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美麗的意外 陸生在臺灣解鎖自由◆文/光光(清華大學陸生)

  • 更新日期:111-06-06

算起來,這已經是我在臺灣的第3年了。從24歲到27歲,從碩士到博士,我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時光,和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都發生在臺灣這片美麗的土地上。

來臺灣讀書的確是個美麗的意外。2018年我在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任職,因為最好的朋友考試失利,將目光轉向申請臺灣的研究所,我也抱著興趣的態度陪她試一試,結果真的拿到了成功大學的錄取。當時,我受到領導升職加薪的誘惑,十分糾結要不要來唸書,難以抉擇下找到一位算命師傅問這件事,她掐指一算,對我説,姑娘你是火命,臺灣四面環水,水地為官,你在臺灣會遇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走進成大 愛上南國風光

帶著這樣的啓示和期待,我踏上了這片從來沒有踏足的土地。走進成大校園,看到繁茂的、鬱鬱蔥蔥的巨大榕樹時,內心一下子就從之前工作中那種煩躁和紛擾中沉靜下來。作為一個北方小孩,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茂密的闊葉林,一瞬間就愛上了這片南國風光的校園,那一刻,我決定留在這裡。

有一次被人問到喜不喜歡下雨,仔細想了想回答:曾經在上海的時候,很討厭下雨天,在高樓林立的城市,下雨顯得格外壓抑,就像倫敦的陰雨天,讓人覺得城市的壓力好大,總在哭泣。到了成大校園,管理學院有一個四方朝天的中庭,有一次躲在中庭屋簷下聽雨,雨滴落下來,打在樹上,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雨打芭蕉、花香輕飄,婉約而又纏綿。那一刻我愛上了下雨天,那是一種意境,就像張愛玲的詩:雨聲潺潺,像住在溪邊,寧願天天下雨,以為你是因為下雨才不來。

愛情友情皆得意 決定留在臺灣

人的一生中,很多人都是走著走著就散了,但如果你特別害怕和一個人走散,就會拼命的努力,想盡辦法留在「他」身邊。為了不和我「命中注定」的人走散,我一直都拼命的努力,無論是2020年因為疫情無法入境時的堅持守望與努力,還是碩士畢業為了留下來,選擇繼續進入博士班深造,這一路上,我拼命的努力著,雖然壓力超大,但是仍然抱著關關難過關關過的決心。

都説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的確,自從兩年前離開遙遠寒冷的北方,第一次來到這個溫暖茂盛的南國之地,我就知道這會成為我人生中一段深刻而難忘的旅程。碩士論文完成後,致謝部分猶豫了很久才下筆,只因這幾年,所有故事一件件浮上心頭,才發現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

不得不相信命運,誠如算命師傅所説,我和臺灣這片土地真的很有緣份。收穫了命中注定的愛情,也收穫命中注定的友情。受到太多臺灣朋友、師長和前輩的照顧,他們都把我當作最緊密的朋友和家人。在這片土地上,從未恐懼過遠嫁這件事,因為這裡除了有我堅實的依靠,更是我靈魂的歸宿。認識很多兩岸情侶,他們常常為了以後在哪裡生活而發生分歧,這個問題似乎不在我身上存在,因為如果有一天必須面對這樣的選擇,我會說,我願意留在這裡生活。

自我療癒 不再焦慮

我對自由的渴望,來自我的本性,這不是臺灣賦予我的,卻是在臺灣解鎖。在臺灣,我漸漸忘記了那些世俗和粗暴的快樂,漸漸對豪車、名利失去興趣,逐漸對人生的追求抱持著更多的灑脫。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曾經我怕死又很戀愛腦,實在不能理解這首詩的珍貴含義。現在我覺得沒有人比我理解這句話更加深刻。我不知道我的未來會面對什麼,但知道無論如何都會很開心。

現在的我,最享受的事情是騎著機車,在心煩的時候去看看海;或在山林呼嘯的午夜,騎著機車下山回家,感受那種自由。

在臺灣這3年,真的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這裡寬鬆的人際關係、溫暖的煙火氣,讓我把過去所經歷的傷痛一一打破,重新在廢墟上重塑自我。泰戈爾《飛鳥集》裡有這樣一句詩:長日盡頭,你將看到我的疤痕,知道我曾經受傷,也已經痊癒。

作為在大陸長大的年輕人,我曾經是那麼焦慮,那麼難以快樂,太渴望努力和成功,這是一種「反矯情」的價值觀:「這個社會就這樣,別人都活得好好的,怎麼就你不適應」。但在臺灣,身邊的人和社會傳遞給我,更多的是快樂、讚美及認可,不再充斥著競爭關係,而是夥伴關係,一切種種都讓我的精神感到極大的自由、堅強、樂觀和勇敢。

社會販賣焦慮有助於推動我們達到「世俗」的成功,卻換不來人生最美麗的體驗。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要守護的「日月潭」,當你有一個機會去瞭解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並開始為之做出追尋與割捨,將收穫一個溫暖強大的自己。我很幸運我的人生有這樣的機會,所以,這3年在臺灣,一生無憾。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