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資訊陷阱?醫療黑幕? —淺談中國大陸魏則西事件◆文/陳君碩

  • 更新日期:109-10-15

行動上網普及,生活上的任何疑難雜症,只要上網Google一下,幾乎都可透過網路得到答案,也成為現代人解決問題的新模式,然而,在搜尋引擎的背後,若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因自身利益,選擇性提供訊息,讓使用者做出誤判,甚至間接導致一條年輕生命逝去,恐怕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父母散盡家財 愛子英年早逝

今年四、五月間,讓中國大陸輿論沸騰的「魏則西事件」,一位年僅二十一歲的年輕大學生魏則西,因罹患罕見疾病「滑膜肉瘤癌」,在父母到處奔走仍求醫無門下,使用了中國大陸的搜尋引擎百度,找到在搜索結果排行前幾位的「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北京武警二院)」作為求醫目標。

該醫院聲稱,擁有史丹佛大學生物免疫療法DC∣CIK,成功率高達八、九成,魏則西父母於是散盡家財、跟親戚借款,勉強湊到二十萬人民幣醫藥費,但經過該療法治療後,病況並未好轉,癌細胞仍舊轉移到肺部,魏則西才回頭接受其他正規療法,然而為時已晚,最終仍在今年四月十二日病逝,得年二十一歲。

魏則西在過世前一個多月,曾在中國大陸知名論壇的「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提問中留言,分享自己誤信百度搜索結果的過程,「希望不再有更多的人受騙」,隨著他的離世,整起事件在中國大陸發酵,對於網路醫療和搜尋引擎競價廣告的道德質疑聲浪更是鋪天蓋地而來!魏則西的死,既是因癌症而死,更是被一個緊密相連、利益相生的共犯結構所害死。

競價排名 偷渡廣告

百度在此事件中成了眾矢之的,關鍵在於其搜索引擎的「競價排名」機制。該服務是以客戶出價高低,決定網站或產品關鍵字出現在搜索結果的順序,出價越高,排序越前,出價越低,排序在後。

這樣的排序看似符合市場機制,然而對照在中國大陸以外、全世界普及的搜尋引擎Google,其搜尋演算法排除了人為因素對搜尋結果的影響,廣告和搜尋結果做出明顯區隔,在廣告條目前會明顯加註「廣告」。

百度的搜尋引擎循「競價排名」機制,未將花錢買廣告的欄目特別標註,魏則西當初因此誤以為搜尋結果排在前面的醫院就是風評最佳最可靠的醫院,遂一步步陷入利益共生的資訊陷阱。殊不知該項醫療技術,在國外仍處於臨床階段,但在中國大陸卻有不肖醫療單位佯稱此為最新技術,誤導病患。

有中國大陸網友做實驗,將「滑膜肉瘤癌」的英文關鍵字分別鍵入Google和百度搜尋,Google出現多篇對此疾病的介紹及學術論文,並沒有相關廣告;百度的搜尋結果則多為醫院或相關醫療機構的宣傳廣告,不過在事情鬧大後,相關廣告都已刪除。

網路去仲介 搜尋引擎成守門

當人們習以為常地透過上網搜尋,解答生活問題,一個更加透明、不帶有偏見,且不將利益暗渡陳倉的資訊傳播環境更為重要。

過去網路不普及時代,電視、電台、報紙等傳媒占據主要傳播管道,但在網路普及後,產生「去仲介」效果,促成資訊獲取和傳播的革命性變化。以「去中心化」為特徵的網路,搜尋引擎以另一種方式獲得控制資訊流通的力量,扮演起傳播學中的「守門人」(gatekeeper)角色。

再者,即便網路資訊爆炸,但每個人對資訊吸收的能力有限,因此「注意力」成為一種稀缺資源,也凸顯對資訊進行組織、分類、過濾的重要性。具有這樣支配權力的,正是搜尋引擎本身,它可以透過影響資訊的結構、分類、排序,凸顯或遮蔽特定資訊,從而擁有建構意義的力量。

當然,搜索結果不可能一視同仁,必定會出現排序,但終究需有個善惡的底限,魏則西在感慨「人性最大的惡」,實則將矛頭指向資訊操縱,因為百度並未中立、客觀地幫助他們尋找準確、完整的資訊,反而是基於商業利益,將魏則西和家人導向了自己的客戶。

操縱者根據自己的利益,隱秘地控制用戶知識獲取的過程,影響他們的偏好和決定,甚至可以說,資訊操縱者的「惡」,來自於利用了患者的絕望,並影響事關生死的決策。

緊密利益鏈 醫療監管破功

除了資訊陷阱的問題,涉事醫院北京武警二院也被踢爆該院腫瘤科,已外包給風評極差的「莆田系」醫院。「莆田系」是指福建莆田人在中國大陸各地開設、管轄的私立醫院簡稱,過去曾屢次因誇大不實的宣傳、收費不合理為人所詬病,甚至被貼上「黑醫院」的標籤。

莆田市前市委書記梁建勇曾公開表示,百度二○一三年的廣告總量是二百六十億元人民幣,莆田的民營醫院在百度上就做了一百二十億元的廣告;陸媒「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則指出,莆田系醫院有八成的利潤投入廣告,對百度的營收貢獻至少有二成。

從百度的營利模式到莆田系被起底,「魏則西事件」的利益鏈條,幾乎已清晰可見:「莆田系」醫院砸大錢在百度買廣告上頭條獲得推廣,魏則西被百度提供的醫療資訊引導到醫療評比最高的「三甲」級醫院─北京武警二院,武警二院將重症腫瘤科室外包給莆田系醫院,該院又對魏則西及其家人宣稱治療成功率超過八成,延誤正規治療時間,最終釀成悲劇。

在輿論沸騰之際,中國大陸官媒《人民日報》五月一日就曾刊文批評,「百度與莆田系醫院之所以能夠胡來,在於它們本身所具有的壟斷力」;面對各方指摘,百度CEO李彥宏五月十日在一封公司內部信中痛陳,「因為從管理層到員工對短期KPI的追逐,我們的價值觀被擠壓變形了」,他還強調,如果「失去了對價值觀的堅守,百度離破產就真的只有三十天!」

監督有邊界 軍醫院批不得

百度、莆田系在一片檢討聲浪中,處於風口浪尖,但值得玩味的是,同為直接涉事方的北京武警二院,似乎隱隱有一道保護傘,不但官方下發文件要求輿論降溫,也透過官媒替軍隊醫院找台階下。

如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五月四日報導,中國大陸中宣部和國家網信辦針對魏則西事件發布內部文件,要求相關報導「全面降溫」,除新華社、人民日報等權威媒體消息外,不再新發相關報導、評論,也禁止「微博」熱門話題、熱搜詞等推送相關訊息,還要求「刪除關聯性、煽動性、行動性、攻擊性信息,特別是藉機攻擊黨和政府、醫療制度、社會制度等相關言論」。

五月四日解放軍報下屬的軍網發表《因為魏則西事件,軍隊醫院一起跟著挨罵,冤不冤》評論文章,為武警二院抱屈;六日人民日報再發表評論,重點未放在追問魏則西之死,而是教導人民需要提高科學素養,「尊重自然規律,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坦然地面對生與死,是最理性的選擇」。

百度、莆田被放大鏡檢視,相較之下武警二院被輕輕放下,形成一道輿論的界線。大陸允許輿論對私有企業展開批評,但一旦指涉官方,則不易撼動,各類監督批評在公權力前戛然止步。

新規嚴管 亡羊補牢

就在輿論已漸降溫之際,中國大陸網信辦和國家工商總局相繼頒布「網際網路資訊搜索服務管理規定」和「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對部分搜索結果有失客觀公正,違反行業道德和規範,誤導和影響公眾判斷者予以規範。這幾項新規普遍被認為是中國大陸官方針對「魏則西事件」做出的亡羊補牢。

網信辦的規定要求,提供付費搜索資訊服務,應當依法查驗客戶背景,明確付費搜索資訊頁面比例上限,醒目區分自然搜索結果與付費搜索資訊,對付費搜索資訊逐條加注顯著標識;工商總局的辦法也明確指出,推銷商品或服務的付費搜索廣告屬於互聯網廣告,互聯網廣告應顯著標明「廣告」,付費搜索廣告應當與自然搜索結果明顯區分,對醫藥領域法律法規規定須經廣告審查機關審查的廣告,未經審查,不得發布等。

「魏則西事件」,打開了百度醫療競價排名和莆田系醫療監管混亂的「潘朵拉盒子」,將搜尋引擎及私人醫療體系的商業模式攤在陽光下,接受法規、道德和人性的檢視。

但話說回來,百度在中國大陸的壟斷地位,不正是因其嚴格的網路控管,對Google的封鎖所導致?若魏則西能在使用百度求助前,先翻牆到Google搜索看看,是否整起事件,又會有不同的結果?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