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澎湖仁醫 侯武忠 無私奉獻的精神◆文/張 怡

  • 更新日期:109-10-15

說起醫師,多數人腦中浮現的不外乎是穿著白袍、戴著聽診器、坐在診間的醫師形象,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在澎湖竟有這樣一位醫師,一襲短袖、短褲、踩著夾腳拖,開著小船穿梭小島替病人看病,這個人是有「白沙鄉守護神」之稱的侯武忠醫師。

在侯武忠行醫20多年時間裡,即便天氣再惡劣,他仍堅持每週到離島替病人看病,視病如親的態度連病人兒女都自嘆不如。然而,侯武忠照顧他人的同時卻忽略了自己的健康,去年2月確診棘手的胰臟癌,同年11月20日不敵病魔辭世,享年55歲,仁醫風範留給後人無限的緬懷。

侯武忠深耕故鄉澎湖 開船行醫改善離島醫療困境

侯武忠是土生土長的澎湖人,從小熱愛大海的他,閒著沒事就愛往海裡跳,準備大學時原本立志考造船系,終生與海為伍,但他身為家中長子,考慮畢業後得留在澎湖照顧家人,勢必需要一份穩定工作,因此他報考全澎湖僅2個名額的公費生,成功保送高雄醫學大學。

歷經醫學院、住院醫師的嚴格訓練,28歲的他先後奉派七美、望安衛生所擔任醫師,6年後接任白沙鄉衛生所主任,侯武忠不僅得兼顧衛生所門診、島上3個偏遠村落巡迴醫療、晚上支援急診及法醫工作,每週還得到員貝、大倉等小離島巡迴醫療,但唯一能往返這些島嶼的交通船,卻常因天候影響而被迫停駛。 不捨離島老人家忍著病痛苦等醫師,侯武忠自掏腰包把交通船包下,並向老船長學開船、考取小船駕照,並先後買下2艘小船,分別以父母名字命名「榮泉號」、「昭滿號」,成了全台唯一開船行醫的醫生,20年來風雨無阻。

老病人們回憶,早年員貝、大倉島上幾乎沒有醫師,必須開40分鐘的船到馬公才有醫生可看,後來雖然有了巡迴醫療,但一個月幾乎見不到一次醫師,直到侯武忠接任後,島上才有了穩定的醫療服務,也讓侯武忠在39歲時獲頒醫界最高榮譽「醫療奉獻獎」。

侯武忠比兒女還孝順 老病人淚眼緬懷

「衛生所放送,現在有巡迴醫療,有需要的村民請到衛生室。」抵達島上時,侯武忠總會親自廣播,接著一路和老病人打招呼、聊天走回衛生室,對老病人而言,照顧他們20多年的侯武忠,既是醫師也是家人。

一提起侯武忠對老人家們的照顧,家住員貝嶼的85歲阿嬤王蕭叢難過地掉下眼淚,想起12年前她的心臟出毛病,又擔心到大醫院聽不懂醫生在說什麼,侯醫師二話不說開船載她回馬公看病,陪她看診、做檢查,再送她回家,就像對待自己的媽媽一樣。

白沙鄉鄉長莊美李也感嘆,年輕時她隨丈夫在外工作,無暇照顧有造血功能異常的媽媽,每當媽媽頭暈或暈倒,侯武忠總是送她到醫院,甚至幫失能臥床的婆婆換尿管、清理褥瘡傷口,感嘆「比我們做兒女的還孝順」,侯武忠視病如親的形象也深植白沙鄉居民心中。

高齡88歲的老漁民陳船頂是侯武忠的忘年之交,每次侯武忠到島上總會先到他家喝汽水、一邊興奮地聊起這幾天又抓了哪些魚,同時關心老人家的身體狀況,常專程幫他到醫院領慢性病藥物,兩人情同兄弟,直嘆侯武忠「好人沒好報」。

同事眼中的侯武忠 永遠活力滿滿的暖心超人

看診之餘,侯武忠也是一個熱愛大海的人,釣魚、潛水都是他熱愛的海上活動,和侯武忠共識20多年的老同事陳亞慧回憶,侯武忠看診時最愛向老病人討教抓魚技巧,笑稱若他不問,這些獨門秘技恐怕從此失傳。

在同事眼中,侯武忠藏著一副老靈魂,他沒有智慧型手機、不用通訊軟體,身上總是帶著一台陽春的Nokia手機,有別現代人愛追逐各式新款3C產品,衛星導航更是侯武忠的寶貝,他喜歡用衛星導航記下澎湖各個石滬座標,一閒下來就去抓些漁獲向老病人現寶。

「看診、開船、抓魚」幾乎填滿侯武忠的日常生活,但他就像是永遠不會累的超人,每天一早準時上班,卻總是最後一個離開,有時候工作忙了一整天,同事們都已累癱,他還有精神去潛水抓魚,常被戲稱為「過動兒」,這或許得歸功於他「秒睡」的特異功能,讓他總是同事間最有活力的一個。

侯武忠不僅視病如親,更把這份愛延伸到同事及其家人身上。陳亞慧感嘆,他不僅帶領醫護人員挺過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當同事的家人生病時,一句「儘管放下工作,安心陪媽媽。」令人至今感念在心,看完診也不忘對護理同仁說句「辛苦妳了」,一舉一動都讓工作伙伴感到暖心。

侯武忠對同事寬容,自己卻從不請假,不僅全年無休、電話24小時開機,就連過年期間也會到離島巡迴醫療,幾乎從沒聽過他為了出去玩而請過一天假,即便是家人生病,他也必定把門診病人看完再趕回家。

凡是和侯武忠共事過的老同事,不論人在白沙衛生所還是遠在離島衛生室,受訪時都曾不約而同地說出「能和他一起工作是件光榮的事」,只可惜想和他一起退休的願望,將永遠無法達成了。

照顧病人卻少陪家人 孩子長大才知父親偉大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必定有一個偉大女人」,在侯武忠懸壺濟世、救人無數的20多年裡,侯武忠的太太陳慧娟正是扮演著這樣的角色。

侯武忠和陳慧娟原本是高中同班同學,兩人個性天差地遠,侯武忠既活潑又充滿好奇心,陳慧娟個性則是文靜又內斂。陳慧娟回憶,侯武忠是個很有個人魅力的男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兩人經常一起討論作業,就這麼日久生情,最後侯武忠主動追求,兩人從高三起便開始交往,畢業後結為連理。

看著侯武忠對病人無怨無悔的付出,一天工作10幾個小時也不喊一句累,卻沒什麼時間照顧家人,陳慧娟心裡也曾有過埋怨,但深知侯武忠就是放心不下這群老病人,就連颱風天港口禁港,也曾偷偷帶著她一起出海,看到病人一切無恙才放下心中大石。

結婚這麼多年來,侯武忠天天出海,卻幾乎沒和家人出過國,陳慧娟說,每次找他出國,他總說「比起出國,大海抓魚還比較好玩」,而出海的時光也成了全家人難得可以團聚的時刻。

然而,面對老是不在家的爸爸,侯武忠的小兒子侯承孝曾一度無法諒解。他說,小時候幾乎見不到爸爸,每當他想念爸爸,就會刻意搗蛋惹怒媽媽,這時候媽媽就會打電話叫爸爸回來,直到長大以後,才明白爸爸早出晚歸全是為了照顧病人,他驕傲地說:「會永遠以爸爸為榮」。

疲於照顧病人忽略健康 因一條魟魚發現罹癌

對病人關懷入微的侯武忠,卻沒把自己的健康放心上,每天繁重的看診、行政工作總是壓得侯武忠喘不過氣,他經常從早上到下午只喝一杯飲料,一個便當可以從午餐吃到宵夜,幾年前身體早已出現警訊。

妻子陳慧娟說,侯武忠生前曾向她透露倦意,希望能調到沒有行政工作的地方,也好幾次提起肚子常莫名疼痛,卻因忙於照顧病人,沒把這件事放心上,直到確定罹癌後,才發現肚子痛是因胰臟腫瘤蔓延到十二指腸,講到這裡,她難過地低下頭直掉眼淚,過去兩人常天南地北計畫著退休後的生活,「只可惜他已經沒辦法等到退休了。」

而侯武忠之所以發現罹患胰臟癌,其實是因為一條魟魚。住在員貝嶼的老漁夫王保慶說,前年底他和侯武忠相繼被魟魚刺傷腳,他短短一週就痊癒,但侯武忠治療2個月仍不見好轉,這才驚覺有異,想不到一檢查竟然是胰臟癌,罹癌後侯武忠仍多次回員貝嶼探望老病人,看到他變得如此削瘦,心中有說不出的難受。

感念侯武忠對澎湖的付出,澎湖縣政府計畫在岐頭漁港設立侯武忠塑像及紀念公園,融入他的生平行醫事蹟,希望藉此帶動白沙觀光,讓侯武忠的仁醫故事永遠留在澎湖人心中。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