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吳尚洋的「花」樣人生◆文/劉 菡

  • 更新日期:109-10-15

說到「台灣之光」,一般人大多會馬上想到羽球界的戴資穎、棒球界的陳偉殷、高球界的曾雅妮、麵包界的吳寶春……。但你可能不知道台灣有一位花藝界的鬼才,曾在2012年勇奪「花界奧斯卡」的法國時尚花藝大賽冠軍,他是日本池坊(日本花道主要流派)的教授,也是一名「妥瑞氏症」(Tourette Syndrome)患者,他是吳尚洋。

│病症讓吳尚洋成為頭痛人物

妥瑞氏症,是由法國醫師妥瑞(Georges Gilles de la Tourette)首先發現並描述病症特徵,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該症又稱抽動症,因腦內多巴胺不平衡,會不由自主地發出清喉嚨的聲音或聳肩、搖頭晃腦等動作。因此,在家庭、學校及社會對此疾病普遍不瞭解的狀況下,往往造成一般正常人與妥瑞氏症患者之間的誤解。

吳尚洋約12歲時,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跟別人不太一樣,會經常性落枕、不自覺抽搐及發出怪聲,讓他成為師長眼中的頭痛人物,學校甚至多次打電話到家裡及教育局,讓爸媽難以諒解。因為從小這種不自覺的行為,常常嚇到旁人,還被鄰居以為是遭到鬼附身,甚至被潑過符水、灑過香灰;被同學丟粉筆、割書包,成為家常便飯,老師還因為他的怪表情呼他巴掌。家人則以為他愛作怪,故意唱反調而加以處罰。高中畢業後,他原本想去荷蘭農學院讀書,但抽動症狀日漸頻繁,爺爺奶奶以為他嗑藥,吳尚洋說:「荷蘭大麻合法化,他們以為我要去抽大麻、嗑藥,就抓我去驗尿。」檢查後才真相大白,是得了妥瑞氏症。

面對生理缺陷帶來人生歷程中的誤解與挫折,現年37歲的吳尚洋從不灰心喪志,反而更為堅韌,而且當發現自己有妥瑞氏症時,更覺得「太讚了!我跟別人不一樣。」樂觀的心態,讓人既佩服又不捨。

│從花藝中肯定自我

因母親擅長花藝,師承日本花道小原流,從小耳濡目染的吳尚洋9歲就會自己練習插花,14歲立定以插花為職志,花種品類萬殊、花期不一,讓他覺得充滿挑戰,因此每逢寒暑假就四處打工學習花藝,甚至曾在殯儀館的靈堂學插花。只是在台灣畢竟沒有學習花藝的正規管道,於是轉往美國芝加哥花藝學院,18歲拿到文憑,旋即赴歐洲及日本跟隨大師修藝。多元的學藝之路讓吳尚洋得以融匯東西風格,既有西方大膽奔放的奇思妙想,也有東方守靜和諧的花道精神。

吳尚洋在花藝上具有獨特的天賦與創造力,常常一出手就技驚四座,讓人折服;但特立獨行的個性,卻也讓人捉摸不定,不是為他捏把冷汗,就是氣得牙癢癢。症狀的發作,則使他在台灣的比賽屢屢碰壁,甚至曾被請下舞台,因為評審說:「你會引起躁動」、「你會讓畫面不好看」,也有評審私下對他說:「要不是你老是蹦蹦跳,分數會很高」。

從此之後,他決定往國外發展參賽,而且幾乎場場得獎,並一舉拿下法國時尚花藝大賽的冠軍。那是亞洲人從來未曾征服過的國際舞台,是花藝界最大的賽事、最高的殿堂,吳尚洋用生命的熱情證明妥瑞症並無礙於夢想的追求,更向國際證明台灣人的花藝造詣。吳尚洋認為花藝比賽是行銷國家軟實力的一部分,「而且花藝比賽是唯一可以讓你掛國旗的。任何比賽、表演或是國際交流活動我都盡可能的只用台灣的花,就是為了讓人知道我是台灣來的」。

參加法國時尚花藝大賽這樣的國際大賽要花多少錢?「99萬9,772元。」吳尚洋說,記得這麼清楚,因為那是千辛萬苦才籌募的數字。但籌錢只是艱難旅途的第一步,他找了一個朋友當助手,兩人扛著一百多公斤的材料和工具遠赴法國,到了比賽現場,才發現其他國家都是組隊參賽,只有他孤單一人應賽。比賽以「希望」為主題,吳尚洋卻略帶「失望」,所幸他再度發揮堅韌的性格,以3萬多根的纏繞鐵絲,串起一萬多顆玻璃珠,並選用白色康乃馨,編織成6棵屹立的大樹,傳達祝福給日本311災民,表現出「人在逆境中堅毅的思維」。

他的作品感動了評審,在35位各國高手中脫穎而出,勇奪高階專業級第一名。吳尚洋上台領獎致詞時,不失幽默地說:「感謝所有不同國家參賽的人,願意包容我在那麼吵的狀態下跟你們競賽。」他為自己被誤解的人生出了一口氣,讓大家知道「妥兒」也能有傲人的成就。

│沒有醜的花,只有不會插的人

其實從過去到現在,出人頭地的「妥兒」歷歷可數,例如英國著名作家詹森(Samuel Johnson)、美國職棒選手艾森萊奇(Jim Eisenreich),乃至莫扎特(Amadeus Mozart)都被疑似妥瑞氏症患者。無論是對於人生目標的追求或壽命,妥瑞氏症都不會有所妨礙,重點在於能否克服他人異樣的眼光,建立自信。像現年27歲的曾柏穎,因罹患妥瑞氏症,從小常被同學欺負,15歲時因憂鬱跳樓,幸運生還,從此「轉念」,不僅攻讀高學歷,受邀成為衛福部生命教育、衛生教育的講師,更在2015年獲頒「總統教育獎」。

吳尚洋的可貴之處就在於能與妥瑞氏症共舞,從沒有放棄自己的人生,也不自怨自艾,反倒認為這是他的特色,他說:「只要跟別人不一樣,就會有許多新奇好玩又有趣的事。」「人都是水裡來火裡去,不管你是遇到壞八字還是怎樣,只要出生的當下,你就是一個獨立、獨特、特殊的個體,都有無限的可能。」妥瑞氏症沒有成為吳尚洋的阻力,反而是他的助力及特色,因他的作品有許多繁複的細節,當專注花藝創作時,既可改善症狀,妥瑞氏症跳躍的想法更能激發創意。

長年的深入研究,吳尚洋對花藝已形成一套哲學觀,「花開花謝是生命的循環,植物要歷經多少波折才能開花,本身就透露生命的張力。就像人,擺對位置,找到適合環境,就能長得很漂亮。所以沒有醜的花,只有不會插的人。」現在的他,無需昂貴花材,只要路邊野生花草,乃至菜市場的韭菜花,他都能信手拈來,化平凡為神奇。

當然,為了展現自我,有著高度自信的他,也有反傳統的一面。譬如台灣教育最在乎的學歷文憑,他一拿到就撕掉,他認為「只有自卑的人,才會覺得那張紙可以給你安全感。」從他身上還可看到各式各樣的反差,他努力賺錢,卻對錢漫不經心,曾花數十萬元買「清水燒」花器,被學生打破也不在乎。他的不屈、不屑、不怨、不悔,就像鮮人掌一般,即使處於荒漠,也要奮力開出嬌豔的花朵。

│正面思考,活出「花」樣人生

得到國際大賽冠軍之後,吳尚洋選擇把花藝教室開在屏東老家,熱情不止、症狀依舊,偶爾爆衝、偶爾激動,還不時邊教邊搞笑,學生們都覺得他「不藏私,而且不按牌理出牌,別的地方是照著老師做好的作品模仿就好,但在這裡很傷腦力。」現在的他談到過往的歲月,都是一派雲淡風輕,對所有的羞辱一笑置之地說:「就認了,這就是我的人生。」他知道這輩子註定要與妥瑞氏症為伍,「它是我人生的一部分,生命既有的東西,不用排斥,好好享受就好。」

與其氣餒,不如正面思考,視妥瑞氏症為友,畢竟吳尚洋每天穿梭在錦繡繁花之間,聞花香、觀花色、展花藝,再加隨遇而安的抖動,反而能活出一場異於凡人的「花」樣人生。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