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海基會style陸配有困難的時候去找林芳聿吧!◆文/李宇欣

  • 更新日期:109-10-15

身為海基會陸配服務主要窗口,要協處的個案往往難解又複雜,但林芳聿堅守崗位,「最好的滿足就是帶給他人滿足」,挑戰困難又始終溫柔。

畢業於輔大財法系、中央產經所法律組的林芳聿,身上絲毫沒有法律人一絲不苟的嚴肅氣息,「如果要用一個字來形容芳聿,大概就是『萌』吧!」同事形容她總是笑臉迎人,事情再多再忙也充滿活力。曾接受法律服務的陸配認為用「媽祖」比喻都不為過,中華單親家庭互助協會理事長李霞坦言:「我們陸配在台灣遇到困難,第一個就會想到芳聿,而且有求必服務。」

輾轉找回自己的初衷

「我小時候特別喜歡看『心靈捕手』這種電影」,林芳聿回憶,高中畢業填志願時,希望未來能從事與人互動、幫助他人的工作,第一志願是心理系和社工系,但成績接近輔大財法,就順著排序填了,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雖然自己有點失落,父母卻開心「家裡能出一個法律人」。

研究所畢業後,林芳聿曾在公務機關及私人企業擔任法律行政,當時從事著自己熟悉的專業領域,但每天面對單調枯燥的法條,內心總覺得「好像缺少了點什麼」,也清楚自己不會走上父母所期待的法官律師之路,後來輾轉看到海基會法律處的徵人訊息,就這樣一腳踏入陸配工作。

「當年誤打誤撞念法律系,轉了一圈,反而是海基會讓我回到初衷」,她表示,自己擅長傾聽,是一個「很耐煩」的人,小時候特別喜歡和同學講電話,常因為講太久被家人唸,現在主要講電話的對象換成陸配,平時總有詢問法規等各種問題來電,雖然答案往往只需要google就可以獲得,「但有時候對方只是想要有『人』一起說話,我很歡迎也很樂意陪聊」,她笑著說。

每個法律處同仁都需要輪櫃台服務,林芳聿特別喜歡站在第一線,曾遇到阿公阿嬤在同一個問題上,來回問了快十遍,連後面排隊的民眾都聽懂了,受不了上前拜託直接換下一位,「我只好先請對方去旁邊坐著休息,如果還有想到其他問題,隨時都可以再抽號碼牌」,她說,畢竟海基會不只是單純的法律文書驗證過程,每位陸配或民眾遇到的法律問題都不太一樣,「盡可能傾聽對方的需求、做到完整的協助」,讓生硬的法條具有人情味,這種有溫度的法律服務,才是工作的真諦,也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受暴陸配的溫柔後盾

海基會的陸配服務包羅萬象,除了充滿幸福的結婚生子類文書往來、具有時效性的稅務類驗證以外,偶爾也有社會角落陰暗面-緊急受暴陸配協處個案。其中最令林芳聿印象深刻的,就是今年農曆春節初二接近半夜12點,陸配群組跳出「有陸配姊妹遭受嚴重家暴,腦水腫發出病危通知」訊息,當時準備要休息的她,瞬間睡意全消,立刻打電話給長年從事陸配家暴工作的李霞,了解最新情況。

「當時是過年期間、又在三更半夜,但人命關天,我還是硬著頭皮把訊息放上群組,沒想到竟然在第一時間接到海基會的電話」,李霞受訪表示,受暴的陸配姊妹依然籠罩在丈夫的陰影中,希望人在中國大陸的女兒能儘快趕來台灣照料,原本以為過年期間不可能申請到簽證,沒想到海基會和移民署啟動緊急特別專案,幾天後就拿到相關證件。

訪問當天李霞談到林芳聿從事多年陸配服務工作,話題一開就停不下來。李霞充滿感謝地說:「我們陸配姊妹真的離不開她。」林芳聿則是坦言陸配工作有喜有悲,闔家幸福的個案會讓人心情跟著愉快起來,但面對單親家暴或生活困頓案例,除了感嘆哀傷以外,只能盡全力想辦法協助。

「今年過年期間的家暴案,我也收到受暴後的驗傷照片,當下大腦有些斷線,照片陰影揮之不去」,林芳聿說,除了儘速促成簽證,後來也帶著營養補品到醫院探視,看著陸配姊妹依然躺在病床上,整個人半睡半醒處於昏迷狀態,實在於心不忍。

把陸配姊妹視為自己的姊妹

由於工作與生活無法徹底拆開,回到家也常接到陸配的緊急來電,被問到是否會因為處理類似灰暗個案,而有心理負擔,或降低對這份工作的熱情?林芳聿坦言,當下情緒確實會受到影響,必須等到結束個案才能從中抽離,平常休假會和朋友開車四處抓寶(Pokemon Go手機網路遊戲),「『沒有目的的走、也沒有目的的抓』是我最大的休閒娛樂」,她說。

平常工作繁忙的林芳聿,在採訪過程中,她的手機也響個不停,不時分心去看訊息內容,「這幾天都在等一位陸配婆婆接我的電話」,她說,這位婆婆已經六十幾歲了,找不到人實在很不放心。

從小和妹妹一起長大的林芳聿,把陸配姊妹當成自己的姊妹,將擅長的法律工作,注入滿滿的人情味,成為有溫度的法律服務。她是每一位在台陸配的溫柔後盾,也是每位在台陸配的好姊妹。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