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初見回眸的溫暖台南◆文/葉馥穎

  • 更新日期:109-10-15

清晨薄霧散開,明亮紛踏而來。青石路旁的林間小道,帶來的一絲涼意,令人猝不及防。一轉眼就過去的3月,打亂了前來徒步的旅人。每每無法提起任何興趣的自己,感覺置身於荒島的城市裡,身邊即使充斥再多的人文情懷,都不能讓自己感受到真正的快樂。好像快樂這二字早已離開許久,突然發現自己不再如當初般歡愉談笑,而是鬱鬱寡歡,興許是背井離鄉亦或感到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造訪台南之旅

時光的線性是溫柔的騙局,但好在它可以允許我任性妄為一次。收拾好隨身的行囊,騎上單車,一路沿街向南追去。去俯看墾丁的海、玉山的脈、去靠近西岸的台灣海峽,去拉住流年好好的對它做一個告別。年少輕狂這四個字生動描繪了此次莽撞、幼稚的行為,但我卻沒有對此產生一絲的害怕,因為活到現在,從未讓自己真正勇敢過一次,哪怕在愛情上都不曾有過。只願這份來之不易,可以突破時空的界限,在人生的卡片印下漂亮的一章。騎行的車程早已過半,田間小路旁開始打起微亮的光。伴隨著它的忽明忽暗,終是抵達位於台灣南部的城市。看著華燈初上的小巷口,滿滿的溢出所謂的幸福感。停放好車子,休憩一晚過後,坐上當地人們所俗稱的區間車,緩緩的馳行進這座名叫台南的城。

大街小巷映襯的即興塗鴉,隨處可見的各色風貌,無一不在訴說這座老城的週遭故事。碰觸著古老城牆的一磚一瓦,仰望著神秘莊嚴的安平古堡,品味著當時的歲月婆娑。遊歷至池塘旁,細看枝椏裡輕浮遊動的青紅色鯉魚。輕輕踢落地面上的小碎粒,順延著它滾動的方向找到了前行的出口,驀然發現偏離原本要前往赤崁樓的軌道,道路的空無一人,顯得自己的單薄無力。突然,眼前停下一輛公交,司機師傅開口詢問,熱心的拉上當時手無頓挫的我。這份突如其來的感動,也許在他們看來只是路過別人的生命,卻會住在我心裡一輩子。雖素不相識,但心卻倍感溫暖。

一路的閒談之下,漸漸臨近街道。轉個彎後便抵達了在赤崁街與民族路交叉口上的赤崁樓。熠熠生輝的三個大字和那一抹漆紅瑪瑙色的牆面吸引著世界各地遊客。拿著門票走進大廳,不經意間的轉身便會發現一樓角落遺留著征戰時的殘骸,依照殘骸破損的程度來看,想必當時的士兵是多麼的英勇無畏,才會讓如此堅固的瓦礫變得不堪一擊。踏上赤崁樓閣的二層,映入眼簾的是佇立在正中央的透明櫥窗,櫥窗裡盛放著舊時建置的木質船帆。檯面案板上刻畫著鄭成功七次下西洋的事蹟和功勳。左邊陳列著當時英國槍支炮彈的器械,右邊擺放著幾幅名家畫作。轉身下樓,在進口處大廳的禮品屋,挑選幾件當地的特色藏品,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不虛此行的旅遊

離開帶有歷史韻味的赤崁樓和安平古堡,躊躇滿志的心越發膨脹,人都是情感動物,對於好奇事物尋覓的欲望甚至超過任何物件,包括自身的探索。不一樣的是,這座城就像挖不完的寶藏,每一處都有新發現。台南這充滿鄉野風味的城市,讓人不得不暫緩腳步,逐一仔細看遍。聰明的建造者激起人們二次重歸的情感,既保持了台南的神秘,也滿足前來探尋的好奇。借用小林一茶的話:「我知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暫。」然而我依舊相信花前月下的獨酌和恒古不變的久遠,哪怕它只是曇花一現的美好,我都會將它封存,埋藏心間留作最美的紀念。回程的車敲響了遠方的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到最後,我們都不得不習慣散場時,那一盞盞亮起的燈。雖總是帶著遺憾離開,但好在一步一個腳印的賞閱了半個村落,不虛此行。

│動容的美好回憶

對於這場台南之旅的經歷,它所賦予我的意義非凡。好似一塊甜而不膩的方糖,慢慢地用它那蠱惑人心的魔法涉獵著人們躁動而又不安的靈魂。靈魂深處所給予的動容,哪怕領略過大好河山都無法比擬。

曾經的行色匆匆,如今的縈繞於心。本以為我會笑著說出那些曾經在旅途上遇到的遺憾與感謝,直到後來淚水沾濕衣角才意識到,早已被這座城市打動。從未如此真實的去感受人們所描述溫暖的我,第一次對它產生了不捨,好像惜惜依別的戀人,還沒來得及溫存,就要啟程前往他方。我想,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的再見,來日方長,他日會再次相見。

在中國大陸生活時,總以為借別人的鏡頭去看這個世界相當便利,不用行千里,也知曉四季,但當親臨時你便會發現與眾不同。如果可以,我依然希望能透過自己一點一滴的努力,去感受台南這份初時回眸的溫暖,深深記住城市的每一個街角院落,記住它的名、它暖陽般的光束,和那輕裝上陣、瀟灑前行的模樣。因為你不知道下一個明天你會遇見誰,你也不知道你會錯過誰。但曾經的擁有就是一份獨一無二的確幸。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