨幣,甚至是整個區塊鏈體系中驅動各方不特定對象參與帳本維護的獎勵誘因單位,這部分是傳統貨幣從未具備過的角色。

因此,分散式帳本技術為數位經濟運作帶來了與其極為契合的數位貨幣實踐方案,這也是2017-2018年間,首次代幣發行(ICO,initialcoinoffering)能夠成為全球新創籌資熱門管道的原因之一。雖然這波熱潮已過,此一模式被證明失敗,但資金巨量投入與思維的刺激,讓價值上網的技術、商務模式、法規遵循與民眾接受度,持續發展,各界多半依然看好分散式帳本技術對於全球經濟的各種層面帶來深層次的變革。

許多加密貨幣以及背後的商業模式仍在積極發展之中,部分國家也提供相對友善的發展環境;在跨國的應用場景裡,由於跨國政府缺位,讓一些加密貨幣找到發展的利基。甚至許多加密貨幣積極地與法幣進行各種掛鉤的嘗試,例如知名的泰達幣(TetherUSDT)以及以太坊(Ethereum)上發展出來的Dai等,都是透過間接關係希望讓兩個世界能夠接軌。這些發展,或多或少都將持續拓展未來數位貨幣的概念,其與法幣經濟之間,也將長期處在比較微妙的關係。

2019年6月,臉書公司(facebook)宣布將透過基金會主導發行全球性加密貨幣Libra,結合眾多知名跨國公司,領域涵蓋電子支付、電信、區塊鏈技術、風險投資與非營利組織等,透過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結合一籃子主流國際貨幣,或以其計價的優質資產,發行價值穩定的全球性數位貨幣。此舉震驚全球各國政府與金融界,但發展至今命運多舛,各國政府基於國際金融穩定、隱私保護與洗錢防制等憂慮表達反對,許多主要夥伴可能紛紛退出此計畫,甚至基金會註冊地所在國瑞士也不同意其設計方式,Libra的未來仍不明朗。

儘管如此,臉書的Libra計畫讓各國政府更加意識到貨幣競爭時代可能會提早到來,紛紛加快對各國相關法規進行檢討,以及法幣數位化的研發與探索,提早因應未來可能之變局。

數位人民幣可能引發全球數位法幣的競爭

如果說加密貨幣,尤其是臉書公司的Libra,引發了世界各國政府對法幣的集體焦慮,中國大陸對於數位人民幣的發言與意圖,更可能是未來引爆各國法幣數位化的導火線。中國人民銀行自2014年就開始研究數位貨幣,2017年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在臉書Libra計畫發布後不久,人民銀行就明確指出要加快推進法定數位貨幣的腳步,後續更表示已經接近可以開始試點的階段,幾乎是全世界法幣數位化走在最前面的主要國家。

中國大陸採取DC/EP(DigitalCurrency/ElectronicPayment)架構,暫時未考慮區塊鏈技術。此一方案將採取傳統紙鈔發行的央行與商業銀行聯合的雙層結構,幾乎可以將數位人民幣視同紙鈔,屬於M0(流通中現金)的組成部分。此一架構將可以有效結合現行由網路公司控制的第三方支付如支付寶與微信支付,並打破企業範圍,同時強化國家對於貨幣的管控。數位人民幣的推行,可能具有多重目的,首先,可以在國家掌控,甚至是強化掌控的前提下,提升商務運作效率與金融的便利性;其次,官方說法中也暗示將有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無論是在其一帶一路大戰略的國家中推廣,或是藉此發展對抗美元霸權的機制,都是其可能意圖所在。甚至,我們不能排除其以數位人民幣擾亂我國總體金融秩序的可能性。

除了中國大陸十分積極之外,國際清算銀行(BIS)研究指出,全球有40多個國家正在或是已經準備要推出數位法幣。從美國聯準會官員的言論中可以知道,美國對於數位美元沒有太多興趣,因為美元本身的國際清算貨幣優勢將受到挑戰。因此,聯準會的重點工作將在維護美元在國際清算與支付系統中的地位與競爭力。歐洲央行對於加密貨幣與數位法幣等都保持較寬鬆的立場,但對於數位歐元尚在研究階段,並沒有太積極宣示。日本央行與我國央行,對於數位法幣的看法,也都是偏向保守,比較著重實務的運作以及如何處理問題。其他所謂正在或已經準備要發行數位法幣的國家,多半是小國家或是法幣出現信任危機如委內瑞拉等,中國大陸仍是全球數位法幣發展的首要觀察目標。

後美元霸權時代數位貨幣兵家必爭

貨幣是個古老的領域,受到高度的管制,卻在新科技出現後,逐漸成為不得不放鬆管制同時隨之進化的市場。不成熟的加密貨幣持續在各個應用領域中,在無邊界的網路上發展;集中式運作的網路公司,透過龐大用戶平台,也開始想要利用區塊鏈等技術,進軍金融與貨幣的市場;各國政府在技術挑戰下,一方面必須積極探索科技新方案以免落後,另一方面又要考慮國家總體金融的可控性,大國更是必須考慮後美元霸權時代,是否能夠提升本國法幣的地位等等。因此,全球已經進入數位貨幣競爭時代,這個時代才剛要開始而已。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