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美的探索—陸生的台灣環保生態之旅◆文/徐廣群(陸生)

  • 更新日期:109-10-15

拎著沉沉的行李箱,踏上前往屏東的大巴,陸委會主辦的「台灣多元文化探索研習營」四天三夜的屏東之行就這樣展開。幾小時的車程後,我們抵達本次生態之行的第一站—位於台灣東岸的阿朗壹古道。

發掘台灣環保生態之美

下午一點左右,我們徒步行走在烈日下。沿著台東到屏東的海岸線,持續向著沒有盡頭的海的那一頭走著。整條海岸線宛如璞玉般,在陽光照耀下,將大海的湛藍度上一層金色。碧藍色漸層的海,灰白色石頭堆砌的石灘,另一側高聳的山壁,構成一幅無與倫比的壯美之景,可惜沙灘上的塑膠瓶或紙屑垃圾成了這美景中的些許煞筆。我們用五個小時細細品味了台灣唯一僅存未開發的原始海岸線。從珊瑚礁植被、巨石灘,觀音鼻山到海岸林,深深體會到阿朗壹古道原始風貌保留的重要性,也逐漸理解這片自然保留區對於台灣生態的巨大意義。

晚上,來到台灣最南端牡丹鄉的旭海村並聽取屏東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的說明。原來多年前,為了改善屏東、台東兩縣間的交通,台灣交通部公路總局提出了「台二十六線安朔至港口段公路整體改善計畫」。儘管為了減輕對海安環境的影響,部分路線設計已經多次變更,仍免不了這項工程對台灣東南部生態環境的破壞。台二十六線道路的興建猶如打通「任督二脈」,將屏東縣與台東縣的交通連成一氣,對於發展地方建設,促進繁榮絕對利大於弊。多年後,屏東縣政府於二○一一年暫定自然保留區後公告實施遊客總量管制,並規定:除每日限額三百人進入外,申請進入阿朗壹古道健行者,需強制聘雇解說員才能進入,不禁引發大家對於環境保護和經濟建設這兩大議題的深思。

第二天上午開始了我們的旭海文化體驗。一早,大家一同在幾百米高的旭海大草原中穿行,一面是連綿起伏的群山,一面是碧藍的太平洋,海天一色。

下午由排灣族大哥當嚮導,領我們前往東源部落探險,參觀哭泣湖景區並且瞭解三蔬、斯文豪斯大蜥蜴,以及山豬捕捉法等。緊接著,一行人來到水上草原,據說這是東源部落的禁地。大家脫了鞋,在原住民大哥用原住民母語和這片草原「對話」後,紛紛踏進這個神秘的草原。這片大草原其實是沾滿水草的濕地,踩著似很結實,卻也搖搖晃晃,一不留神會陷入泥潭無法自拔。大家來到草原中央,依照原住民大哥口號,拉著手,唱著歌跳起原住民的舞蹈。前一腳,後一腳,任由濕地的泥水浸潤整個腳,盡情享受大草原上最直接最自然的腳部SPA,大家邊跳邊唱,早已拋開城市喧囂,奔進大自然的懷抱。

結束原住民的歌舞,我們來到彩虹農村,這是東源村很特別的有機農場。烈日下我們揮灑著汗水,割了許多玉米拿去豬圈裡餵豬,看著那些小豬們搶玉米然後憨憨地吃起來,不知不覺揚起一種幸福感。彩虹農村的小豬被飼養在乾乾的土地上,飼料多為玉米梗,小豬們較不易有臭味。彩虹農場本著生態第一的原則,大多採用天然無污染的農家肥,且十分追求作物的品質,不以營利為目的,這種理念值得借鑒!

晚上我們和老師及生態員一同前往海灘觀察陸蟹。在這裡,除了陸蟹,我們還見到了成千上萬隻寄居蟹。入夜後牠們紛紛展開活動,有的到海邊排卵,有些在海邊等待一波一波海浪帶來的新貝殼以供換殼。生態員還告訴我們,人們不該在沙灘上撿取沙灘貝殼,這對於脆弱且需要貝殼保護的寄居蟹來說,將是威脅它們生命的行為。

物種交流生生不息

今晚的活動令人聯想起昨天走的阿朗壹古道。阿朗壹古道是很多海、陸生物生存的地方,比如稀有物種綠蠵龜。而今晚走過的後灣沙灘也富含多樣生物,如寄居蟹,陸蟹等。這條台灣東部的海岸線一大重要性就在於它提供生物多樣性的保護。生物多樣性指的不僅是物種,還包含物種的多樣基因、生態系統的健康,與棲息地的完整。三者缺一不可,才能提供物種交流與生態演替持續在這塊寶島上永續上演。現今有人提出要開闢後灣村這片淨土來建造別墅,充分顯示人類對自然的掌控力,以及無知和愚昧。為了所謂經濟發展,為了己身私利,不惜利用大自然作為籌碼,以破壞生態平衡作為代價,貪圖眼前短暫的利益,卻忽視生態遭到破壞後的長久而持續的後果。身為學生的我們,應該多多宣傳環保,反思一味開發的後果。同時我們也感受到,與其教授我們很多的理論知識,不如讓我們親身接觸大自然這些微小卻重要的生物,實際體會保護自然,反對開發海岸線的重要性。

第三天,我們來到此行最後一站—墾丁。結束墾丁國家公園的功能與定位座談會後,一行人前往墾丁龍坑生態保護區。那是一個珊瑚礁地形的生態保護區,由多年的板塊運動形成。因位於太平洋和巴士海峽的交界處,冬季風浪驚濤裂岸,侵蝕作用十分旺盛,形成了此區峽谷、裙礁、崩崖等特別的地形景觀。

此行所到之地,多為未開發地區,是保留完整的台灣美景,也有許多是遊客不能進入的禁地。正是因為沒有熙熙攘攘的遊客、觀光團,那些自然保護區才不會變成商業化的風景區,依舊保持著它們最美的樣貌。這四天的屏東行,既是一趟生態體驗之行,更是自然體悟之行,也是我作為陸生,第一次深入探索台灣未開發的海岸線以及感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置身其中,令人再三回味。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