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新型冠狀病毒對兩岸經濟的衝擊◆文/李志強(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

  • 更新日期:109-08-14

2019年12月大陸湖北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迅速擴散到大陸各省,從2月起疫情甚至延燒到外國,根據資料顯示,3月12日大陸確診的病例已達80,813人,死亡3,176例,義大利達15,113人、伊朗10,075人,南韓7,979人,歐洲西班牙、法國和德國的確診病例也接近三千人,美國一千多人。對照2003年發生的非典肺炎(SARS),新型冠狀病毒對大陸經濟以及兩岸經貿的衝擊更甚當年。一方面,大陸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GDP總量高達14兆美元,與2003年SARS發生時的1.5兆美元增加了8倍多,其後也成為了世界工廠,在全球產業扮演著不可取代的地位。另方面17年前的兩岸經貿關係不如今天密切,台商投資大陸及雙邊貿易自2001年大陸加入WTO後才開始呈現高成長,兩岸之間不只還沒有直航,台灣仍未開放陸資、陸客和陸生來台,相對於當前雙方的頻繁往來,不但SARS的全球感染人數遠小於新型冠狀病毒,對兩岸經貿的影響也甚為微小,但這次的病毒疫情對大陸及台灣的經濟都衝擊甚大,我們可以分以下幾個層面逐一觀察:
情未止

大陸復工率仍低
首先從生產供應面來看,自1990年代初外資就不斷到大陸增加製造業方面的投資,或把生產基地從本國移轉大陸,初期遍佈在沿海各地,至2008年金融海嘯後,沿海工資上升及土地使用費用變得昂貴的因素,內陸省市例如重慶、四川、湖北、河南等紛紛成為外資新的投資偏好地,加上大陸為平衡區域發展,新興產業如半導體及面板等都開始佈局在中部,偏重以內陸大城市為重心往四週擴散。武漢是湖北的省會及交通中心,武漢在此模式及機會下快速崛起,成為中部工業重鎮及人口達千萬的大城。
近兩年湖北以國台辦的惠台31條為基礎,順勢加碼推出了惠台62項措施,如工商業用地的取得、稅賦減免、研發經費補助等做法吸引了不少台商進駐,目前湖北約有2,600多家台商,其中約有1,100家聚集在武漢,產業類從電腦組裝、汽車、食品、水泥、百貨零售等,漸漸轉往高科技業包括光電、生技、精密機械等,台灣知名企業如聯發科、緯創、富士康、光寶、藍天等都有在當地投資,每年也需要從台灣進口很多關鍵零組件。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1月23日武漢封城,當地的機場、車站和對外道路都封閉,市內大眾運輸工具也停擺,馬上就衝擊到半導體、面板及汽車零組件三大上游產業,進而波及到科技業及汽車業的供應鏈。由於正值過年期間,工廠工人大都回鄉過春節,封城後沒法回到生產線上,且因疫情嚴重,也不會有員工願意冒險回去,因此對科技業及汽車業產生斷鏈效應。
各地原先把春節假期延至2月10日復工,但隨著疫情越來越嚴重,為了防止病毒擴散,更多城市進入了封城或半封城狀態,至2月初已有超過80個城市採取程度不一的進出控管措施。雖然2月底開始不少沿海城市開始復工,但復工條件極為嚴苛,且復工後要避免廠區發生感染,進出生產線都要有嚴格管制,例如要對上萬以上員工先量體溫,外地回廠人員也要先隔離一陣子等,這使得很多廠區真正的復工率不到六成。台灣約40%的出口外銷到大陸市場,生產供應面的停頓將使大陸對台灣的進口短期內大幅減少。即使加緊復工動作,但產品綿長的生產鏈也很難短期內恢復正常,只要有一項零組件缺貨,整件產品的生產就陷入停頓,嚴重衝擊到許多商品的兩岸供應鏈產能。

台灣服務業面對雙重影響
二是從消費面來看,病毒在各省淪陷,大大打擊到大陸的內需市場。由於疫情高峰發生在春節期間,原來是大陸民眾的消費熱絡期,但受疫情影響,不但航空、運輸、旅遊等只提供有限服務以減少人群往來,相關的飯店、餐飲、零售賣場等消費場所都乏人問津。大陸在美中貿易戰後,出口方面已經無法擴大,去年約有 60% 左右的GDP成長靠內需與基礎建設來維持,估算疫情將影響大陸第一季GDP成長率下降約0.5至1 個百分點。近年來台商投資大陸最多的是在服務業,尤其是批發及零售,民眾外出消費的減少使得商店營業額大減,也將連帶降低從台灣進口消費品。
三是兩岸人員往來的中斷。即使去年仍有271萬大陸觀光客來台旅遊,但為避免陸客接觸台灣總統選舉考量,8月開始大陸停止核發自由行通行證,並自9月起縮減陸客團數量,台灣從事旅遊相關的內需產業已經備感壓力。新冠肺炎爆發後基於防疫考量,2月初我方全面禁止大陸各省人士入境,希望有效阻擋疫情的入侵與擴散,其後也適用於港澳居民及兩週內曾經入境或居住於中港澳的外籍人士,不僅人員沒法往來,連大小三通貨運也幾乎停頓,依賴陸客的觀光相關行業都門可羅雀。不只陸客在台消費減少,國人也因為疫情減少出門,國內服務業受到雙重打擊。
四是新冠肺炎產生的外溢效應,3月初疫情已蔓延至歐美等消費大國,導致各國股市進入空頭,民眾消費信心薄弱,國際經濟成長趨緩甚至衰退,兩岸都是全球商品供應鏈的重要一環,若國際景氣因疫情而崩跌必然導致兩岸的經濟持續走低。一般樂觀的評估認為,若各國疫情在四月份到達高峰並在第二季逐漸穩定下來,則下半年國際景氣可望回復正常,民眾信心恢復後,疫情期間壓抑的消費將會延後出現,對全球或兩岸經濟的打擊可望降到最小,但現在還很難評估疫情何時才可能完全好轉。
分散風險

台商投資多元化是趨勢
隨著未來疫苗的出現以及各國管控的加強,新冠肺炎疫情總有結束的一天,但兩岸的經濟關係恐怕不會回到過去的密切及熱絡。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大陸工資、土地、環保等經營成本不斷提高,近十年來台商投資大陸呈現長期下降的趨勢,台廠也逐漸把產能從大陸搬到東南亞,例如越南的人力成本就只有大陸的一半,自2018年4月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更逼使不少台商撤出大陸,回流台灣或投資東南亞國家,也使得很多原來外銷美國的商品由大陸轉由台灣出貨。2019年台商大陸投資僅有42億美元,和上年相比減少50%,台灣對大陸出口也大幅下降9%。
尤其是這次疫情暴露了大陸在健康安全上的風險,目前大陸的醫療產業尚未完全市場化,不只醫護人員相對總人口比例偏低,國家投入的經費也有限,醫院及醫療設備明顯不足,患者的就醫權利受到重大漠視。之前國人赴大陸工作人數已從2014年起連續五年下降,許多台幹在疫情爆發後都有不如回台的長期打算,也可能會加速台商將來轉往東南亞重新佈局。過去台灣的對外投資有七至八成集中在大陸,這一次的疫情使廠商體會到一定要考慮到其他風險,不能再過度集中在單一的生產基地。從這觀點來看,以後台商的投資地區必定會更為多元化,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程度也將會進一步降低。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