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中共積極整治 虛擬貨幣之政經意涵◆文/王國臣(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助研究員 )

  • 更新日期:111-04-08

自2013年底以來,中國大陸對虛擬貨幣(virtual money,或稱加密貨幣crypto currency)的監管愈趨嚴格。北京當局整治虛擬貨幣的政策進程,約略可分為三個階段。

中共整治虛擬貨幣的政策進程

第一階段禁止作為交易媒介。《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確認,比特幣(Bitcoin)僅為網路金融商品,且要求金融機構與第三方支付,不得將相關虛擬貨幣作為支付工具。

第二階段延伸到價值儲藏。2017年至2018年,中國大陸密集頒布四道行政命令,認定首次貨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為非法集資,並全面關閉虛擬貨幣交易所。期間(2018824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更宣布,整頓對象由境內的173家擴及海外的124家交易平臺。


第三階段轉向虛擬貨幣的供給側。2019年4月8日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草案,透過運算獲取虛擬貨幣(即挖礦)列入立即淘汰產業;惟當年11月6日的正式版本,刪除該段。但到了2021年12月30日,北京當局修正《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再次增補此項禁令。期間(9月15日),中國人民銀行亦表明,將追蹤監測從挖礦到交易的虛擬貨幣產業鏈。

穩定金融與節能減碳

中共整治虛擬貨幣的政經意圖有二:節能減碳與穩定金融秩序;其中尤以後者最為關鍵,特別是阻絕資本外逃(capital flight)。取締虛擬貨幣,加上網路平臺反壟斷,揭露中國人民銀行亟欲加強掌控資金流向。順此發展脈絡,數位人民幣(e-CNY)的步伐明顯加快。

另一方面,挖礦無疑是「耗電怪獸」。劍橋比特幣電力消耗指數(Cambridge Bitcoin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Index, CBECI)估計,2019年9月,全球開採比特幣一年的用電量為112太瓦時(TWh);中國大陸囊括75.5%,高居世界之冠。惟北京當局宣示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且2021年遭逢國際能源價格飆漲,引發限電風暴,此或促成《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增補「挖礦列入淘汰類」的關鍵因素。

更重要的是,虛擬貨幣盛行恐衝擊金融秩序。中國人民銀行指出,9成的ICO項目涉嫌非法集資與主觀故意詐騙;反之,真正用於實體經濟的ICO融資比例不到1%。《中國金融穩定報告》亦揭櫫,虛擬貨幣容易淪為投機炒作與犯罪工具。例如中國大陸幣圈第一大案「PlusToken」詐騙案的不法所得,高達5,215億人民幣,相關案例不勝枚舉。

遏制網路詐騙 防資本大外逃

此外,中國人民銀行還強調,虛擬貨幣的匿名性,助長洗錢與非法賭博問題。自2020年10月起,國務院展開五波「斷卡」行動,藉由清理電話卡與銀行卡,遏制電信與網路詐騙。截至2021年6月底,公安部累計逮捕31萬名虛擬貨幣用戶,破獲以泰達幣(USDT)為主的跨境賭博平臺,涉案金額達500億人民幣,且2/3的資金已流向境外。

與之相關的是,阻絕資本外逃。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自2017年起陸續約談多家比特幣交易平臺,試圖阻斷資本外逃。惟Chainalysis於2020年估計,中國大陸一年匯出的虛擬貨幣,仍高達500億美元,相當於同期資本外逃(3,608億美元)的13.9%。此外,東京國稅局於2021年亦查獲,中國大陸利用虛擬貨幣購置房地產,涉案金額達270億日圓。

最後則是為e-CNY鋪路。e-CNY須進行實名認證(know your customer, KYC),可增進社會信用體系的資料蒐集,且加強「失信被執行人」的懲處力度。此外,e-CNY連帶提升宏觀調控成效,中國人民銀行藉此檢核政策資金,舉凡紓困款項與普惠金融,確實撥入目標群體;或設定商品的每日可購買額度,防止搶購物資與通貨膨脹。

e-CNY的試點證實上述趨勢。例如最低權限的電子錢包,單筆支付限額為2,000人民幣,每日累計支付限額5,000人民幣。反之,升級後可一次提領5萬人民幣,當日累計支付限額亦提高到10萬人民幣,顯示e-CNY已實現分層管理。順此發展脈絡,分類標準可能由匿名性轉為信用分數。e-CNY也可分拆多個子錢包,未來或延伸到物資配額。

中共積極整治虛擬貨幣旨在掌控金流,杜絕金融亂象與資本外逃;同時,中國大陸正推行e-CNY,搭配社會信用體系,形成全面監控。此符合全球虛擬貨幣監理趨勢—威權國家傾向嚴格監管虛擬貨幣,民主國家則對虛擬貨幣採取較開放的態度。

管太嚴!


15個虛擬貨幣交易所撤出中國大陸

交叉分析全球法律研究理事會(Global Legal Research Directorate, GLRD)的《世界加密貨幣監管》(Regulation of Cryptocurrency Around the World)與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的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結果顯示,包含中國大陸在內的49個國家,對虛擬貨幣進行不同程度的監管,民主指數平均僅為3.8分,屬於專制政權(authoritarian regimes);反之,69個國家沒有設定相關限制,民主指數平均達7.0分,逼近完全民主(full democracies)。

虛擬貨幣難完全斷絕

集結各部委之力,北京當局整治虛擬貨幣已取得初步成效。例如全球排名第二的星火礦池(Spark Pool)、排名第四的蜜蜂礦池(Bee Pool)相繼停運。根據CBECI,中國大陸挖礦能力於一年內驟降66.9個百分點至零。甚者,全球15個虛擬貨幣交易所,聯袂宣布撤出中國大陸。虛擬貨幣交易信息提供商幣虎(CoinGecko)、TradingView,以及CoinMarketCap亦遭封鎖(表3)。

然而,中國大陸很難完全斷絕虛擬貨幣交易。中國人民銀行於2022年3月3日坦言,境內比特幣交易量佔全球比例仍有一成。可能有原因有二:首先是查核困難。例證是,原訂3月1日起實施的大額現金管理新制,申報金額由10萬人民幣折半到5萬人民幣,但因技術因素於2月21日緊急暫緩。

第二,不排除中共刻意保留部分虛擬貨幣交易,藉此增進數位科技。例如中國人民銀行於2021年11月26日預示,將建立虛擬資產交易溯源和場景追蹤系統,恐係為美中政經衝突升級預作因應—藉由虛擬貨幣干擾彼此經濟。此外,北京當局亦積極建設由官方主導的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 NFT)與區塊鏈服務網路(Blockchain-based Service Network, BSN),加速數位經濟的發展。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