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背包遺失記陸生在臺的人情溫暖◆文/Veivei

  • 更新日期:111-08-11

隻身來到海峽彼岸臺灣求學,「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是遊子們必然會經歷的情感,在那些孤獨無助的時刻,陌生人的善意與溫暖,像一束光,將陰霾驅散;像一隻手,擋去些許親人無法顧及的風雨;像一顆寶石,鑲嵌在充滿繁雜的人生道路,熠熠生輝。在迷茫與困苦的時刻,回過頭讓你再次堅信,人生充滿價值與意義。

開心返臺 粗心大意丟背包

那是即將開始的大二下學期,喜慶的紅色與煙火的氣息還依然殘留在大街小巷,伴著新年佳節的尾聲,我獨自踏上飛往臺灣的飛機。帶著過年期間吸飽的喜悅與對新學期的期待,不到2個小時,伴著暮色在從未到過的臺中清泉崗機場降落了。

左手一個28吋大行李箱,右手一個小行李箱還掛著一個手提大包,肩膀也沒閒著,一個滿滿的後背包外加斜跨小包,就這樣「負重前行」出了機場。回高雄住所的路上,疲憊到快神志不清,好不容易搭上末班的南下高鐵,酸痛的背部緊貼柔軟座椅,以為終於可以身心放鬆,下一秒突然警鈴大作,我的後背包呢?

腦子懵成一團漿糊,過了好一會才漸漸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幾乎大部分貴重的東西都在背包裡面:電腦、相機、證件等,我卻絲毫沒有印象它是什麼時候不見?時間已晚,加上身體疲憊和精神慌亂,只能先回高雄休息,接下來的一周,踏上往返臺中與高雄跌宕起伏的「尋包」之路。

感動!年輕波麗士大人認真專注

反覆思索,首先鎖定載我到臺中高鐵站的計程車,第一站到當時攔車位置最近的警局,希望透過查看路口的監視器看到車牌,進而聯繫計程車司機。等待良久後被告知,監視器的位置處於交界處,要找另一個警局。

第二站警局遇到2位年輕員警,二話不說立馬開始按照我給的大致時間開始看影像,定格有可能的計程車,一輛輛搜尋資料,一通又一通的電話,保持禮貌:「您好請問是X先生嗎?抱歉打擾,這邊是XX警局,請問您是否有拾獲……」即使過了4年多,我還依然清楚地記得,他們認真專注、讓人倍感信賴的模樣。

幾個小時經歷緊張、期待與落空,好心的員警們一臉抱歉,最終無果。我拖著身心俱疲的身軀呆坐車站前,想著今晚該何去何從,以及要不要放棄。驀然想起一位臺中同學,向她訴苦。感動的是,夜色中橘黃色的車燈劃破凌晨的黑暗,將疲倦又無助的我照亮,接回她家,給予關心與陪伴,避免我獨自流浪街頭的煎熬。

次日謝別朋友後再次踏上「尋包」路,這次到計程車路旁協力廠商的監視器。第三站修車行好不容易調出監視畫面,卻發現位置正好看不清車牌號碼;第四站的小餐館開始營業,但監視器竟是個「裝飾品」。第五站是下公車的BRT月臺上方的監視畫面,在幾個小時不停的轉接、陳述及等待回覆後,再次落空,因為站點的監視器壞了。剩下最後的希望,就是幾日後才開始營業的餐館,我帶著「那些曾經辛苦熬夜的設計作品集、充滿回憶的照片可能都將永遠地失去」的心情,回到高雄繼續等待。

遇見最美的風景 好運跟著來

站在餐館門前,深深吸一口氣後帶著最壞的打算推門而入,向店長表明來意後,店家表示願意相助。清晰的影像畫面還有合適的角度讓我覺得渺茫的希望漸漸升起,我上車的畫面有清晰的車牌號,下一秒卻如閃電般墜落,原來我根本沒有背背包上車,多日以來的尋找方向都是錯的。連日的勞累加上瞬間希望徹底破滅,眼淚完全控制不住,決堤而出,不想打擾店家開年喜悅的氣氛,哽咽著道謝後便黯然離去。

沒走出幾步,一個溫和的聲音「妹妹等一下」。一位慈眉目善、頭髮微捲,約莫40多歲的阿姨邁著小步向我走來,是剛才在店內目睹全程的店長朋友。阿姨說:「沒事的沒事的,這個你先拿著。」大腦還沒緩過神,眼淚未乾視線還有些模糊,一個紅色的信封突然塞進我手裡。「阿姨祝你新年快樂,妳一定會有好運的。」阿姨將我的手輕輕握了一下,溫暖從肌膚觸及處直灌腦門。孤身一人背井離鄉來到完全陌生的城市,多日及多次的往返,以及希望與失望來回交錯直到徹底絕望的時刻,一個陌生人遞上真誠關心,照亮也溫暖了狼狽不堪的我。

失而復得 物歸主人

最終意外在公車總站找到了,原來背包掉公車上。馬上衝回店裡激動地抱住這位萍水相逢的阿姨,她輕拂著我的背安慰,堅決拒絕我將錢歸還。這次的經歷讓我對「善」有了新的感悟,再提起時仍會觸到心裡最柔軟的角落而眼泛淚光。

平凡者的善意是人性最純最美的光點,優秀的靈魂猶如銀色的梨花開滿頭頂的天空,許多年後餘香依舊沁人心脾,慰藉獨在異鄉的孤寂心靈,對臺灣人情的記憶溫暖如昔。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