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非誠勿擾 交友軟體助脫單?◆文/許瑞環

  • 更新日期:111-04-08

疫情減少人際之間的互動,更深化網路社交趨勢。過去交友網站著重婚戀配對,主要是短期功能性質;現在交友軟體則重在交友,並力求轉型,期望增加用戶黏著度。然而,隨著直播興起,交友軟體正面臨難以拓展新客戶,又無法留住舊客戶的危機。

「非誠勿擾」掀起相親與線上交友熱潮

2010年,江蘇電視臺「非誠勿擾」開播,成為當年最流行的相親節目,推升了線上交友網站的熱度,在中國大陸社會掀起一股「相親」熱。

與臺灣曾流行一時的「我愛紅娘」不同,「非誠勿擾」不只作為實體相親電視節目,也積極與線上相親交友網站展開合作,透過交友網站配對機制,篩選出與電視節目來賓適合的人選,主持人連珠炮念出的贊助商中,有不少是線上婚戀交友網站。

電視相親節目熱播幾年之後,收視率逐漸走下坡,中國大陸線上交友網站經歷10年榮景,也產生管理不嚴的弊病,包括賣淫、色情訊息充斥,藉平臺詐騙受害人的感情錢財,酒促、賭博、直播主拉客等光怪陸離現象,交友配對後才發現遇人不淑的案例屢見不鮮。

婚戀網站管理不嚴 充斥亂象

甚至平臺自身也加入「圈錢」行列。婚戀網站「世紀佳緣」曾榮登「中國相親第一股」,更標榜「一對一」、「完整查核」的高價VIP人工紅娘服務,但近年來頻頻發生個資外洩、欺詐等糾紛,飽受詬病。

2021年12月,澎湃新聞報導,「世紀佳緣」、「百合網」、「我主良緣」及「珍愛網」等婚戀網站,普遍出現電話銷售員在管理後臺查看用戶聊天內容、瀏覽項目等隱私資訊,依照用戶個性與喜好加以分類,再以各種話術推銷人民幣萬元起跳的紅娘服務。

這類侵犯用戶隱私的行為,引起中國大陸主管機關注意,並約談多家婚戀網站,但在民間並沒有引起太多討論或批評,海克財經報導說,這代表「年輕人已經不care相親網站了」。

年輕人交友觀念改變 婚戀網站步入夕陽

中國大陸婚戀網站正在步入夕陽,陸媒報導,擁有約224萬粉絲的「世紀佳緣」,微博零回覆早已是常態;「珍愛網」也面臨相同窘境,一天的微博有5人回覆已算不錯。

整個行業嚴重缺乏關注,不僅是因為相親網站讓用戶失去信任,更重要的是,新一代中國年輕人的婚戀觀正在改變,關注自我的價值觀、加上社會競爭愈發激烈,不斷追高的結婚成本,使新世代結婚年齡逐漸加大,結婚意願減弱,「交友」目標不再是「奔著結婚去」,興趣、觀念成為配對重要條件,「及時行樂」頻頻出現在貼文標籤。婚戀網站的客源,逐漸被陌生人社交軟體及各類新型交友平臺所接收。

傳統平臺如微信、QQ,用戶可以用文字、語音聊天,根據條件查找自己想找的好友,分享自己的日常與照片到朋友圈,定位自己的所在位置查找附近的人。這類平臺基本上維持用戶主動,多數為熟人的交友模式。

平臺提供配對 演算法主導用戶交友圈

2012年後,中國大陸交友軟體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它們強調創新,從聲音、圖片、影片、直播等各角度切入展開社交模式。因應現代人擴大交友圈的需求,經過平臺先行配對,用戶再選擇接受的半主動「陌生人交友」模式愈來愈多,有採取隨機或大數據配對,也有以當下所在位置隨機配對,或是以用戶資訊整理配對,甚至有平臺打出「聲音匹配」噱頭。可以說,平臺「演算法」主導用戶的交友圈。

「soul」聲稱可以透過使用者的資料來「智慧匹配」、「有默契的人」;「蘇打」開放用戶加入各種討論群組,發布貼文來結識新朋友,主打「興趣社交」。「吱呀」是語音社交軟體,使用者用聲音展示自己,無論唱歌、講笑話、念臺詞都可以,平臺還提供聲音配對,用戶可依據配對結果互相聊天。

還有強調匿名的交友軟體如「陪我」,主打陌生人電話聊天,據其官方介紹,提供的匿名通話讓「用戶的秘密都能得以傾訴」。

傳統相親交友平臺,用戶交友成功後一般會離開平臺,且不再回來,陌生人社交軟體除了演算法配對功能,另有社交展示功能,用戶公開的照片、聲音、影片、文字等,構成生活的一部分,希望增強用戶對產品的黏著度,延長交友軟體的壽命。

這類平臺軟體滿足了人們的社交需要,拓展生活圈,在社交軟體上互動,線下約見,已成不少用戶的使用日常。疫情沒有阻擋脫單的慾望,反而塑造新的交友型態,以往「長聊短約」的情況,在疫情後因為人與人見面格外珍貴,變成了「短聊長約」。用戶遍佈臺灣、香港與東南亞的交友App《weTouch》發現,超過6成用戶過去平均聊3~5天再約見面,現在只要聊得來,直接縮短到1天就可以約出遊。

不過,陌生人交友軟體最終仍難以避免地沾染上色情、詐騙汙名。「陌陌」CEO唐岩曾在自己微博寫道:「最最重要的還是你出差孤獨的住在1507房間的時候,可以通過LBS發現1509房也有個同樣境遇的年輕女子」。這段宣傳文字,引發廣大的共鳴。但2015年,「陌陌」因為「傳播淫穢色情資訊」被當局查處,新華社還發文批評「陌陌」成為「色情交易重災地,催生大量性侵案件」。2019年,中國大陸監管趨嚴,行業浩劫,許多社交App被中共國家網信辦勒令下架、關閉。

中國大陸交友軟體詐騙多 臺灣使用者相對單純

交友軟體使用者沒有地域限制,但中國大陸的交友軟體卻始終邁不出國門,無法吸引更多外地用戶,很大的原因是中國大陸交友軟體散布各種詐騙。有網友分享經驗表示,每段聊天最後都在遊說投資,之前的布局短則數小時、長則數週,「(大陸)交友軟體只是詐騙工具」。

在臺灣使用多年Tinder的小米話說得直接,「大陸交友軟體沒有不是騙子的」,因此,「臺灣沒有人在用大陸的(交友軟體)」。

相較中國大陸,臺灣的交友軟體更著重於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目前使用者熱絡的交友APP中,根據交友環境和目的性,可大致分為尋找穩定交往 (SweetRing、iPair、Paktor)、尋找一起打發時間的對象(Goodnight、Eatgether、Partido)、尋找短期約會對象(JustDating、weTouch、Tinder)等類型,多數人的目的是交友、找伴,也不乏「修成正果」的例子。

網路交友的共通問題不分地域,近來臺灣發生的詐騙事件也時有所聞,或被交友軟體約出見面的受害者,或遭暴力對待,時時登上新聞版面。

業者看好市場前景 實際營收未符預期

詐騙、色情,是不是交友軟體揮之不去的陰影?在中國大陸,汙名已難銷磨的交友軟體還有前景嗎?從業者的角度來看,社交平臺仍有發展前景。數據商艾媒諮詢資料顯示,2020年中國大陸行動社交使用者規模已達9.24億人, 2022年整體用戶將突破10億人。

社交活動最終仍是面對面的交流

雖然業者持續看好交友軟體的未來,但財報並不樂觀,「陌陌」自2016年達到年增674%的高峰後,成長持續下滑,2021年第三季營收為37.592億元,年減0.2%。淨利為3.959億元,年減13%。相較穩定成長、壯大的微信、QQ等熟人社交軟體,「陌陌」這類交友軟體經歷10年摸索,仍未找到永續的營利方式,同時受汙名所累。

有評論指出,使用者選擇陌生人社交軟體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緩解自身的孤獨感,找到合適的聊天對象,當陌生人不再是陌生人後,大多數使用者會轉移陣地,到熟人社交軟體繼續交往。

評論說,用戶更容易在微信這樣的熟人社交軟體展現其真實的一面,另一方面也因微信的普及率高,溝通起來更為方便。這樣一來,陌生人社交軟體無法留住客戶,又急於營利,難免陷入惡性循環。

社交活動最終仍要面對面交流,陌生人社交軟體如今只剩幾家力撐大局。2019年後,Covid-19疫情為社交軟體帶來短暫活水,旋即被快速成長的抖音、快手等直播業者超越,大幅收割原有社交平臺客戶,在習慣於影音刺激的新生代網友面前,聊天交友似乎成為上個世代的事了。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