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台商子女夏令營的十年情◆文/張庭大

  • 更新日期:109-10-15

「大大哥哥」,這4個字對我來說,並非一般的重要,它承載了滿滿的夢想,是數之不盡的回憶,也是用之不竭的能量。準備好要搭上這一班列車了嗎?讓我 來帶領你經過夏令營沿途的每一站。

數算回憶最深刻的片段, 就是每年夏天的這個時刻

2005 年的暑假,依循媽媽的規劃,希望那時候12 歲、剛要升上國中的我,能學習獨立自主,接觸新的環境,磨練磨練。於是,媽媽「無預警」的替我報名了夏令營,這個意外的安排,也造就了我往後十多年的「營隊生涯」。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夏令營,也是我第一次離開爸媽的照護,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爸爸帶著我到學校,緩緩地向著報到的地方前進,心裡卻是十分的期待,這裡的人如我想像中的一般嗎?想著想著,走到了報到台,親切又不帶一絲距離感的招呼聲,頓時溫暖了我顫抖的雙手。與父親揮別之後,隊上的大哥哥、大姐姐充當我這九天八夜的保姆,對的,在我參加的這一年,台商子女夏令營的營期較長,但只有一梯次,還記得參與人數也沒有很多,當時150 個座位的小禮堂足以容納學員、隊輔,以及家長,如今甚至連小學員都擠不進去呢!

還記得第一天晚上,我們到了景文科技大學的5 樓禮堂,燈光昏暗,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我乖乖的坐在隊輔指示的位置,席地而坐。看著舞台前的布條,上面寫著「迎新晚會」的標語,此時舞台燈全開,活力十足的隊輔們開始使盡渾身解數,有表演,有跳舞,為的是讓我們這些在外地過夜的孩子們,去除一些緊張感及增加心中的安全感,好融入營隊中。老實說,坐在台下的我,腦袋也不是那麼靈活,當時只覺得非常有趣,急著要去找隊輔把晚會的戲劇結局給釐清。

即使忘記了所有,留下的絕對是與夥伴的回憶

也許你會發現我的鏡頭從報到就直接跳到晚會了,沒錯,我不太記得那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我的隊輔叫企鵝和祈祈、早餐有吃到麥當勞漢堡、晚會很精彩、明年我要再來。一年又過去了,一如往常的,媽媽又在為我的暑假煩惱,擔心我這個小皮蛋無所事事,待在家當個公子哥。我理所當然會覺得媽媽會再幫我報名台商子女夏令營,正當我萬分期待之際,接收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媽媽以為我不喜歡營隊生活,放棄了這個珍貴的名額。之所以珍貴,是因為當時港澳 地區只開放5 個名額,一切都得用搶票的方式來得到這個機會,所以我除了「斥責」母親以外,就是渡過了一個無聊的暑假。

接下來的這一年,我從9 月開始就每月定時提醒母親大人要記得這件對我來說比考試還要重要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魔力讓我想要一直回到那樣的環境,我不斷地找尋這個答案。

離不開的,是這份情

2007 年,隔了一年,一樣帶著滿心的雀躍出發,這一年營區移師到了中台灣,景點也跟著往中部走,但似乎這都不是我所在意的,我比較在乎的是認識的老面孔為何都沒有再出現。那時的我也沒有想太多,只覺得為什麼他們都不回來了 (曾經以為台商子女夏令營所有的隊輔都是同一所學校的),至少回來看看我長多高也好,或聽聽我剛在變聲的聲音有多稀奇。

如果硬是要我比較在當學員的5 年中,哪一年是我最印象最深刻的,我會說是2009 年在靜宜大學的時光。開始步入青春期的我,努力地學習當一個有渲染力的人,香港首富李嘉誠常說:「先模仿,再創造」,我拼命地觀察著身邊的人,想 著總有一天,我也希望能成為那個別人眼中的「偶像」。小學、中學都是男校的我,接觸的人、事、物都不多,能夠跨出舒適圈接觸異性的地方,似乎只有課外班及教會,根本也未曾有「偶像」的模型,但我在台商子女夏令營裡,看見了我的理想形象。

孕育成長的,是盡心盡力的大哥大姐

很幸運的,我落在了第四小隊,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我的隊輔永遠都充滿著十足的活力及創意,也是核心人物,有他們的地方絕無冷場。在台下看著他們的表演,我的心裡一直徘徊著一股聲音,「我也好想成為那麼樣的人」。與他們最深刻的回憶,就是在車上那美妙的旅程,連綿不絕的歡笑聲不絕於耳,人稱「傳奇車」。隨時即興的故事時間,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講得跟當事人親視現場一般,不遜於名嘴;台商子女夏令營笑話大賽更是把整台車的小朋友翻了好幾遍,好幾次都以為司機大哥要拿走麥克風制止他們的那一種音量。

往年的台商子女夏令營有專設國高中生的梯次,經歷過國小梯次,迫於年齡限制升級到了這個階級,這個梯次讓我感覺到了差異性,差別不再是一、兩歲的硬式距離,而是心靈層面的心理差距。青春期的男、女生不太會與異性靠近,害羞不已,甚至整天都不發一語,相對來說,若表現稍稍出眾,就特別容易被注意到。我的隊輔非常信任我,把小隊長的職位交給我這個「老鳥」,但我那時的焦點 都放在同車隔壁小隊的小隊長。我的初戀發生在16歲的這個夏天,是的,營期結束後又聊上天來,故事好像發展得有點快,縱使這段戀情就曇花一現,但也漸漸證明了為什麼台商子女夏令營一直深植我心,無法忘懷。(喂,我們的營隊還是非常健康的!)

屆齡的我終於在2010 年畫下了句點,很多很多的不捨,但好像也沒有機會再回到這個大家庭了。此時突然想起隊輔跟我說的話,「以後回來當隊輔啊」,雖然事後經過證實,知道這只是他無心插柳,無意中說出的一個句話,然而對我來說,卻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

薪火相傳,以自己為器皿,承載著回憶之流

後來的我果真回到台灣就讀大學,過著豐富的大學生活,心中卻不忘著這股熱血,時常湧泉而上。一踏入大學的那一年,我馬不停蹄地增進自己,為的是讓自己更有能力,也為了夏天的盛事。世事總不太如意,第一年去應徵的小大一被拒於門外,但我沒有被這一棍給打沉,捲土重來。皇天不負有心人,2013 年是我台商子女夏令營的初登板,看到名單的那一刻,我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曾經帶著我四處遊玩的隊輔都為之驚訝,沒想到這小胖子竟然真的兌現承諾;不單是第一次當上隊輔,小時候的偶像們如今成為我的夥伴,一起延續著這層層的薪火,感覺特別好。

年復一年,台商子女夏令營是我夏天不可或缺的一段光陰,甚至是我年少拼圖的一大片,每年如期的來報到,身上掛的不再是制式印表機輸出的名牌,而是一張張的手繪名牌;來到學校的第一件事不再是看著報到區的佈告欄,想著小隊輔會不會是我熟悉的大哥大姐,而是提著小孩的行李,指引他們到宿舍安頓;營期中不再是那個臆測值星官是何方神聖的人,而是轉身成為東躲西藏的墨鏡軍人;睡眠時間不再是宣布的十點鐘,而是隊輔間無止盡閒聊時光後的深夜時分;外出不再是好奇東、好奇西的到處亂跑,而是叫著自己的小隊員排好,不要落單;惜別晚會時落下的淚水不再是因為想爸媽,而是想著還有多少時間能跟這些孩子及夥伴相處呢?

我們是孩子們童年的編織者

我常在想,十年對一個年輕人來說,到底是多長的時間呢?到底是什麼魔力讓我一直賴著這不走呢?我想就是這份感動吧,小時候經歷的一切,很想透過自己去傳遞給這些孩子們,就如同我的隊輔們給予我的。

有苦有甜,有酸有鹹,每每在最低落之時,也不願洩露出一絲疲倦及負面,小孩心中的超人,不能被擊倒,從前一般,現在也一樣,那谷底反彈的能量來源,就是孩子那天真無邪的笑聲。

每一年的惜別晚會,我都會聽到隊輔說:「台商子女夏令營就像一班列車,有人上車,就有人下車。」屢屢在無意中收到小朋友的消息,都會會心一笑,就算只是一則簡短的問候,嘴角都會不自覺的上揚。

最想念的季節—夏天

翻閱著小朋友給我的信件,回憶就從心裡最深處給挖掘出來,童言童語之中萃取出了滿滿的能量,不是用物質能換來的,而是曾經很努力很努力地付出過所換來的,難以用文字形容。你說要怎麼能夠體會嗎?何不一同參與呢?

「沒有能不能,只有想不想。」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