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誰才是老大?—從阿里巴巴遭反壟斷調查談起◆文/耿梓墨

  • 更新日期:110-03-10

「馬雲去哪兒了?」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2020年(民國109年)10月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強力抨擊中國金融監管體制後,馬雲旗下螞蟻集團上市案緊急喊卡,又被反壟斷法開鍘試刀,馬雲銷聲匿跡一段很長的時間,網路各種傳言不斷。
事隔近3個月,外媒發現馬雲出現在海南島的一家高爾夫球場,有人遠遠地衝著他叫「馬老師」,但馬雲連頭都沒回。果不其然,阿里巴巴集團內部1月20日發布〈臘八節和老師們有個約定,馬老師來赴約了〉的貼文,馬雲透過視頻與中國大陸一百名鄉村教師網路連線表示:「等疫情過去了,我們再見面!」
成功創業家變成邪惡資本家
習近平盯上紅色資本家,中共中央政治局發出「強化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信號,樹大招風的阿里巴巴集團再度中招,阿里巴巴、螞蟻集團接連遭到北京當局調查、監管,馬雲從成功創業家典範,被打成邪惡資本家的代表。中國國家市場管理監督總局於2020年11月11日約談27家主要互聯網平臺企業會議後,公布《關於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從壟斷協議、經營者集中、濫用行政力排除、限制競爭等4個層面,定義何謂平臺經濟壟斷行為。中國大陸監管單位對螞蟻金服的制約,是整治大型互聯網的重要信號,並為防範電商巨獸闖出不可收拾的金融危機。中國大陸雖有意仿效美國,逐步嚴禁市場壟斷作為,但徒法不足以自行,《反壟斷指南》能否對市場競爭帶來良性的刺激作用,仍有待觀察。
重點是,接下來中共高層對資本擴張的定調。2020年12月11日,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中,首次提出「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12月14日,中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開出罰單,對馬雲旗下阿里巴巴投資公司、騰訊控股子公司閱文集團,以及豐巢網路技術公司分別處以人民幣50萬元(新臺幣215萬元)罰款,3家均涉及壟斷性收購。阿里巴巴和其他幾家公司回應已按要求整改。雖然罰款數目不算巨大,但北京傳遞的訊號非常強烈。
馬雲的螞蟻集團上市被叫停不久,習近平11月前往民營企業眾多的江蘇要求民企學習民初企業家張謇「產業報國」的精神,把報國與愛國相互連結。中共中央辦公廳更要求民營企業家要「聽黨話,跟黨走」、「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分析人士指出,這裡發出的一連串信號很清楚,如果還不明白,如果不願做張謇,中共就會推出強硬政策,讓民營企業家被迫就範。
馬雲旗下螞蟻集團上市前被緊急喊卡,一般認為因馬雲於10月24日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一番砲打金融監管的演講惹了禍。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馬雲演講之前強調「要注重金融系統性風險」,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金融泡沫的歧路與龐氏騙局的邪路。馬雲則批評中國的問題「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金融生態系統的風險」;馬雲還說「今天銀行延續的還是當鋪思想」,對當局強調監管則批評「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以昨天的方式去監管」。
馬雲最具爭議的地方,在於砲打中國大陸金融監管系統,硬槓王岐山。他會中抨擊《巴塞爾協議》像是老年人俱樂部,只講風險控制,不講金融發展,最後批判當今中國的銀行還是當鋪思想。臺下有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前行長周小川等大咖,馬雲顯然有備而來。馬雲這番演講,被指惹怒了習近平,致使螞蟻集團即將上市前夕11月3日被緊急叫停。自此馬雲還處於「半隱居狀態」。
中共中宣部副部長徐麟11月19日強硬表態「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矛頭指向阿里巴巴和騰訊等網路巨頭,阿里巴巴近年廣泛投資媒體和社交網站,包括社群軟體陌陌、新浪微博、自媒體《虎嗅網》、《京華時報》、《優酷土豆》、《光線傳媒》、《三十六氪》、《四川日報》集團、《芒果TV》以及香港《南華早報》等,從2012年到2015年,阿里巴巴以各種方式投資入股的媒體多達20多家。
中國大陸民間蔓延「仇富情結」
市場人士認為,中國大陸網路平臺的反壟斷時代已來臨,阿里巴巴、騰訊等大型企業未來在併購、擴張、使用數據上,勢必無法像過去橫行無阻。根據《南方周末》報導,阿里巴巴和騰訊過的投資數量自2013年起激增,往後一路走高,在2018年達到高點。過去12年裡,騰訊共投資企業763家,阿里巴巴549家。
法國國家廣播網分析,說馬雲的公司「操縱輿論」實在太誇張,中共嚴密監控媒體和互聯網,除非中宣部網信辦要把社群網站偶爾的漏網之魚算在馬雲的頭上。北京當局拿阿里巴巴、騰訊開刀,是為了預防習近平一年來不斷強調的「金融風險」,亦顯示北京當局對民營企業的管控會更加嚴厲。
紐約時報中文網刊發評論指出,馬雲跌落神壇、公眾形象的轉變,肇因於中國大陸政府對其商業帝國有越來越多的批評,以及在民間蔓延的「仇富情結」。這些情緒隨著中國經濟成長而逐漸放大。馬雲從成功企業家的代名詞、中國大陸民眾口中的「馬爸爸」,變為邪惡資本家的代表、啃食社會的「吸血鬼」。
越來越多中國人認為,像馬雲這類人曾經享有過的機會正在消失。雖然億萬富翁的人數比美國和印度加起來還多,但仍約有6億人的月收入不到人民幣1千元(約新臺幣4,300元)。雖然2020年前11月的消費下降了約5%,但與2019年相比,今年的奢侈品消費預計將增長近5成。
此外,年輕的大學畢業生,即便是擁有美國學位的人,也面臨著有限的白領工作前景和低工資;對首次購屋者來說,最佳城市的房價已變得高不可及,從螞蟻這類新網路金融借錢的年輕人,對他們的債務也越來越不滿。北京當局樂於使用這種在民間孳生的仇富心態,這意味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企業家和私營企業將會面臨麻煩,因為習近平認為「忠誠高於一切」。
馬雲雖以發表大膽言論和挑戰當局聞名,但他的商業帝國長期以來卻享有比同行更好的聲譽,這些優勢可能正是來自於和政府之間建立的密切關係,讓他的事業版圖藉著「支付寶」打入國家控制的金融世界中心。馬雲近期面臨來自北京當局的壓力,顯示中國政府監管網路的方式發生了變化。
中國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只審查內容,但在其他方面採取放任的方式,幾乎沒有相關規定,也沒有國有企業參與網路商業。雖然監管機構將對馬雲和大型技術企業加強管理到什麼地步,還有待觀察,但已經引起市場人士擔心,中國大陸正在轉向1950年代的強硬路線,那時的中共消滅資本家,把資本主義傾向當作體質缺陷。尤其在「黨管一切」的大帽子下,「誰才是老大」已經正式昭告天下,豈容資本家再度挑戰底線、目空一切。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