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兩岸婚鬧大不同 「職業伴娘」興起◆文/蔡敏姿

  • 更新日期:111-08-11

在貼滿喜字的酒宴場合,一群群西裝革履的男賓,趁酒酣耳熱之際,強拉新娘或伴娘玩低俗遊戲甚至輕薄侵犯,並嚷著是地方習俗「婚鬧」,在中國大陸屢見不鮮;不僅如此,新郎也難逃被惡整,綁樹上、炸鞭炮、挨拳頭等誇張行徑輪番上演,有時「婚鬧」玩笑開過頭,喜劇變悲劇。

中國大陸婚鬧文化盛行 綁樹上、挨拳頭樣樣來

「婚鬧」的由來,古人成婚全靠父母媒妁之言,婚前素未謀面,為了化解新人的尷尬,親友們藉由「鬧洞房」讓新人更快熟絡。民間傳說,狐狸最喜歡捉弄新婚夫婦,因此親友會在新婚之夜聚集新房,增加陽氣驅逐邪靈陰氣,有「人不鬧則鬼鬧」的說法。婚鬧最早出現在北方遊牧民族,人們相信在新婚時能忍受棒打即證明一個男人是合格的丈夫。中國大陸北方地區至今還有很多地方保存大喜之日棒打新郎的傳統。

中國大陸近期熱播的電視劇《幸福到萬家》,改編真實案例上演。由女星趙麗穎飾演的主角嫁入農村,在大喜之日找妹妹當伴娘,未料幾個男子以「婚鬧」名義將妹妹關在房間裡扒開衣服,企圖猥褻,而公婆明明聽到求救聲,卻說「地方婚俗、越鬧越喜」,為對方惡行開脫,無視求救聲。幸好新娘急忙趕來,一腳把門踹開,抄起板凳向男子腦門砸上去,驚險救出妹妹。不過,現實中有些伴娘就沒那麼幸運了,有的被賓客性侵後走不出陰霾尋短,有的對簿公堂,受創陰霾糾纏一生。

新娘、伴娘遭輕薄 親友袖手旁觀

婚鬧過頭,愛情喜劇片瞬間變成紅色驚悚片。綜合陸媒報導,婚鬧誇張行徑如江蘇鹽城曾發生過婚禮上公公強吻兒媳,還公開聲明這是地方習俗;貴州省遵義市有新郎被綁在大樹上,臉上塗著白麵粉引來眾人圍觀;河北一場婚禮上,伴郎團跟隨新郎到女方家接新娘時,遲遲未獲開門,其中一人竟向新娘房丟擲兩顆煙霧彈,也未能成功將新娘逼出門外,反而引出一名「黑臉」大媽,連新郎也無辜中招,臉部被燻黑,場面混亂。

江西還有男賓客覬覦新娘美色,竟「霸王硬上弓」,將新娘推倒,壓其身上做出猥褻動作,更讓人傻眼的是,新郎想上前阻止卻遭周圍親友阻攔,只能苦笑看著新娘,婚鬧影片傳到網上惹怒許多網友,痛批低俗鬧劇。中國大陸婚鬧中最常見的包括,侮辱新郎新娘、遊街示眾,新娘伴娘被猥褻、公媳踰矩之事等,借婚鬧之名行惡俗之實。

原以為婚鬧在農村等落後地區才會發生,就連具影響力的明星也做出不良示範,2016年中國大陸男星包貝爾的婚鬧事件最為人所知。當天女星柳岩擔任伴娘,穿著平口禮服,被新郎、伴郎在內的5位男賓客撲倒,一群人將她手腳扛起要丟進一旁的泳池中,她不斷尖叫求救,險些走光,所幸其中一名伴娘跳出來解圍,才結束這場鬧劇。許多網友痛批,要抵制鬧事的明星,拉入娛樂圈黑名單。

「職業伴娘」收入不菲 

被欺負風險也高

婚鬧被欺辱的風險高,閨蜜也不敢當伴娘,於是對岸興起「職業伴娘」。《法治日報》報導,中國大陸婚姻市場興起職業伴娘的服務,價格在人民幣400元至1,000元不等,至於職業伴娘的門檻,顏值不能比新娘高、身高不能超過180公分,有時候還會要求學歷大學以上,一切以顧客需求為準。職業伴娘市場火熱,浙江一家職業伴娘伴郎公司的負責人張紅表示,她在大學時期曾擔任職業伴娘,首次工作報酬人民幣500元,收入不菲加上婚宴佳餚吸引她,之後擔任伴娘超過40次,足跡遍布中國大陸各地。職業伴娘有時還需在儀式上負責搶捧花、為新人致辭及獻唱等才藝表演。

此外,職業伴娘需具備控場能力,「身份保密」幾乎是一個必備要求,通常是扮成新娘的閨蜜,全天候服侍,在旁遞茶送水,如同一日保姆。職業伴娘Peggy表示,工作猶如是臥底,要記下這麼多故事並不容易,但她很自豪沒有穿幫過,因為她都有好好做功課,唯獨有次新娘喝醉了,將她的身份爆出來,雙親相當訝異。

職業伴娘還要懂的保護自身安全,Peggy指出,有些地方存在「鬧伴娘」的陋習,恐涉及性騷擾,還有要求擋酒等習俗。應約定好服務內容、報酬標準,避免事後發生糾紛。她曾在河南省開封當伴娘,婚禮當天,男方幾個朋友對她開黃腔、毛手毛腳,好幾次想翻臉走人,可礙於工作,只能忍氣吞聲,婚禮辦完後,她憤而辭職。

玩笑開過頭恐觸法

北京安博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瑤在媒體採訪指出,猥褻婦女屬於犯罪行為,強制猥褻、侮辱罪屬於公訴案件,根據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褻他人或者侮辱婦女,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眾或在公共場所當眾犯前款罪,或者有其他惡劣情節,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

「婚鬧習俗本意是對新人的祝福,但超過道德底線的惡俗,不僅違反公序良俗,還可能觸碰法律底線,甚至構成犯罪。」劉瑤說,公安機關在發現違法行為時,有權主動查處,符合立案條件,要及時立案調查。即使古老的風俗,也應以守法為前提、收起淫穢之心。

臺灣婚禮闖關遊戲 點到為止

相形之下,臺灣婚禮現場較為溫和,最常見的是在迎娶前的闖關遊戲,新郎在伴郎團的陪伴下需通過女方設下的考驗,處罰不外乎畫鬼臉、喝苦茶,或者做伏地挺身、考驗新郎體力等無傷大雅之舉,鮮少出現伴郎對新娘及伴娘動手動腳、甚至猥褻的情況。倘若長輩希望婚禮盛大熱鬧,不少新人也會請婚禮樂團或舞臺車,邀請親友上臺高歌,有些新人還會載歌載舞,娛樂臺下的賓客。

像是部分原住民族的婚禮,循著傳統古禮,新郎需要揹新娘進場,代表新郎很有體力,象徵往後有能力讓女方過好日子,這些婚禮現場往往都是充滿歡樂溫馨氣氛,不會羞辱新人。

婚禮應當以「禮」為先

知名導演李安曾在自導的電影《喜宴》中客串演出,他在喜宴上向著親友對新人的婚鬧行為說出全劇唯一一句臺詞:「你正見識到五千年性壓抑的結果。」雖然這是半開玩笑、半真實的觀察,但「婚禮確實是唯一合法化渲洩的途徑」。所謂合法化途徑,依照「三日無大小」的俗諺來看,是指在新婚3天內,無論長輩、晚輩都可以開新人玩笑,百無禁忌。然而,婚禮當以「禮」為先,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線的「非禮」行為,不應當做玩笑看待。

兩岸婚鬧風俗大不同,或許也和臺灣文化底蘊深厚,以及性教育課程、兩性平權議題早已列入義務教育有關。男女之間「發乎情,止乎禮」,婚禮現場大家相互尊重,把最耀眼的舞臺留給新人,並獻上最真誠的祝福,才能皆大歡喜。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