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點評歷史上的大瘟疫 從天花到新冠肺炎 人類與病毒對抗史◆文/劉雲濤

  • 更新日期:109-08-14

2019年12月在中國大陸湖北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世衛組織定名為「COVID-19」),疫情擴散快速,截至今(2020)年3月23日已經造成全球167個國家、超過30萬人受到感染,1萬6千5百餘人死亡,可說是近年來傳染力最強的病毒。回顧人類歷史,也可說是一部艱辛的病毒對抗史,有些病毒在人類社會肆虐數千年。例如已經絕跡的「天花」,至少與人類共存大約3千年之久。

「天花」曾造成人類大量死亡
「天花」是一種具有極強感染力的病毒,透過空氣傳播,致死率高達30%,中國歷代皇室對「天花」惶惶不安,他們最怕新出生的皇嗣感染「天花」而夭折。滿清入關後共有10位皇帝,其中4位得過天花,順治與同治兩位皇帝過世,康熙、咸豐雖然倖存,但臉上卻留下「天花」的烙印-麻子臉。「天花」傳到中國的時間大約是在漢代,當時稱為痘瘡,晉代道士葛洪曾記錄下當時「天花」大流行的景況,大意是說:「患者頭面及身體會佈滿痘瘡,不立即治療,嚴重者泰半死亡。」學者統計,18世紀末每年約有40萬歐洲人因感染「天花」死亡。
康熙皇帝因為有切身之痛,即位後,對於「天花」的防治提出許多改革,除了在太醫院設立痘疹科外,還將流行於南方的種痘熟苗法帶至北方推廣。至於西方,則在18世紀末由英國醫生愛德華.詹納(Edward Jenner)發現較為安全的牛痘接種法,有效降低感染人數,許多40歲以上的人應該對於小時候「種牛痘」毫不陌生。「天花」病毒與人類纏鬥數千年,終於在1980年5月8日由世界衛生組織(WHO)宣佈,成為第一個絕跡的傳染病。

鼠疫大爆發 黑死病改寫歐洲歷史
鼠疫是由存在於齧齒類與跳蚤間的鼠疫桿菌所引起,屬於人畜共通傳染病,最初在中國北方流行相當長的時間。西元6世紀、14世紀及19世紀人類發生的三次大鼠疫,據研究都與中國有關,例如14世紀在歐洲流行的鼠疫「黑死病」,就是透過蒙古軍隊和商人從絲路傳入歐洲。鼠疫致死率極高,每一次的大流行,都為人類歷史留下深刻傷痕,甚至明朝滅亡也與鼠疫有密切關係。據估計,明代萬曆和崇禎年間兩次鼠疫大流行,華北三省人口死亡總數至少達到1千萬人以上。
據研究,明末至清初為「小冰河期」,這段時間異常寒冷,導致中國北方夏季乾旱少雨,不僅影響人類的農業收成,也改變了動物生態,尤其是氣候異常使老鼠身上的跳蚤大量繁殖鼠疫桿菌,而人們在饑荒時期,為了活下去,只好吃鼠肉充饑,在這個過程中就容易感染老鼠身上鼠疫桿菌。當旱災過後,往往伴隨鼠疫大流行。鼠疫除了潛伏期時間短外,患者還具有極高的傳染力,具史料紀載,一旦爆發,往往「一家全沒」,「雖親友不敢問吊, 有闔門死絕無人收葬者」,可見人們對瘟疫的畏懼已到極點。
至於西方,因鼠疫患者的皮膚會皮下出血而變黑,所以又稱之為「黑死病」(Black Death),約在14世紀40年代散布到整個歐洲,造成大約7千萬人死亡,歐洲約有30%-60%的人死於黑死病。直到1700年代為止,還有4次大流行。「黑死病」對歐洲人口造成嚴重影響,不僅改變歐洲的社會結構,而生命的不確定性,使得人們產生「活在當下」的一種情緒,也動搖羅馬天主教會的地位。雖然目前普遍認為「黑死病」的病原體可能已經滅絕,但2019年11月中國大陸內蒙古有2人經診斷為「肺鼠疫」確診病例,仍是各方關切的焦點。

西班牙流感4千萬人死亡台灣總督殞命
隨著醫療技術進步與疫苗研發,現代人對於流感不致於畏之如虎視,不過,發生在1918年到1920年的全球性流感卻是例外,不僅致死率高達2.5%,造成全球約4千萬人死亡,台灣也有約80萬人感染,死亡人數超過2萬5千人,當時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也在這次流感中染病身亡。這波流感雖俗稱為「西班牙流感」,但其實與西班牙無關,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只有西班牙大肆報導,人們誤以為西班牙為流感發源地,才產生這樣的稱呼。
流感在百年前是一個相當陌生的傳染病,高燒症狀與感冒類似,沒有列入法定傳染病,多數醫療人員沒有相關經驗,對於病況、傳染途徑更是一無所知。當時的台灣,醫院人滿為患、市井蕭條不振。且由於流感會伴隨高燒、口乾舌燥,為了減輕病患疼痛又能補充營養,家屬除了準備冰塊外,還會購買富含水分的水果,因此各地皆出現哄搶水果的情形,水梨、葡萄就在這波流感中水漲船高,價格翻了3倍。

SARS令各方措手不及 台灣首次封醫院
2002年11月16日,被稱為怪病的「嚴重呼吸道症候群」(SARS)首先在廣東省順德市出現,當年12月中國大陸網路開始傳出相關訊息,據說患者不約而同出現高燒不退、咳嗽等症狀,並且很快惡化為呼吸衰竭,進而死亡。由於病因不明,傳染途徑不清楚,更查不出快速致命的原因,遑論有效治療。中國大陸官方初期始終未正面證實境內出現疫情,更禁止媒體報導,一直到情況瀕臨失控,才在2003年2月10日首度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
由於未能及早防堵,消息曝光的同時, SARS早已隨著春節大量人流傳染開來,並在2003年3月襲台,民眾陷入集體恐慌,全球也出現多起病例。當年4月下旬,台北和平醫院出現集體感染,共有醫師、護理人員、技術人員及洗衣工等共7人發病,最終導致封院。由於SARS感染力強、致死率高,連當時站在第一線進行抗煞工作的台大醫院前院長李德源曾回憶說:「我甚至要我太太做好心理準備如果我不幸染煞,鞠躬盡瘁,也就死而後已。」台灣從2003年3月14日發現第一個SARS病例,到同年7月5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台灣從SARS感染區除名,近4個月期間,共有664個病例,造成台灣73人死亡,全球死亡人數更多達774人。
台灣首次面對這種新興病毒,毫無經驗,亂象叢生,人性之惡展露無疑,譬如有人為利囤積防護物資,不顧他人安危;有人無視居家隔離令,四處走動;有人歧視醫護人員子女,強迫停課轉學;少數醫界人士選擇逃避,拒收病人。
2004年4月,北京、安徽省再次發現SARS疑似病例,並發生數起感染案件;其後,中國大陸衛生部證實,疫情可能源自北京「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實驗室。

哥倫布大交換病毒跨洲大亂竄
再看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據美國研究單位所拍攝的圖像,與SARS相似,但傳染力更強。其來源目前依舊眾說紛紜它與SARS病毒都帶有人的因素在裡面,其中包括人、動物與病毒的互動關係。
隨著人類的交流與遷移,病毒也跟隨人類的腳步而至。回顧1492年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促成舊大陸與新大陸之間的「哥倫布大交換」,引發物種與生態的巨大轉變,也觸動病毒大交換,歐洲的「天花」因而傳入美洲,造成約1千500萬的印地安人死亡;相對地,印地安人的梅毒也傳入歐洲,成為普遍性病之一。交流越密切,病毒的傳播越快速,更何況今日的全球化,無論是人口密度與流動,或是病毒的變種,都遠甚於五百年前。人類會進化,病毒也會進化,理當時時戒慎恐懼,不可掉以輕心。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