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假作真時真亦假─虛擬網紅當道◆文/言庭舒

  • 更新日期:111-02-09

去(2021)年「元宇宙」(Metaverse)崛起,一個有關持久化和去中心化的線上三維虛擬環境成了炙手可熱的焦點話題,連股市概念股都紛紛飆漲,似乎預示人類將開啟嶄新的娛樂型態,乃至過著半真半假的生活模式。然所謂「虛擬網紅」(Virtual YouTuber,簡稱VTuber),卻早已引領一股虛擬風,且在近年大行其道。例如2018年,虛擬網紅Lil Miquela被美國《TIME》雜誌選為最有影響力網紅之一,英國《太陽報》報導,Lil Miquela的年收入高達900萬英鎊,是英國人年薪的254倍。

疫情助長 臺灣虛擬網紅爆紅

科技日新月異,無論是網紅、主播,抑或女團,都能透過人工智慧的深僞技術(Deepfake)逼真呈現。以韓國當紅的Rozy爲例,她是透過MZ一代(千禧一代+Z世代)喜歡的外貌、800多個表情、用替身演員拍攝的肢體動作等3D建模技術製作而成的。

2016年底,虛擬網紅始祖「絆愛」在日本推出,旋即在YouTube吸引200萬粉絲,促使全球相關產業快速發展,2018年1月虛擬網紅總共181名,到了同年9月上升至5,000名。市場研究機構User Local推估,目前已有超過9,000個虛擬網紅,2020年全球「Super Chat」排行前 10 名,虛擬網紅就佔了 7 名,網友贊助總計金額超過新臺幣 1.7 億元,成績傲視 Youtube 直播市場。

臺灣於2018年11月28日結合15個業界廠商,成立臺灣第一個VTuber聯盟,並和東南科技大學創新設計學院創建第一個「臺灣虛擬網紅培育基地」,培養VTuber主播和IP人才,該校也誕生第一位虛擬網紅「楠兒」申領學生證。不少動畫公司搭上這一波VTuber浪潮,像是Yahoo TV、KKBOX等大公司及組織,都推出自家的虛擬偶像。

Yahoo TV是臺灣率先創建虛擬網紅的網路影音平臺,以虛擬網紅打造節目內容,推出臺灣第一位虛擬網紅「虎妮」,2019年相中VTuber「杏仁咪嚕」的潛力,將其從2D進化成3D角色,並進行週邊合作,「杏仁咪嚕」的YouTube訂閱數迅速從3千激增到32萬,成為臺灣訂閱數最多的虛擬網紅。「虎妮」與「杏仁咪嚕」更在2020年9月受邀至國立臺灣美術館參加「滲透次元壁—臺日漫畫美學當代藝術特展」,是虛擬網紅在國家級美術館展出的首例,Yahoo TV還透過AR技術應用將「虎妮」與「杏仁咪嚕」在虛擬世界的日常帶到真實展場中,讓虛擬角色走入真實世界、讓參觀者近距離感受與虛擬網紅互動的沉浸式體驗。

虛擬網紅獲利模式尚不穩定

在跨界合作方面,「虎妮」曾在2019年擔任高雄觀光大使,把景點與美食行銷到日本; 2020年5月在星座專家唐綺陽的節目中與蔡總統同臺,成為第一位訪問國家元首的虛擬網紅。

臺灣虛擬網紅主要收入來源靠YouTube的粉絲贊助,根據公開資訊觀測網站顯示,「杏仁咪嚕」與「虎妮」2020年分別佔臺灣YouTuber「抖內」榜第4、12名,網友贊助金額為143萬、75萬元,超過多數真人網紅。但這樣的獲利並不穩定,也遠遠不足以支應製作費用,虛擬網紅普通一則貼文須耗時2至3天準備,一支短短1分鐘影片,就要花費4至8週時間製作,背後心力遠超過一般真人網紅,對於變現能力薄弱的虛擬網紅,製作精美的3D建模在人力或財力上都是一大負擔,許多追隨數低的虛擬網紅就此「香消玉殞」。因此,臺灣相關業者進而發展遊戲業配、週邊商品、肖像授權、廣告代言、製作4K Live演唱會、VR見面會、AR策展,以及用客製化概念因應客戶個別需求,並產生多元經濟效益。相較日本,臺灣虛擬網紅離飽和還有一大段距離,是商機,也是挑戰。

虛擬網紅還須不斷刷「存在感」,才不至於被粉絲遺忘。以「虎妮」為例,目前一週有5場直播,剪輯兩支LIVE精華影片,為給粉絲新鮮感,還得定期為角色推出新造型。目前疫情仍肆虐,娛樂產業異常艱辛,虛擬網紅反而逆勢高飛,原因在於虛擬網紅雖只是類似動漫角色,但會直播陪網友聊天,陪伴感強烈,加上不少人有社交恐懼症,對虛擬角色更容易卸下心防,甚至投入更多心力在這些虛擬角色中。根據HypeAudito的調查,比起真人網紅發布的貼文,網友更喜歡和虛擬網紅互動,虛擬網紅每一則貼文都比真人網紅高出3、4倍的互動率,久而久之成了心靈寄託。恰如《紅樓夢》一書中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看見的那幅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以假當真的虛擬網紅已勢不可擋。

中國大陸起步晚但有市場優勢

相較臺灣,中國大陸虛擬網紅的發展起步較晚,直到前兩三年年越來越多日本虛擬網紅在bilibili設立自己的官方頻道並進軍微博,中國大陸的虛擬網紅市場才逐步興起,並成長快速。2019年bilibili就出現最火紅的虛擬UP主(在bilibili 上傳影片的都稱作 UP 主)—小希與小桃,兩人一搭一唱說著中國大陸時下流行的新聞。據大陸產業研究機構艾媒諮詢的數據顯示,大陸超過8成網民有追星習慣,其中63.6%的網民有支持和關注虛擬偶像的相關動態。2020年,大陸虛擬偶像核心產業規模為人民幣34.6億元,年增長70.3%,2021年達到人民幣62.2億元。

近年許多大型網路巨頭紛紛投入虛擬網紅的製作,曾在2020年推出第一個虛擬偶像團體「A-SOUL」的北京樂華圓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2021年7月19日就公告新增浙江東陽阿里巴巴影業有限公司、字節跳動關聯公司、北京量子躍動科技有限公司等為股東;騰訊招聘官網也在2021年出現多個製作虛擬網紅的相關職位。而由「魔琺科技」與「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虛擬網紅「翎Ling」在2021年5月正式出道,和真人幾乎完全一致,讓人難以分辨出真偽,她在網路平臺完成首次口紅帶貨推廣,不到3個月時間,微博粉絲數已將近15萬人。

真超值!虛擬網紅不會老不會累也不鬧醜聞

從吳亦凡、張哲瀚到鄭爽,乃至直播界一姐薇婭,近期中國大陸一線明星接連出事,翻車事件特別多,不僅經紀公司損失慘重,連代言的產品也因此受累。虛擬網紅能永遠保持良好形象、不會老、不會累,一直處於巔峰狀態、不會埋怨日程緊湊,也不必擔心爆出醜聞、八卦纏身,還能隨時出現在世界各地,各方面都比人類佔盡優勢,讓許多廠商轉而積極打造永遠不會有負面新聞的「虛擬偶像」,屈臣氏、麥當勞、歐萊雅等業者都已經擁有自己品牌的虛擬代言人。

製作虛擬網紅的成本雖高,但並非主要門檻,重點是要有接近真實的外表與能說故事的靈魂,甚至展現「人性」。目前擁有最多追隨者的虛擬網紅Lil Miquela,她敢於表達自己的想法、衝撞社會觀感、為弱勢族群發聲,如同網友對她的評論,她做的每件事都不完美,但這令她更像是活生生的人類,她究竟是真是假已經沒有人在乎。又如韓國虛擬網紅Rozy在Instagram上的個人簡介,「I am the only one, I could be everyone.」愛好時尚、跑步、瑜伽、旅游。中國大陸「翎Ling」的設計公司也表示,會持續分享她的生活,而且她的貼文也故意設計得與普通年輕人相似,當周杰倫出新歌時,也會貼文替偶像發聲。虛擬網紅外表雖假,但所有的言行舉止、貼文都是來自幕後設計的真人,「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這句話誠然不虛。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