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

:::

「七眉」李振輝的手譯人生◆文/許文貞(文字工作者)

  • 更新日期:109-10-15

每天追疫情記者會猶如追連續劇,但是否好奇過旁邊穿紫色背心的手語翻譯員,手語到底在比什麼?將一段BBC記者的英文問題流暢翻譯成手語的手譯員李振輝,瞬間爆紅,讓大眾想到手譯員時,不再是網路迷因中亂比一通的「手語哥」戲謔。李振輝笑說,雖然沒料到自己爆紅,但只要能讓大眾更瞭解台灣手語,就再好不過。

李振輝打出他的手語名字「七眉」,右手無名指和小指勾起,中指、食指和拇指伸出,劃過眉梢,「其實手語原意是『分岔的兩道眉』加上『男性』,但組合起來正好是在眉毛旁比台灣手語的數字『七』。」投入手語翻譯工作長達30年,54歲的李振輝現在是許多手譯員的老師,曾協助建立台灣的手語翻譯技能檢定考試制度,也是行政院、立法院聘用的手語翻譯員。

高中手語社 啟發興趣

許多人誤以為「手語」是全世界共通的語言,實際上各國手語都不一樣。「台灣手語」在2018年起正式納入文化部《國家語言法》的保障,台灣約有13萬聽障者,多數其實是高齡者聽力損傷,真正會使用台灣手語的人口,包含聾人、聽障者、其親友和手語相關職業者,大約只有2到3萬人。許多「聽人」(意指聽力功能健全的人)甚至終其一生都不曾認識任何使用手語的聽障者。

李振輝回憶,在他成長過程中,民國70年代初,特殊教育還沒有「回歸主流」、還不時興「教聾人學說話」的時期,聾人多半在啟聰學校求學,用手語溝通,而他剛好就有一位鄰居是台北啟聰學校的學生,「每次看到對方用手語,都想知道內容是什麼。」

李振輝就讀建國中學時,同班同學參加手語社,他雖非社員,但也因為好奇跟著接觸手語。當時「中華民國聾人手語研究會」(現為「中華民國聾人協會」)就在建中附近,許多啟聰學校學生、聾人們都會到那裡聚會辦活動,一群建中學生為了學手語,也就三天兩頭往聾人研究會跑。

李振輝表示,在研究會裡每個人都比手語,猶如「沉浸式教學」,「剛開始每次去,心裡都很震撼,就好像他們才聽得見聲音,我卻是聾人一樣,因為雖然我照著手語教材學了,還是常常看不懂他們在打什麼。」

原來,聾人溝通用的「自然手語」,是視覺語言的溝通邏輯,跟中文線性的聽、讀,文法完全不同,很多聽人學手語,會單字,卻不知道如何組織成句子。李振輝除了上手語班學字,更眼明手快,看其他聾人前輩手語怎麼比,就跟著學起來,久而久之溝通無礙。李振輝笑說,幾位會手語的建中同班同學甚至常常在上課時明目張膽用手語聊天,「老師後來氣到直接拿東西往我們扔過來。」

進入公部門 建立手語檢定制度

一開始只是興趣的手語,又是如何成為李振輝的職業,甚至讓他放下法律背景?李振輝考上台大法律系之後,曾一起學手語的建中同學後來在淡江大學成立手語社,請他去當社團指導老師,他也還是常去參加聾人協會的活動。研究台灣手語的美國語言學者史文漢(Dr. Wayne H. Smith),後來就請李振輝協助,在他來台演講期間擔任手語翻譯。

李振輝笑說,當年本來要準備律師司法官考試,正好史文漢來台灣演講,住在他家,「史文漢說著流利的台語,建議我和我媽,說在美國手語翻譯是一門不錯的工作。」史文漢也提供他許多關於手語翻譯的資料。正好當時台北市勞工局首度開出手語翻譯員缺額,李振輝順利錄取,進入公部門,從此協助建立台灣的手語翻譯技能檢定考試制度,改變早期手語翻譯多是免費「志工」性質的「愛心服務」情況,更在手語翻譯員訓練班中培育出許多手譯員後輩。

表意不表字 挑戰中文程度

雖然手語翻譯越來越被大眾所認知,但很多人還是誤以為把中文口語翻譯成台灣手語,就是一個中文字對一個手語字,一個蘿蔔一個坑,也有人認為手語就是誇張的比手畫腳,像在演戲。李振輝表示,手語是有語無文,表意不表字,但絕對不是「表演」,必須忠於表達的內涵,因此中文與手語之間的轉換,不只考驗手譯員的手語能力,更挑戰中文程度。

像是在疫情記者會中,出現許多新詞彙,原先在台灣手語裡不曾出現過,像是各種國名、地名。李振輝表示,只能一邊翻譯、一邊收集資料討論字要怎麼打。事實上很多國名即使照字打都不一定打得出來,「像是列支敦斯登,我只能先打『瑞士旁邊的小國』。」

李振輝也會借用當地的手語打法,「像是『武漢』,一開始分別打『武』、『漢』二字,後來才知道當地人的打法,其實是取武漢有華中最大飛機場這個象徵而來。」右手中指無名指勾起,拇指食指小指伸出,手心朝下,就是「飛機」的手語。左手五指攤開、手心朝上,代表地面。右手的「飛機」放到左手上,代表飛機降落的「機場」。而右手的「飛機」在左手心敲兩下,就代表「武漢」。

不畏挑戰 樂在手語工作

手語翻譯最困難的是什麼?李振輝認為,手語是視覺化語言,表達的是一整個立體畫面,翻譯員需要在短時間內將一句話表達的層次分開,「例如音調不同、語氣不同,翻譯成手語就會有不一樣的表情和動作強度。所以很多人常問:為什麼記者會手譯員的表情這麼豐富?就是因為長官們講話都很激動。」

從當年跟著聾人學手語的聽人高中生,到現在建立手語翻譯技能檢定考試制度,成為許多手譯員的前輩、老師,李振輝笑說,以前長輩還偶爾會問一下,當年讀法律系的同學,現在已經是大律師、法官,賺很多錢云云。不過對於手譯工作,他樂在其中,也希望大家除了關注手語翻譯員和手語翻譯,也能更重視台灣手語這個獨特的語言。

回頁首