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精湛的職人精神─顏振發的電影手繪看板◆文/潘煒

  • 更新日期:109-10-15

被譽為台灣國寶、「手繪電影看板畫師第一把交椅」的顏振發,去年底獲頒台南卓越市民,看板畫作多次登上國外媒體的他,使近半世紀以來電影膠片上光影縱橫的明星風采、奇幻景致,都在筆刷下放大、栩栩重現。即使近年來視力不佳,他仍誓言要畫到看不見為止。顏振發說,自己一生畫過數千部電影,但從未出現在工作人員名單,「某種程度上,我覺得我是電影製作的一份子。」

顏振發今年66歲,出生於台南下營,初中一年級休學,「閒閒無聊」,剛好家裡有訂報紙,他拿鉛筆照著畫電影明星,發現很像,意外開啟了興趣,18歲時透過姑姑友人介紹,到台南市區當學徒學畫電影看板。

見證手繪看板的興衰

他的啟蒙老師是延平戲院陳峰永師傅,陳峰永是台灣畫壇前輩郭柏川的學生,一脈相承,郭柏川等於是他的「師公」,也因為這樣,顏振發熟悉油畫基礎學理,對自己的畫技很有信心。其看板作品曾在台南的國花、延平、南台、南都等戲院展示,40多年的畫作生涯,見證手繪電影看板的興衰。

為了習得技術、堅持夢想,顏振發吃足了苦頭。當小學徒時只有200元月薪,沒有多餘的錢租屋,借住在戲院的小房間內,拜師的第一年都在打雜,磨練耐性和定性,一年多後才開始作畫,展開長達10年的學徒之路。

對於學畫看板,顏振發的父親並不諒解,他說,姑姑一個月給他500元貼補吃飯,「我爸爸那時候說學那個不能賺錢,用扁擔丟我……我當學徒的時候他一毛錢都沒給我,一餐只吃30塊錢,沒有魚和肉配,只有白飯和菜湯可以配,整個人餓得瘦巴巴,餓肚子餓到只為了學功夫。」

手繪電影看板是純手工的技藝,要能畫得精熟、漂亮,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顏振發說,至少要十幾年的時間,「你要功夫到家,就是要摸透它的原理,你不了解它的原理,就沒辦法」,其實,這是學畫過程遇到瓶頸的真實經驗。顏振發表示,在自己學畫6、7年的時候,「學到一個程度也有困難,去領悟一個原理,最後就被我悟出來了。」

顏振發入行的1970年代,武俠片正風行,當時全台約有700多家戲院,因為娛樂休閒少,戲院天天高朋滿座,手繪看板扮演了重要角色。原因在於,當時報紙張數有限,沒辦法登出彩色大尺寸的視覺效果,宣傳單也只是黑白印刷或藍、黃單色,因此巨大的彩色看板,成為吸引觀眾的重要標的,也是街頭一道特殊風景,業者各出奇招,或多幅排開,盡顯壯觀氣勢,加上霓虹燈,爭奇鬥艷。

全盛時期,全台南市的戲院幾乎都曾掛過顏振發的作品,一個月最多要畫上一、兩百幅,收入頗豐,顏振發作畫下筆力求「快、狠、準」,每月至少3、4萬元收入,最高曾經月入10萬元。隨著連鎖的電影院興起,手繪電影看板開始被電腦印刷輸出取代,專職的手繪畫師,在台灣只剩下他一人。5年前,顏振發開始開班授課,吸引不少學生,直到現在仍然每周末固定開班教導。

手感溫度畫作吸引國際目光

大約16年前,今日全美戲院找上顏振發畫看板,這座孕育國際大導演李安電影夢的老戲院,是李安從小到高中看電影的地方。戲院第二代掌門人吳俊誠和顏振發都是固執的人,一個堅持繼續畫下去,一個堅持繼續經營戲院,讓手感溫度畫作持續展示,不讓技藝絕跡。

老電影配上老式手繪看板,很快透過網路的力量吸引國際目光。台南市文化局這麼介紹他:美聯社曾於2013年採訪報導,讚譽顏振發為「國寶」;2016年,顏振發手繪的《動物方城市》(Zootopia),在美國論壇「reddit」上引發討論。2018年,BBC以專文介紹顏振發,搭配14張圖片,讓他的作品享譽國際。

同樣在去年底,有時尚品牌邀請他到台北永康街繪製「藝術牆」,讓他數十年的作畫功力,巧妙地與流行精品融合。另外,《奇異博士》的導演史考特瑞克森(Scott Derrickson),也曾在推特上分享他繪製的《奇異博士》海報,讓外國人驚嘆,更使今日全美戲院成為不少遊客朝聖景點。兩年前演員派崔克史都華及休傑克曼來台宣傳電影《金剛狼3:殊死一戰》時,顏振發特別畫了「X教授」作為他們訪台的「伴手禮」。

現在顏振發的每天行程:上午,提著五桶顏料,到戲院旁的戶外工作室開始作畫,以竹尺、粉筆畫格子比例,勾勒臉型、刷上顏料。為了讓光影更加逼真,他會一層一層疊加顏料,讓海報的人、景、物真實呈現。作品完成後,抬起架子,用繩索將畫布升到空中、懸掛在劇院外牆。

顏振發手繪的電影看板,是由6塊1.8公尺的正方形板子拼構而成,海報上的人像要打格子,再依比例放大,「如果不了解那個特徵就畫起來不像」,一格格依結構放大,感受上頭的光影,細細臨摹,如果不喜歡那款海報,他就會在戲院前排看完那部電影,帶著那6塊面板,融合自己的風格、觀影感受,以及電影情節,再提筆創作,用新的方式向這部電影「致敬」。

投身與奉獻 留下美好珍貴記憶

「今日全美戲院」的臉書專頁上,顏振發的手繪看板已經成為戲院的一大亮點。點開專頁相簿裡,7月13日登上的是《名偵探皮卡丘》,6月則有《驚奇隊長》、《沙贊》;4月是《異裂》、3月有國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與《水行俠》,2月則是韓片《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橫跨好萊塢、國片、韓片,甚至動畫等類型,這些栩栩如生的手繪大型看板有著迷人的魅力,既復古又承載著最新電影意象內容的混搭感,揉雜現代與過去時空的氛圍,是制式公規的電腦輸出難以模擬的效果。

吳俊誠說,這幾年是藉著師傅跟戲院的互動,保留戲院的傳統文化,幫戲院做宣傳,吸引很多國內外觀光客來看,也是台南之光,他曾表示,「只要顏師傅可以,我們就會盡力維持這項傳統」。

這麼多年下來,顏振發因為作畫,長時間盯著要繪製看板的海報,對視力造成嚴重傷害。多年前醫生發現他視網膜嚴重受損,雖然救回左眼,右眼幾乎全盲,然而顏振發仍堅持畫下去,「右眼壞了,它不能補了,中間糊掉了,旁邊還是看得到……左眼還是看得到,中間(視網膜)沒有破就可以補了……算是職業傷害」,他淡然說,「這如果也壞掉,就沒有了」。這位個性低調害羞、說話輕聲細語的藝術大師,把靈魂融入每一張看板畫作,半世紀的投身與奉獻,也為無數影迷留下美好珍貴的記憶。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