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第四屆兩岸交流紀實圖文獎入選》走在雲南鄉間◆文/陳長濤

  • 更新日期:109-10-15

走在雲南鄉間,我用力地呼吸,空氣中一股牛糞味兒,夾雜著青草香、煙燻稻草……一點不難聞。深深地吸了一口,我把味道留住鼻腔裡。

走在雲南鄉間,我仔細地聽,背後傳來聲音–––叮咚叮咚……,不回頭也知道,牛來了!大笨牛不解風情,其實最有感情,取下牛鈴,我把聲音帶回家。

走在雲南鄉間,我四處發現,村子裡的豬,自由自在散步,小孩追逐嬉戲,沒煩惱。學做一個無知的鄉下人,張開口,我快樂地大聲笑。

走在雲南鄉間,我用心地看,小路上扛柴火的是女人,梯田裡、工地幹活的是姑娘。男人真命好,走到哪都抱著水煙筒,我也想哈一口,做這裡的男人。 走在雲南鄉間,我想不透,小腳婆婆的腳,那個樣子,還能夠舞劍不跌倒。小腳走了一輩子,走不出這村子。

走在雲南鄉間,我只看見黑白。梯田阡陌縱橫,田中的水相連到天邊,天上的雲是白的,田裡的光也是白的,田埂路是一張黑色的網,我走在線條裡。

黑色山坡,裹著灰白的霧,上午10點前,路還藏在濃霧裡。濕漉漉的地面,像一條黑色帶子,青青楊柳點綴,蜿蜒環繞著村莊。 內心的情緒濃的像霧,我走在氛圍裡。

村寨裡沒見到什麼人,只有幾隻黑狗,黑白堆砌的石牆,質感細緻動人,陽光把樹影黑白分明,掛在牆上鋪滿地面,我走在光影裡。

學童黑色的眼珠,流盼出希望,隔著教室窗戶,看外面的世界。老人臉上,爬滿黑色的皺紋,風霜滿面,沉思在灰甸的雲層底。黑白的臉印入腦中,我走在靈魂裡。

走在雲南鄉間,我留下了什麼?不用說,盡在黑白裡。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