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從「朝陽群眾」看中共基層治理手段◆文/許向榮

  • 更新日期:111-02-09

去(2021)年11月,北京發布《北京市培育發展社區社會組織專項行動實施方案》,表示要打造更多「西城大媽」、「朝陽群眾」、「石景山老街坊」等首都「基層社會治理的亮麗名片」。根據方案,到2023年,北京市將逐步實現城市社區平均擁有不少於15個社區社會組織,農村社區平均擁有不少於8個社區社會組織,且每個社區培育不少於2個「品牌」社區社會組織。

「朝陽群眾」如影隨形 無所不在

北京朝陽區是北京首善之區,擁有中心商務區、外國駐中大使館,以及高檔住宅區,長期以來是名流的熱門聚居地。中國大陸著名「鋼琴王子」李雲迪去年10月21日傳出因嫖娼遭朝陽公安分局處以行政拘留,震驚兩岸,據傳李雲迪之所以遭到「精準」逮捕,是因為北京警方接獲一個民間組織「朝陽群眾」的舉報。時間再拉回到2014年8月,台灣娛樂圈的爆炸性新聞,知名演員柯震東與成龍之子房祖名在北京涉毒遭捕,舉報者也是「朝陽群眾」。據不完全統計,自2014年以來「朝陽群眾」已舉報至少20位涉案藝人。「朝陽群眾」甚至被號稱為全球前五大情報部門,足以比擬美國中央情報局、俄羅斯國家安全局、以色列摩薩德、英國軍情六處。

根據陸媒《法制晚報》報導,「朝陽群眾」的源起最早可追溯至1974年,當年朝陽區群眾組織與公安在太陽宮地鐵站共同抓獲6名蘇聯間諜,新華社對此事大肆渲染,標題為《蘇聯間諜落網記》,震撼中蘇外交圈,讓蘇聯灰頭土臉。2013年8月北京警方指稱根據群眾舉報,於朝陽區逮捕嫖娼的網紅「薛蠻子」,首次使用「朝陽群眾」一詞。2014年3月北京實施《群眾舉報涉恐涉暴線索獎勵辦法》,以獎金為誘因進一步鼓勵民眾舉報涉嫌恐怖暴力各項線索,進行犯罪防治,北京警方甚至發放 40 餘萬元人民幣,要求線民舉發涉嫌恐怖暴力的線索,作為舉報獎金,鼓勵市民爭當「朝陽群眾」。2015 年 4 月北京再發布《關於加強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的意見》,著重在社會治安防控中擴大公眾的參與度,包括治安志願者隊伍專業化、開拓群眾參與社會治安防控的管道、落實舉報獎勵制度等,「朝陽群眾」人數隨之大增。2017年2月習近平視察北京特別提到:「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管,光靠政府力量不夠。北京有自己的好傳統,如『朝陽群眾』『西城大媽』,哪裡多一些紅袖章,哪裡就多一份安全、多一份安心。」

「朝陽群眾APP」 全球最大民間情報組織

「朝陽群眾」屢屢獲得中共鼓勵與高層的肯定,加上2017年北京「朝陽群眾App」正式上線,功能包含:遺失招領、肇事違章、老人丟失、疑似嫌犯和兒童拐賣,用戶可以上傳影片、照片和文字進行舉報。此外,用戶還可以依定位功能,搜索附近的警務機構。當年實名註冊的「朝陽群眾」就將近14萬人,每月可提供線報多達2萬件,有價值線索8千300多條,儼然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情報組織」。

北京朝陽區面積約470平方公里,相當於在朝陽區每平方公里就有近300名「朝陽群眾」,成員包括治安志願者、黨員巡邏隊、專職巡邏隊、義務巡邏員、治保積極分子等5類人員。他們都是住在北京朝陽區的民眾,可能是跳廣場舞的大媽、練功的大爺、超市保全或清潔隊員等,他們隨時緊盯著小區內各種人事物,透過收取小區各項費用如衛生費、登記出租房屋,觀察小區裡進進出出的人,蒐集大量訊息,如影隨形,無所不在。

「群防群治」仍是社會維穩的重要手段

「群眾路線」與「群眾組織」是中共維持基層社會安定的主要法寶。1949年中共建政初期,毛澤東提出「群防群治」的社會治安想法;然而就「群防群治」的任務而言,可分為「防」與「治」,亦即防範犯罪及參與治理。中共所稱的「群治」,是否跟政府與民間平等協作為基礎的「治理」概念相符,仍是學術界辯論的議題。然「朝陽群眾」之所以被視為「群防群治」的一種模式,似乎意味社會隱患層出不窮,需要結合民力維穩,鞏固中共統治基礎,確保統治的有效性。而維穩又有賴對人民行動的監控,目前中共採取的手段主要有三:

一、數位監控:廣設監視器的「天網工程」、人臉辨識、網路審查等。

二、制度約束:主要是運用「社會信用系統」,制約民眾行為。

三、舉報告密:以鬥爭為綱,打破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相互監督。

上述三項手段,前兩項屬於新型態的維穩手段,與科技及大數據發展密切相關。第三項則是採取人類最原始的監控方式,也是中共建政後從未間斷的做法,文革期間更是民眾主要的鬥爭武器。習近平上臺後,為維持政權穩定,高度肯定「朝陽群眾」,依靠民眾相互監視舉報,且重新發揚1963被毛澤東稱讚的「楓橋經驗」,藉以達到「黨政動手,依靠群眾,預防糾紛,化解矛盾,維護穩定,促進發展」,中國大陸官媒迄今仍然宣傳不輟。

尤其,舉報風也吹進校園,中共「十九大」以後,多位大學教師因課堂言論被學生舉報而遭整肅,背後多與「學生信息員」有關。在可賺取獎金且可於共黨組織獲得升遷的利誘下,大多自發性擔任「學生信息員」,扮演校園重要舉報角色。據《紐約時報》報導,「學生信息員」平時不僅監督教授在課堂上說些什麼,還會特別注意教授的私生活,例如看書與觀賞電影的品味。中國大陸教師尤其是社科人文類的教師,因言獲罪情況益加惡化,如今已被坊間稱為「高危險職業」。

「舉報」納入美中情報對抗一環

去年10月初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宣佈成立「中國任務中心」,擴大招募懂中文與中國大陸各地方言的員工。對此,中共《解放軍報》透過官方微博帳號發文強調,「維護國家安全,我們唯有相信人民、依靠人民,需要『朝陽群眾』,也需要『撈銅漁民』,打一場反間防諜的『人民戰爭』,才能讓間諜寸步難行,無所遁形。」可見中共正試圖將「舉報」手段納入美中情報對抗的一環。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認為,中共新一輪反間防諜的宣傳戰可能會加劇政治獵巫行動,任何被認為不愛國的人都有被舉報的風險。

2017年5月《紐約時報》曾聲稱,CIA在中國大陸各地諜報網於2010年至2012年間在美方還沒有反應過來前被迅速瓦解,導致30多名情報人員被快速地清除。同年8月美國《外交政策》期刊指稱, CIA通信網路遭中共破解,內部通信被偷取。美國官員表示,自網路破解事件發生後,CIA在中國開展工作時已恢復傳統聯絡方式,包括與線人秘密接觸等。而中共國安部於今年4月推出的《反間諜安全防範工作規定》,表面上雖為各單位制定反間諜防範級別提供法律架構,實際上勢必加劇中國大陸舉報文化,加深人與人之間的猜忌與不信任感。

北京、浙江等地為進一步擴大「朝陽群眾」、「楓橋經驗」的舉報文化,不僅推出手機應用程式(APP),動員民眾互相監督、舉報,並計畫打造更多「朝陽群眾」。龐大的群眾隊伍在社區裡形成了一股具有高接近力、執行力、滲透力的「舉報網」,人人皆可成為警方耳目。

中國大陸民眾對舉報文化有戒心

《華爾街日報》調查,很多民眾不願意利用APP 舉報他人,或害怕因發聲表達不公之事件而遭到官方報復。對某些人而言,這種行為讓他們聞到毛時代的氣息,且中共鼓勵群眾互相檢舉,可以輕鬆蒐集到群眾的詳細資料。有論者認為,若民眾配合中共做法,互相舉報,整個社會恐將再次陷入文革時期人人自危的狀態。也有APP用戶認為,中共對舉報內容進行過濾,不想要的資訊就不會發出去,尤其是舉發官員不法,更易遭到湮滅證據。縱使「朝陽群眾」曾多次成功舉報名人吸毒和嫖娼行為而打響知名度,但對於舉報官員卻未必盡如人意。拍蒼蠅很用力,打老虎卻欲振乏力,中共推廣「朝陽群眾」之用意可見一斑。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