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用愛融化每顆頑石—台灣監獄之母溫媽媽◆文/藍采薇

  • 更新日期:109-10-15

「我只是用媽媽的身分去愛他們」,台灣監獄之母溫媽媽說。

溫媽媽,本名溫楊梅英,給人的感覺就跟一般的媽媽一樣,溫柔而堅毅。身為印尼華僑的她,從小生長在富裕家庭,由於從小接受良好的英語教育,幸運進入外商銀行工作,原本還計畫到英國留學,沒想到簽證臨時出了狀況,失望之餘,她選擇到台灣旅行,並決定與到台灣讀大學並工作的同學溫伯伯結為連理,從此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

怪病纏身 人生大轉彎

嫁來台灣的溫媽媽原本只想當個單純的家庭主婦,每天相夫教子、打掃家裡就好,並無太遠大的志向。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感到口乾舌燥,無法分泌唾液,並嚴重影響到睡眠,每天只能乾瞪著眼直到天亮,導致身體狀況每下愈況。懷疑自己得癌症的她,心裡極不平安,惶恐度日,只好尋求宗教的幫助。在一次宗教聚會中,她感覺到自己被愛與平安充滿,心靈感到極大滿足。回家後溫媽媽開始積極尋求信仰,長達10年的時間每天凌晨屈膝禱告,以信仰作為心靈軟弱時的力量、遭遇困境時的幫助。

但是直到1992年之前,信仰對溫媽媽的意義都還僅止於內心的修為而已,真正讓她踏出家門實踐信仰的,是1991年底的一場感人聚會。當時來自英國的一名宣教士,帶領一批在監獄接受信仰的毒癮者來到台灣,分享信仰如何幫助他們脫離毒品的綑綁,展開全新的人生。當下溫媽媽深受感動,不停流淚,一個月後,她做了一個極不尋常的夢,「我在夢中看見一個景象,許多人在大海中掙扎,我驚嚇的喊叫,一個大浪把人沖到岸邊,我立刻衝過去將他們一個個抱起放在沙灘上。」想到自己10年前也是從海中被神拯救的幸運兒,她當下就決定把自己奉獻出來,願意伸手扶持那些快被大海滅頂的人。

下定決心成為台灣監獄之母

1992年伊始,她便開始積極從事社會邊緣人的關懷工作,進入龜山監獄、土城看守所、少年觀護所等地關懷受刑人,並到知名的戒毒機構「晨曦會」協助毒癮朋友的戒毒工作,同時進入新店地區的「友好復健中心」關懷殘障朋友。

在監獄擔任志工5、6年後,有天溫媽媽看見美國監獄之母Mother York的影片,心裡彷彿有種聲音在催促她,「這就是我要的!」她認為經過多年的預備,時機已成熟,她下定決心,「我要成為台灣的監獄之母!」

溫媽媽只是普通的家庭主婦,外界總不免質疑,一介婦人踏進監獄,不會感到害怕嗎?面對身上刺龍刺鳳,背景複雜的受刑人,她能有什麼能耐?她說:「我其實是一個很膽怯的人。為什麼什麼不做、要做監獄的媽媽?我相信是神定意要成就在我身上的工作。」社會上的人總認定這些人「沒希望了」,但溫媽媽知道,他們還有救─不管有期徒刑、無期徒刑還是死刑犯,只要願意悔改,看來絕望的結局,仍能有永恆的盼望。

她不帶社會上的任何成見,單單以一位母親的愛去愛每個受刑人,「我曾經被神的愛充滿,所以我要讓他們看到,在我裡面的那位神,是多麼的溫柔。」溫媽媽幾乎每天都跪著禱告,她多麼盼望,沒有一個人要再進入到罪惡的循環,沒有一個人要在痛苦中逃避生活、毒癮中垂淚憤恨。25年來,她從沒有停止愛這群人,因為感受到溫媽媽的愛,受刑人對溫媽媽完全的接納,常常說:「溫媽媽的課最溫馨」、「最喜歡上溫媽媽的課」。「溫媽媽」有若台語發音的「我們的媽媽」,許多受刑人真心把溫媽媽當作自己的媽媽,溫媽媽出現的場合,總是有許多受刑人或更生人前來熱情的擁抱,而溫媽媽也喜歡用擁抱來表達對他們的愛與接納。

用真誠融化堅硬的頑石

溫媽媽的愛與堅持,再頑固的頑石也很難不被融化。長年的跪禱,讓溫媽媽的兩個膝蓋都換了人工關節。2010年,溫媽媽動完膝關節手術,醫生吩咐溫媽媽至少要休息半年,但才3個月沒去監所,溫媽媽就收到許多受刑人的信:「沒有妳的日子,教室黯淡無光!」雖然開刀的傷口還很痛,她告訴自己要趕快回去。

那天,她扶著監所樓梯慢慢爬,不想被別人看到狼狽上樓的模樣,沒想到,一群受刑人從樓上紛紛冒出頭,全在等她進來。隔天,溫媽媽收到一封信,信上寫著:「溫媽媽,我告訴妳我是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什麼神我都不信,我也上過妳的課。但是那天看見妳從樓下一步一步走上來,溫媽媽我告訴妳,我決定要信妳的神了。」

用愛撫平一切的傷痛

也有一些重大刑案,在溫媽媽愛與關懷下修補破碎、撫平傷痛。一名六審被駁回的受刑人寫信給溫媽媽說:「溫媽媽,感謝你專程到法院聽我更審判決,雖然我判決依然是死刑,我被法警帶走時,您流淚跑來呼喚我的名字,我彷彿聽到上帝在跟我說:『上帝愛你,溫媽媽、家人、牧師……都愛你,不會離棄你。』您知道嗎?您流淚在我身旁,呼喚我的名字,我的心很痛,我想到我的犯行,心裡就越痛悔,為何我的不智犯下這個悲劇,造成對方家屬一生的傷痛……。」

另一名因砍殺女友致死被判處死刑的28歲受刑人,則在母親節寄了一封信給溫媽媽,寫道:「感謝溫媽媽第19次來台北看守所探望我,我有兩個媽媽,一位是生我、育我的媽媽,一位是上帝憐憫慈愛來愛我的溫媽媽……。」

很多人對溫媽媽說,死刑犯很壞,有什麼好教誨?如果這種人都可以原諒,被害者家屬情何以堪?溫媽媽曾經在開庭遇到被害者家屬,她代替受刑人請求原諒,被害者家屬淚如雨下地說:「溫媽媽對不起,我們不是聖人,做不到。」溫媽媽說,她能體會被害者家屬的心情,失去親人的痛任誰也難以接受,但仇恨只會讓痛苦加深,這個社會需要學習愛與原諒。她希望奉獻自己微薄的力量,讓犯錯者改過、使被害者寬心。

幫助更生人重返社會

「不離不棄」,是溫媽媽監獄工作的座右銘。長達25年的監獄工作,溫媽媽影響無數的受刑人。她受聘為監獄教誨師,每天與不同受刑人談話,有時單獨一人、有時上百人,許多人的生命因此被翻轉。溫媽媽不但幫助受刑人,有時還受託去探望受刑人的家屬,家屬因此也對她充滿感激。

即便出獄後,溫媽媽的關心也未曾中斷。受刑人服刑即將屆滿,溫媽媽便盡力幫助他們找工作、投入就業市場;有時三更半夜,受到社會排擠的更生人也會打電話跟溫媽媽訴苦,再累溫媽媽也會打起精神安慰他們,因為她始終相信,唯有愛與接納,更生人才不會走犯罪的回頭路。「只要我能找到的(出獄的受刑人),我一定會盡量聯絡。」她真的很希望,社會可以更關懷這些人,「更生人需要更多關懷,精神上需要給他們很多愛、鼓勵他們,讓他們不要自卑、不要給他們貼標籤。就是愛他們,沒有別的。」

溫媽媽於2005年獲頒中華民國觀護協會舉辦的犯罪矯正金舵獎、2008年獲頒法務部優良教誨志工獎等殊榮,肯定她對社會犯罪矯正的努力與貢獻。這一路走來雖不容易,但信仰的力量、家人的支持以及受刑人的正面回應,使愛如同活水江河般不斷湧流出去,雖有時遇阻,但卻未曾枯竭,帶來理解、帶來醫治,也帶來盼望。被問到何時退休?充滿宗教家情懷的溫媽媽說,只要受刑人有需要,她願意奉獻出自己的餘生,努力做下去,直到被上帝接回天家的那一天。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